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在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是在做最真實的自己| 服裝設計師——陳立軒

 

首先為什麼我會想做這個專訪?

這件事要從我大學的熱舞社的時候開始說起,對我人生來說社團可能比系上重要太多,如果沒有參加社團,我現在可能連目標是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整天玩線上遊戲吧。在這社團四年多,社團有人去環遊世界,當舞蹈老師,成為藝術表演者,去日本念設計,餐廳店長,繼承家業,當學校老師,服裝設計師,造型師,雜誌編輯,海外工作…等等。而我今天要訪問的人,是把我帶進攝影這一塊領域的人,也是目前新創品牌 WooLeeX 設計師。

 

他是陳立軒 Li Shiuan Chen,學校服裝週年年入圍,也去過吳季剛工作室實習,擔任一些藝人造型服裝設計師。他從高中到現在都持續在跳舞,很多人覺得跳舞可能只是一個休閒娛樂,但他卻可以因為跳舞改變自己,並同時讓自己往目標前進。

 

首先我們先看一部影片,做為一個進入專訪的前導。

 

為何會決定花一年的時間進入服裝設計學系?

因為從小就喜歡畫畫,國小國中都用筆記本在連載漫畫,從那時候就很喜歡幫那些角色設計服裝。高中的時候參加社團加入熱舞社,認識了很多人,開始設計校慶紀念品,畫海報,設計班服社服……。

為何會想加入熱舞社?

還沒入學的時候,我在學校走走看看,經過川堂的時候看到學長姐在練舞,整個驚為天人,之後第一天入學馬上和朋友一起去找學長問他們說:學長!可不可以教我們跳舞?我每天都很期待跟學長學到新東西,為了不把今天的事留到明天做,高一開始每天都留校到九點多就只是為了學跳舞。

 哪一個人影響自己最深?

有兩個人,一個是在紐約跳舞認識的前輩,Wayne Blizz aka bboy Wayne,是紐約第一代的霹靂舞者,我們是在一個跳舞的party上認識的,後來在canal street st.的一家中國餐館吃飯的時候,他講的一句話讓我嚇到吃手手:

There  is no more mistake, but the new move

像是跳舞環境來說,年輕人的想法很多,但是多數人害怕失敗不敢去嘗試。我們應該要不要怕犯錯,這樣才會碰撞出新的東西(舞步)。
另外一個人,Two pac

if you can’t find something to live for find something to die for
如果你不找到為甚麼而活 但至少要知道為什麼而死

現今環境流動太快,很難找到自己的定位,在最喜歡的東西面前,他是不會背叛自己。就像人是善變的,這個人這時候講的一些話,過了一天他講的話就無法讓自己相信,不會一直維持自己的想法,不像那些數學理論那些幾乎是不變的。但人會因為經歷過人事物而轉換自己的想法。

當在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是在做最真實的自己。

從高中就開始跳舞,那你覺得跳舞對你的幫助是什麼?

我覺得跳舞改變了我的個性,在那之前自己是一個內向漫畫宅,個性封閉不太擅長跟別人互動,活在自己的世界,自從學了跳舞之後,會敢在別人面前展現肢體。每一次在台上的表演,讓自己漸漸變得外向,我覺得舞蹈是一個表現自己,抒發情緒的管道。最重要的是:跳舞把我自己從封閉的世界拉了出來。

大四下去吳季剛公司實習,學到,體悟到什麼?

第一次去公司實習,第一次接觸到產業。一開始我是在設計部擔任實習生,主要的事情都是設計師在做,其實我們就像在打雜,只是協助設計師,幫忙印東西,做布塊實驗細節樣本,去圖書館找圖片。後半的時間,設計部比較不忙的時候,就去生產部幫忙,參與他們布料與副料的倉儲管理,接觸到他們各種稀有布料。

吳季剛自己有習慣的那支 Uniball,那自己有什麼習慣的東西?

沒有特別習慣的東西,不太會執著於品牌,只要對我的胃口,我覺得很酷覺得順手好用就會收才起來。

那你覺得紐約上班環境跟台灣的差在哪裡?

