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那裡幹嘛?」自問旅行的意義

 

(寫於紀錄片/背包客來了之後)

會不會,牆上那張滿懷憧憬的世界地圖,只是我個人對世界的理想化?

來自電影的影像資料,來自書本的無限想像,對於我,的確為之嚮往,自問那份對旅行的情懷建構在什麼心態之上?

他們(背包客)不會停的。
原本是居民採集甜美多汁的仙人掌維生的小島,自第一團觀光客踏上之後,帶來所謂的商機,大哥自認為第一個住上這座小島的傻瓜,卻開始受到各大旅遊書與節目採訪,接受背包客與觀光客的慕名,這使他快樂,但後來,那裡的一切改變了。交通不利,所以開闢道路,一條條帶領人類探索未知的路,劃開原有的美麗,改變動物的習慣,甚至習慣人類的存在。

「我們的環境足跡是什麼?我們造訪文化帶來的衝擊是什麼?」說到這,語氣加重了,聽了心裡沉甸甸的

 

是呀!我們之於其他文化都是客人
「然而中產階級需要看見貧窮,才能凸顯自認的道地感,就像拍國家地理雜誌一樣。」
想起年初朋友對於看見貧窮反思道"鏡頭前後是多衝擊的兩個世界",他們真的歡迎我們嗎?

 

旅人說:每當我跟朋友提起我去過__,那裡的神話就能被延續。原本我自認是隱形的旅行者,並不會對當地造成任何衝擊,因此我的旅行概念十分自私,就只是關於我,到一個地方受到那裏的感動獲得一些啟發,遇見一些人。

必去!必吃!必逛!,總有這些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大標驅使大眾前往,卻也只是在無意識下帶來那些必然的變化。最近有太多人詢問關於旅行哪裡好玩,我才突然意識到自己並不願成為那樣的角色,不願成為那個不停推薦卻僅是出於從眾心態的分享者,應該說的還有更深的層面才是。

 

他們覺得出走就是酷,但我不喜歡那種感覺。

 

「我去那裡幹嘛?」也許旅行不全然是說走就走的勇氣,也許體驗的定義不在於被看見與否,更不是沒做即是與遺憾畫上等號。

 

世界是可以被感知的

常常,我的世界就是台北街頭,享受在城市的節奏中漫步。在沒有任何電子產品的狀態下,是腦海不停冒著「為甚麼是這樣?」的問號,思考街友背後是不是有另一種不被看見的灑脫、好奇是什麼在驅使那些高速的步伐,而現在這個時間點大家都在經歷什麼樣的旅程呢?

別急著想讓自己不一樣,多想一些,有意識的踏出每一步,避免自己去成為下一個造成「太遲了」的一份子,好不好?

 

紀錄片給我的衝擊未完,但世界地圖旁的人生必做清單,已撕掉,重列!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