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小孩

白色的滑翔翼平躺在草坪上,小草們只管搖曳、孤立著。小孩高舉著滑翔翼,像是發現了秘寶,樂融融飛舞與小草間。一位大人的身影往小孩方向走去,嘆了一聲,找個附近石頭坐下,然後視線轉向無色的天空。

小孩搖擺身體。那純真的舞姿伴著滑翔翼,繞出白色圈圈,小草們無不羨慕。接著,一隻雀躍的手像是塗滿了顏料,於無色的天空及草坪之間揮灑,旁邊架起華麗的舞台。紅色布幕開啟,小孩手一拋,滑翔翼飛離舞台,於天空草坪間淡化,劃出句點。

草原

草原

「它飛的真遠!」小小棕色頭再往無色天空探去,失落表露無遺,比劃飛翔的傲姿。沉醉其中許久,小孩發覺大人,便雙手張開,模仿滑翔翼的模樣,飛向大人。「你有看到白白的滑翔翼嗎?」 微風吹拂,小草搖曳,打破兩人的沉沒。大人微微抬頭,一手放在眉間、瞇起眼。「不見了。」大人低聲回道。石頭上同坐的兩人,身影一小一大,小孩模仿大人,瞇起眼,「真的不見了。你可以幫我找找看嗎?」大人起身,不急回應。小孩一直望向大人木納的臉龐,那目光追逐著大人。待微風及小草還給兩人的寂靜,大人長嘆一聲∶「來吧。」小孩高興不已,跳下石頭,跟隨大人的步伐。

 

叢林

草越長越高,兩人漸漸感到水汽的濕度。眼前即是叢林,各種綠色密布。小孩想直接快跑一探究竟,大人結實的手抓住了小孩,「噓!」一聲提醒小孩先慢慢的認識叢林,跟它們打個招呼。小孩停了下來,點了頭,跟著大人彎起身,走入叢林。撥開好幾層的枝葉,終於能仰頭觀望。花草長滿在小孩眼前,有紅的、黃的、藍的。高聳的樹木擋著光,更顯得那些花草的艷麗。這是小孩從未看過的景象,很興奮的手指著花草,問大人它們的名字,想跟它們做朋友。「我在草原的時候常常幫小草們取名字。」小孩數著手指說∶「小驢、哈瑪、亨利兒、花花······· 取了很多很多名字,一旦小草們跟風一起飛走的話,我會幫新的草取名。」小孩數了手指∶「一共取了125個名字。」大人環顧四周,逐一指著花草告訴小孩它們的名字∶「線蕨、扁萼苔、闊苞菊、秋海棠·······」大人說到一半,小孩搖頭打斷∶「聽起來不可愛,我來幫他們取名字吧!」小孩躍到黃花一處,揮揮手說,「哈利,你好哇!」

 

youlin

 

接著身體有跳到紅色葉子,模仿青蛙說 「呱!呱!呱!你好,泰迪!」然後又走到一棵大樹旁的藍綠色蕨類,小孩打招呼之前,發現蕨類們身後有白色長方形的板子,大人手指著淡淡的說,「是右翼。」小孩一聽,抱起右翼,向大人問道 「其他的部分到哪兒?」大人眼望向樹木稀疏的一方,語氣帶著鮮許不確定 「或許會在那兒。」

 

流沙

樹和綠草宛如禿頭般稀疏,泥土變得鬆軟,形成流沙。小孩跑帶跳遠離大人,感受環境中的變化,瞬間覺得自己比之前更加自由。待地上被流沙佔滿,寸草不生、而天上渲染紅色,延伸至小孩全身,一身汗水冒成潭,累壞的小孩不支倒地。大人小聲嘆一口氣,看了小孩埋在流沙的模樣,雙眼上看。一隻強而有力的手臂拉起小孩,放在大人右肩,然後坐著。「流沙創造契機,絕非偶然。”」大人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望著流沙正堆砌起山丘,時凹時凸,沒有固定的形狀。小孩手揉雙眼,朦朧中不經意地說「啊,已經沒有花草了。」小手靠在小孩的耳朵旁,細聽流沙呢喃。「它們好像要跟我們玩。快走吧!」小手順勢拉起大手,沿著沙丘的輪廓滑行。小孩的笑聲響徹沙丘,縱使是天上閃爍的紅色也掩蓋不了。隱隱約約,久違的動感拉起大人嘴角,模仿小孩,發出低沉的笑聲。

