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於室的安靜

妳有沒有過一個盒子,大部分的時間裡它深鎖著,
卻會在某些特定狀態裡時很想很想打開它?
即便上了再多道鎖、纏繞著多少死結、膠帶已貼完整卷,
想打開的時候也能夠那樣無所不用其極,而且永遠能記得鑰匙藏在哪個角落。
為什麼不丟了?因為我知道自己時常在等這個想打開的時候,
為什麼不拿出來?因為我更知道有些東西攤在陽光下會很刺痛。
其實盒子裡的東西無論好壞,也不過是裝載這些記憶的容器,
除了某些失物招領的主人們,沒有人比我更清楚裡面裝了哪些東西。
每到秋天我都會很感念,好險今年沒有秋天。

秋天的空氣會揭露失去的訊息,那是一種潛意識的痛楚,
默默的在秋風裡刺骨,雖不如冬季那樣冷冽,但它帶著傷感,
連呼吸都會想哭的那種。

2017的下半年,我過得有些雜亂,
經歷一場場工作交替的波折,至今仍還沒找到最想要最喜歡的;
我變得很善妒,看著社群網站裡別人的動態,常常感覺到憤怒;
變得很現實,我已經忘了所謂夢想的模樣,能看得見的數字才是最真實的樣貌,
而週末的醉生夢死是最舒服的目標,每每醒來,頭痛欲裂也在所不惜。

值得慶幸的是,這段時間我很少失眠也很少做夢,
反而我睡得很好,有如卸下所有包袱的我安穩的入睡,
簡單來說,某程度上的我的認真和細膩已趨近腐爛。

這個盒子裡充斥著我曾有過的慾望、曾有過的幻想,更有著曾經的美好,
現已淪為只能說嘴卻無法切身的曾經悸動,都因為虛無飄渺而變得揪心,
偶爾情緒來不及反應,身體也會有被觸動的疙瘩,哪怕只是一陣風。

生活越趨於安靜,心裡越是動盪不安。
亂竄於無形之中的痛癢,早已大過於有形的傷疤,
傷口會結痂,但心跳還不能止息。

2017結束後我將會不同,
這是一個莫大的期許,可也是一個沈重的壓力。

其實關於精神病,它一點也不像電影裡的那樣沈痛激烈,
而是在心裡一點一點啃食信心、勇氣,接著充滿懷疑,然後不知所措。
它也沒有得到救贖後溫馨感人的結局,而是用藥物支撐著信念,
平息那曾經一次次高頻率的能量釋放,去換得僅有一次的驚濤駭浪也算值得,
沒事也不會看到路的盡頭,將不再那麼常感到惶恐。

這看似已習慣了的反覆例行公事,和嘴裡時不時感到苦澀形成高反差,
越是乖巧、越是懂事、越是安靜、越是殘破不堪。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未分類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