許多台灣的主管都會把一人當多人用,要求員工常常加班,在紐約大家都很注重自己的權益,下班時間到了就要準時離開,所以五點一到大家就會逐漸消失,不過公司有規定每天每個部門輪流一個人留守公司,還有公司的樣品室華人阿姨們經常加班,所以晚上的辦公室還是滿熱鬧的,相較美國人注重自己的生活,在台灣的加班文化應該會讓他們黑人問號吧。

美國人做事效率應該是與他們共事過都有志一同的,如果將台灣全能的上班族放在美國公司,那很多人都不用吃飯了。每次我將主管交代的事情完成之後,主管第一句一定會說:哇!太快了吧!其實你可以不用那麼快的,take your time. 然後我再問他有沒有其他交代的事情,通常都是說已經沒有事做了你去看看其他部門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吧。

從大二的無黨無愛 大三的絆 大四的 ZULU 這些系列有連貫性?還是依照當時的人事時地物而想到?
三個系列中你最喜歡哪一系列,最不喜歡哪一系列?順便介紹一下設計理念

沒有連貫性,比較偏向人事時地物。

我最喜歡的是大二跟搭檔(胡道格)一起合作系列。這是我第一次做系列的設計,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思考研究一起設計的作品,各出一半的力,慢慢構築出我們想講的故事,看著自己孕育的角色們慢慢成形,成為腦中理想的樣子,這可以說是設計師最大的成就感了。因為我們都很喜歡機械人,尤其我對裝置相當有興趣,於是將我們擅長的東西結合在一起,我們參考了許多共產主義相關的小說討論了很多細節,轉化融合了我們的東西。

大三的時候,因為要練習表演,跟熱舞社朝夕相處,在這個團體中感受到了夥伴的溫暖,而我在發想這個設計的時候一直想不到一個可以表達的媒介,想著想著就睡著了,被鬧鐘吵醒來的時候,因為賴床所以整個把棉被拉緊身體,突然一個靈光乍現,這不就像是夥伴們擁抱著的溫暖嗎?就很順利地發展出這個系列。
我一直覺得,跳舞就是因為不斷在訓練大腦與身體的連結,我們一直在探索音樂產生的世界回饋給我們最自然的反應,第四年對於跳舞感受到了更多,學了不同舞蹈的過程中,了解到舞蹈之於身體的關係,而我自己從小很喜歡玩機械組模型,在學時期常常自己研究,就以服裝模擬身體肌肉牽扯與變化的動態。

大三大四的理念都是從自己裡面的方向,感受到的東西出發,因為要能感同身受,才能別人產生共感。於是我花了很多時間研究畢業展系列的設計概念,不斷去思考各種人對於跳舞的感受將它內化到服裝理念裡,其實對於畢業展這套是又愛又恨,有太多情緒在裡頭了,想做的東西太多,製作時間太短,又在那個時候和女友分手,做出來的東西言不及義,力道不足。
我很慶幸當時身邊有很多很厲害的人,最後在畢業展決賽我還是完成了大學最想做的事情,將 hiphop 四元素完全呈現在舞台上:DJ Pongo 幫我做了音樂,賀軍強和春艷幫我寫了詞而且在秀上現場演唱,幾個跳舞的朋友穿著我的作品在舞台上跳舞嬉鬧,我則是把衣服當作牆在上面塗鴉,一群很酷的人一起完成一個很屌的秀,這是我最喜歡的地方。

大二作品:吾黨吾愛 2014~2015 Photographer :Daniel Kuo Designer:胡道格 陳立軒

大二作品:吾黨吾愛 2014~2015
Photographer :Daniel Kuo
Designer:胡道格 陳立軒

大三作品:絆 KIZUNA/ Photographer:Zhuang Shaocheng/ Designer:陳立軒

大三作品:絆 KIZUNA
Photographer:Zhuang Shaocheng
Designer:陳立軒

大四作品:Zulu Nation Photographer:LidHsieh

大四作品:Zulu Nation
Photographer:LidHsieh
Designer:陳立軒

那近期合作作品?

當兵這件事實在耗費了許多人的青春,不過也慶幸我是加入的是屏東消防服役,能在這邊體驗到不同於自己原來生活圈的人事物,火警救護捕蜂捉蛇,但一年的時間實在太久,在服役的期間認識了 WooLeeX 的創辦人謝宇農,邀請我加入他的團隊一起做一些有趣的東西,一開始就接到蕭敬騰的獅子合唱團的案子,以他的系列再延伸做了一套衣服再一起讓團員穿上拍攝VCR,接著另一個機會跟熊仔和麻吉弟弟接觸,並幫他們設計新單曲的服裝造型,他們也相當喜歡我們的設計,熊仔並提出後續他的新專輯造型的合作,讓我們也是喜出望外。和厲害的人合作做一些很屌的東西是我一直期待的事情,我不喜歡一成不變的日子,而這些合作讓我從數饅頭的日子裡重新活了起來。

Designer:謝宇農 陳立軒

Designer:謝宇農 陳立軒

 

 

 

謝謝大家 本次專訪到此結束
敬請期待下次的專訪人物,預計也是跟跳舞有關
文:Lid Hsieh, Li Shiuan Chen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