 

liusha

 

流沙速度變緩,兩人隨之放慢步伐,低頭一看沙粒全部往同一個方向流去。原來沙子拍打到綠洲旁,「啪!」了一聲,沉靜了一會兒,然後,再「啪!」了一聲,像極了浪。這時,一道光宛如輻射線閃爍在小孩臉龐。「那是什麼?」小孩手指著一片小綠地上的白色影子。「是左翼。」大人篤定回道。小孩跳到左翼身邊,雙手拉起,綠洲留下了洞口,沙子加速流入,形成極大的漩渦,小孩深陷其中、無法掙脫。「快抓緊了!」大人手伸向小孩,所幸小孩抓住了,抬頭望向大人,那是小孩第一次看到大人著急的模樣。於是兩人隨漩渦卷入未明洞裡。

 

浮冰

沙子流動聲停止,四周安靜了下來。浮在水上的冰山群,彼此靠近、輕輕碰了一下之後,相互遠離。小孩軟癱、躺在大人背上,應該是與流沙玩樂的時候,體力消耗不少。大人抱著兩翼,擔心它們滑脫掉入水裡、混在冰山叢中消失。冰上相碰而來的清脆聲搖醒了小孩。「好冷······」小孩起身,低頭問了大人「機身找到了嗎?」大人默默搖頭∶「我們得慢下來,靜靜的找。」兩人橫跨大小不同的冰山,聽了無數清脆聲,維持著好長一段的沉默。「冷這感覺是從哪兒來?」小孩雙手摩擦臉頰取暖。對於小孩的疑問,大人抓了自己的頭髮,回答說∶「除了冰、風、雲還有水之外,我們的心也會營造冷的感覺。」

「那會跟現在一樣冷嗎?」

「有可能比現在更冷。」大人停頓一下:「到以後的以後,你就能分辨出來。」

等不到小孩咀嚼其中的意思,大人腳步停下、環顧四周,貌似想到了什麼,又開口道「在這裡我們分辨不出冰山及機身的白,不然製造新的機身。」小孩猛點頭,忘了當下的冷。

 

光源

兩人遇上一個長相奇特的小冰山,各處菱角圓滑,不如其他冰山的尖銳。大人看上了這小冰山,撫摸它,彷彿冰冷中帶了一絲熱度,跟小孩說道「我忘了機身的模樣,可以幫我畫一畫?」小孩赤手在小冰山表面比劃,慢慢的、不慌忙。大人一旁觀看小孩的想像。度過長夜,光滲透層層雲朵,剛好照在機身的草圖。「是不是比我身子大很多?」小孩叉腰炫耀。大人便伸出大手,提出幫小孩雕塑機身的承諾。小孩 「嗯!」了一聲,趴在冰山一角,瞇起了眼。反复的夜,大人專注雕琢機身,此起彼落的清脆聲阻斷不了大人身上背負許久的孤寂。他不經意想起小孩提到冷的問題,嘴角一笑,輕聲的說∶「未來的事,誰會知道呢?」

 

冰原

 

小孩張開眼,發現自己已坐在機身中,機身兩側架起左右機翼。

「忘了問你有沒有自己的滑翔翼。」這句話出自小孩的好奇心。

「很久很久以前,曾擁有跟你一樣的滑翔翼······」大人仰頭想掩飾自己的表情,繼續說道:「後來我越長越大,滑翔翼越來越小,最後消失了。」

「後來你找到了嗎?」

「還沒,我想是時候做出適合自己的滑翔翼。」大人雙手舉起小孩長大的滑翼。小孩靜默,腦中開始浮現出天空的畫面。在兩人頭上,雲朵的洞口打開,光線比以往的清亮,宛如高聳的冰山連接到了雲層。「我會飛到哪兒?」小孩問道。「可能會到達喜歡的地方或是討厭的地方,也有可能是模糊不清的地方。」大人舉高滑翔翼,對準光源處說:「這是最後一道問題了。」大手用力一揮,滑翔翼飛離飄動的水、浮動的冰山及不動的大人。

光源

 

小孩揮手道別,白色滑翔翼閃爍,消失在光輝之中。

大人目送、揮著手。

「再見了,我的童年。」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