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創作熱情的轉捩點:本來以為不會再畫圖了,卻不斷遇見點燈人

有時候,在一個人生轉彎處前,永遠不會知道會遇見什麼,會覺得恐懼(比如想說會不會有一台大卡車),雖然雙腳發抖,但鼓起勇氣的向前走過轉角,出乎意料、奇妙的事情就發生了……

 

在旅途尾聲義大利,讓我找回創作熱情的那位朋友,其實只是一個引爆點。

在那之前,我遇到其他的朋友們,他們雖然不是學美術或是從事美術相關的工作,但他們卻比我還要有熱情。

當時旅途中,拜訪住在瑞典的朋友亞歷珊卓時,她說有時候她也會試著自己畫圖,而我問她能不能讓我看看練習畫作,一開始她很害羞、緊張地一直跟我說她很不專業,只是亂塗亂畫而已,但看到她的創作時,不論繪畫的技巧如何,我卻覺得她的畫很有趣,顏色也用得很繽紛童趣。

另一位朋友,是我在比利時Namur街頭遇見的義大利女孩艾利,她是一位廚師,但卻對藝術有一陣狂熱:超愛去美術館、看畫、蒐集小畫作而且有時候也會畫圖,當時我們又相約結伴在另一個城市Brugge旅行,她極力地拉著我的手,進了博物館看名油畫作,我們後來坐在公園裡聊天時,艾利翻著手機照片(其實是不能拍照的),要我一定要去丹麥哥本哈根的嬉皮村,很多特別的藝術家在那裡從事創作。

我到義大利後,在她威尼斯郊外的家作客,艾利也給我看日常的圖畫,發現她特別喜歡畫花、動物自然奇幻想像的塗鴉,而且線條掌握勾勒都很棒。

其實我特別喜歡看一些不是學美術的人畫畫,他們有時候畫的東西和想法概念,因為不受拘限都非常有趣!

 

反倒是我,明明是學美術的,有繪畫技能卻一點都不想畫畫,每次在自我介紹是學美術的,心底就浮現一股惡劣的羞恥感……

最後的轉捩點,是和我住在同一間青年旅館、來自紐約的街頭藝術家J先生。

初次見面時,我正在廚房裡炒菜,可能是香共共的台灣菜引起他的注意,後來他上前來與我攀談,在聽到我也學藝術時無比興奮,一直嚷嚷著要我畫圖給他看,但我卻緊張得要命,不斷找藉口回絕。

隔一天之後我們偕同其他朋友一起在羅馬城市中探索,在一座裡教堂時,四周非常安靜,我們在一張長凳坐了下來,過了一會兒,他彎下腰居然從背包拿出他的素描本,我看著他的素描作品感到很驚豔,有很多很天馬行空的人物素描,但事實上他是想要我畫畫……

「嘿!你幫我畫一幅肖像畫啦!」J先生把素描本遞到我臉前,絲毫讓我沒有理由再拒絕。

我瞪著大眼停頓了一下。

「喔……好、好,那你也要給我一支筆才能畫吧!」事到如今,也只能是硬著頭皮答應了。

「我只有這個,拿去。」沒想到他居然給了我一支無法犯錯修改的黑色筆,雖然當下真的是嚇得我屁滾尿流、一身冷汗,但真的是沒有回頭路了。

我接過那支黑色墨水筆、翻到空白頁,開始觀察著他的側臉龐,一筆一畫地開始勾勒,起初我的手緊張得顫抖,因為我覺得好一陣子沒畫圖,技巧應該生疏了。

過一段覺得呼吸快要停止的時間,很專注地完成素描後,發現其實沒有想像中的糟,我把畫遞到他眼前,他瞪大眼轉過頭對我說:「你畫得實在太好了!不過你忘了簽名,我要好好保留它。」接著又看著畫不斷讚嘆著:「Amazing!」就在這時我一陣鼻酸,淚水湧在眼中,我努力禁住眼淚,和他說謝謝……

回到青年旅館後,J先生也不斷的跟我鼓勵要繼續創作,他說這次到歐洲旅行是讓自己滋養心靈放鬆,回去好好創作,而且他還有妻兒在等著他回家。

當晚,夜深人靜時我躺在床鋪上,翻來覆去、聽著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響,開始回想起小時候愛畫畫的我,一直到上大學的一路過程……回想著畫圖的感覺是很踏實、很棒的。

想一想,我真的討厭畫圖了嗎?並沒有啊!我在這段旅途中,還特意去了許多美術館看展覽,那些當下都興奮得很呢……

 

這段一直默默記在心裡的衝擊,帶給我省思,讓我燃起了想再創作的想法,於是旅途結束回到台北後,我也重新開始創作,也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接到一個插畫案後而決定要成為一個插畫創作者。

本來,我以為自己不會再畫圖了,卻在轉角過後不斷地遇見點燈人。

(還好我不是遇見大卡車)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