telephone-monster
Dec.24.2017

電話恐懼症:你害怕的是電話還是挫敗的瞬間?

我是一個非常厭惡打電話和接電話的人,除非是重要他人的來電或工作職務必須處理的事情,其餘能避就避,所以我的手機向來是24小時靜音,能用訊息回的事情,絕不電話聊。心裡也總是在面對電話鈴響時,冒出很多內心戲,忍不住怒吼:「傳訊息就好!幹嘛打電話啦!」

如果你也像我一樣有以下的症頭,那麽你可能也是電話恐懼患者之一:

-聽到電話響鈴會莫名的焦慮
-刻意漏接電話,也不主動回電
-電話經常性靜音
-被迫必須撥打電話時,內心的排斥感無法言喻的高漲
-平時見面聊天都好好的,但用電話打給你,就死也找不到人

電話恐懼症(Telephonophobia)不算是正規的精神病症,頂多狀況過於嚴重時算入社交恐懼症( Social phobia)的範疇裡[1]。根據心理學家 Guy Fielding 博士在1990年代的研究[2],有大約10-15%的人長期被電話恐懼所苦,大部分會造成類似症狀產生,並非源於對電話的恐懼(只有2.5%的人,真的害怕「電話」),幫助大家整理了三項主要的原因:

 

資訊量過少的擔憂

1967年,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心理學家 Albert Mehrabian 曾對人際間的「有效」溝通做過相關研究[3],針對這三者語言內容( Words )、語氣( Tone of Voice )、非語言行為( Non-verbal behaviors )去進行觀察,最後發現「語言內容」加上「語氣」也僅佔了溝通的45%,剩下的55%則需藉由「非語言行為」去做判斷。

在進行電話溝通時,我們根本無從檢視對方當下行為的狀態,沒辦法判斷其手勢、姿勢、臉部表情等,所以在面對這樣的未知情境,容易產生無法掌控的恐懼,因為電話阻擋了所有非語言行為的回應。

 

尷尬的空拍

你可能也有過這樣的經驗,本來一群人在高聲談笑,忽然朋友中人稱「乾」哥/姐講了一句話,就讓場子陷入無止境的沈默,尷尬空拍的度日如年感,只得自己在心裡默默祈禱身邊有誰可以解救這樣的局面。

在電話裡「尷尬空拍」的局面,往往會被放大,兩人沒辦法像在面對面談話時,可以喝個水或做其他事情轉移注意力,而必須絞盡腦汁試圖說些什麼話,去阻止尷尬感蔓延。當然,接連而來的,可能是對自己的無力感,甚至如果正好是在和曖昧對象講電話,你可能還會出現「毀了!她一定覺得我很無趣」的挫敗。

 

創傷連結的再次喚醒

心理學家 John Watson 曾進行過「恐懼」反應的實驗。每一次嬰兒 Albert 觸碰老鼠玩偶時,Watson就在一旁用鐵鎚敲擊發出巨大聲響,讓 Albert 產生恐懼反應,多次反覆進行後發現,Albert 開始會對老鼠產生排斥與逃避的反應。

上述著名的恐懼制約實驗,也同樣可以套用在電話恐懼症上。當我們過去曾經驗了多次極度不愉快的電話經驗(例如:在電話中被提分手),而開始對接聽或撥打電話產生焦慮排斥感,擔憂著會再次經驗過去失敗的結果。

 

 

如何克服電話恐懼症?

同樣身為電話恐懼症患者的我,在這邊與大家分享三個方法幫助自己走出電話恐懼:

1.找出「害怕」的原因
當你開始覺察自己的恐懼根源,等同於幫助自己找到解決的方向,也就可以為此多做些準備與心理建設。

2. 真誠地說出自己的狀態
面對上司或客戶無法即時回覆時,誠實地與對方說:「這部分,我需要更詳細的再次確認。」並給予對方具體的答覆方式。除了爭取自己的準備時間,也展現積極負責的態度。

3.深呼吸的自我鼓勵法
看到電話響起就焦慮感竄升,這時先不要急著接聽,先陪自己經歷幾個深呼吸,然後告訴自己:「會很順利的!」,然後露出大大的微笑,再接起電話。

 

延伸閱讀:
[1]「社交恐懼症」在《精神疾病及診斷手冊》中的定義
[2] Telephone apprehension : a study of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attitudes to, and usage of the telephone.
[3]Mehrabian, Albert; Wiener, Morton (1967). “Decoding of Inconsistent Communications".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1)
[4]Watson, J.B. and Rayner, R. (1920). Conditioned emotional reaction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3, 1, pp. 1–14.

 

——

追蹤粉絲專頁  陪你面對搞砸的人生

↑↑↑↑↑↑↑↑ 兼具感性與理性各式文章

局外人
1993年生。天蠍座。主修心理學,輔修哲學。助人工作者兼劇場打雜。 相信很多事,比如快樂,比如悲傷,比如執著,比如放手。本人很鬧,沒有像寫出來的文字那麼憂鬱。非常誠摯的歡迎各位來認識我。
1993年生。天蠍座。主修心理學,輔修哲學。助人工作者兼劇場打雜。 相信很多事,比如快樂,比如悲傷,比如執著,比如放手。本人很鬧,沒有像寫出來的文字那麼憂鬱。非常誠摯的歡迎各位來認識我。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