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鏡美術館」對美術館說起司!

IMG_3741

(「入鏡美術館」入口,圖:Ken B )

攝影和美術館啊!存在一種微妙關係。以前是不相往來,現在彷彿彼此狹持。1839年攝影術的發明差點讓藝術家們失業,不過還好藝術家們撐過了這個難關,1917年杜象驚世駭俗的小便斗作品讓藝術重新被定義,一直到了現在,藝術家的路更加寬廣。而攝影也在這段時間中逐漸的改變,攝影從是否是藝術的爭論中逐漸被承認,甚至可以被收藏。美術館曾因為眾多原因一度禁止拍攝,但當代社會,攝影則因為拍照手機的出現到人手一機的現象後,攝影變得更加的隨心所欲而不受限制。智慧型手機出現更是翻轉人類的行為模式,可以在社群媒體上和朋友分享的功能也影響了參觀展覽時的行為舉止。

 

「我說…人為什麼要拍照?
人活得好好的他為什麼要拍照?
喔…到底是為了要回味兒
回什麼味兒?
回自己的味兒 回自己和大家生活的味兒 回經歷和體驗的味兒
回感受深刻的味兒 回悲歡離合喜怒哀樂的味兒 。」-知名底片廣告中李立群的台詞 

 

雖然現在底片相機已經變為小眾市場,但這個經典台詞還是道出了人為什麼要拍照的原因。而去美術館看展時,總是希望能夠將體驗和那些經典作品拍下來回味,但我想當代社會中人們拍照的原因可能已經不再這麼單純!

IMG_3754

(「入鏡美術館」主視覺,圖:Ken B )

而近期在新樂園藝術空間展出的「 Say Cheese To Art Museum 入鏡美術館」正是探討於美術館拍照的現象演進,的確是個少見又有趣的展覽命題,由三位策展人劉修岑、黃湘頤、陳怡如共同完成。而我這篇文章就不針對「攝影/拍照」、「美術館/博物館」的定義去解釋,因為這樣篇幅可能會過於冗長。

這檔展覽的展覽論述開頭也引述了社會學家 Nicholas Mirzoeff 的話:「從前人們在特定的觀賞空間─像是博物館或戲院─觀看某個東西,今天則在被影像主導的網路社會觀看」。沒錯!其實當代社會中,許多人拍照是為了在社群媒體上分享,這個舉動牽涉的層面很廣,時常出現本末倒置的事件,而看展覽與拍展覽更變得難以區隔,正也因為如此,出現了很多好「拍」的展覽。

 

IMG_3758

(「入鏡美術館」插畫解說及展場刊物,圖:Ken B )

IMG_3744

(「入鏡美術館」Sa君提袋,圖:Ken B )

我在開展之前就一直期待會是怎麼樣的呈現方式,因為這是個議題討論式並缺乏藝術作品的展覽,要如何讓整個展覽不充斥文字和不那麼嚴肅的確是個挑戰!身處插畫正夯的時代,策展人們將展覽主視覺、酷卡及展場採用 Sa 君(因展覽而生的插畫角色)來貫穿展覽,展場主色調以湖水綠和白色基底讓氛圍顯得輕鬆。

而展區議題分為五個區塊,分別為「展覽拍照症頭的九個分類」、「從各種角色去說明展覽中對拍照的想法」、「美術館拍攝的大事件」、「美術館內觀眾拍照徵件」、「拍照想法、秘訣徵集互動牆」。展覽開展前已展開一個月的徵集作品點名活動,逐漸開始觸動大眾關注,最後入選的觀眾可以在展場中遇見自己的作品,也讓大家理解到其他人都在美術館裡面拍些什麼,這是我最喜歡的部份。有些人是拍攝建築,有些人是跟作品合照,有些人是親子的互動瞬間,甚至是拍攝展場工作人員的工作樣態,從這之中可以發現美術館和展覽的複合性功能,也可以從此去發現觀眾的拍照症頭中去尋求自己及別人的代表類型,都可以激起共鳴和討論。

 

S__23601184

(展覽拍照症頭的九個分類,圖:Ken B )

IMG_3757

(美術館/展覽照內拍之作品徵集牆,圖:Ken B )

Susan Sontag:「對攝影的熱衷,是由於人們沈溺於追尋一種能夠更清晰和完美地佐證經驗和歷史的表現手段。」正也因此,於美術館中拍照的慾望始終強烈,近期逐漸開放拍照之後,而這檔「 Say Cheese To Art Museum 入鏡美術館」探討於美術館/展覽中拍照的展覽也油然而生,展出時又同時有人在拍照、上傳及被討論,這有點類似「夢中夢」的概念,在此檔展場中,可以純粹的「凝視」觀眾,的確是個有趣的觀展方式。但最近觀展的風氣,變成拍照打卡才是人們入館的主要原因,甚至看到許多人只為了和鎮館之寶擠進一個框框中就離開了或是影響參觀動向,甚至因此撞倒展品等亂象叢生。有了今天這檔展覽,更令人期待有針對美術館拍照、打卡及展覽現象分析的展覽會於日後出現,我想絕對會非常有趣的!

S__23601182

(展場角落的注目,圖:Ken B )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