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是一門翻譯學,讓傳統跟現代可以好好溝通。】專訪 Five Metal Shop 五金行日曆設計團隊

 

每個星期你最喜歡哪一天?是微涼的夜晚,還是金色的黃昏?今年快要結束了,有沒有哪一天你永遠永遠都會記得?

以前我都會寫日記,每一天雖然都很平凡,但我會把那天的味道和感覺寫下來,但是後來的每一天越來越像,我們在城市裡通勤,移動的越快就越容易忘記,今天有今天獨特的樣子。五金行日曆推出第二年了,從我們記憶中掛在家裡那本泛黃的大日曆作為發想,重新設計了一本好看而耐用的五金行日曆,搭配二十四節氣和我們常過的節日,希望我們每撕下一天,就可以感受到那一天有他自己的顏色、觸覺和重量。

 

這次我有機會訪問到了設計出五金行日曆的團隊 Five Metal Shop 裡的一樵( designer )和智偉( planner ),請他們和我們聊聊設計這件事情。

IMG_0111專訪Five Metal Shop 一樵(左ㄧ)、智偉(左二)

 

Q:當初怎麼會有五金行日曆這個想法和概念產生呢?

智偉:五金行日曆一開始真的只是我們大家隨意聊天的產物,我們討論到為什麼現在市面上在販售或是當成贈品的日曆都這麼「一模一樣」?所以做了這樣一個比較實驗性質的五金行日曆,這個 project 也可以說是我們對市場的一個提問。我們相信傳統的語彙或習慣能夠保留到現在,是有原因的,只是他不一定能跟現代人的生活產生關聯,所以我們希望從「傳統日曆原型」出發,透過企劃與設計,重新與消費者溝通。

Q :五金行日曆現在邁入二年了,你們曾形容 2017 年是薄鹽定食,2018 年則是一桌熱炒,第二年的日曆好像有更多豐富的嘗試,想請問你們 17 年跟 18 年的產品有哪裡不一樣呢?又有哪裡保留呢?

一樵:去年的日曆很實驗性,我們也不太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今年我們從字體上、印刷上、插畫上都做了調整,比方說印刷上顏色更精確了,螢光色更螢光色、金屬色更金屬色,也做出了堆疊跟漸層的設計;插畫只保留十多個,其他全部都重畫了,因為把去年的東西拿出來也有點不好意思;另外,字型上,去年的比較機械式,因爲有點故意的希望他是「普通」的設計,不要加入太多個性,但今年則希望有提示到傳統這件事就好了,希望不是一昧的複製傳統。

智偉:但是我們保留了跟去年一樣的紙質,其實當初也討論過要不要換掉,因為單光紙的印刷成本很高,現在很多日曆都不印這種紙了,但我們後來還是決定要保留這種觸感,這是一種記憶。

(所以在印刷上遇到很多困難的事情嗎?)

智偉:設計跟印刷其實都滿困難的,去年一度要放棄了,因為很少人使用這種高規格的印刷條件,比如說十個特別色,還有用這麼薄的紙張進印刷機很容易卡。

一樵:顏色也很難拿捏,真的要很有經驗的印刷師傅才有辦法,但我們後來有找到願意和我們嘗試的印刷廠。

智偉:今年的墨,光是「對顏色」、「試印」、「確定是不是我們要的」,就花了一個月。

(那從設計到完成這本日曆大概花了多久呢?)

一樵:好像從過年完之後就開始做了,但中間還有其他工作 project ,所以用零碎的時間做,至少也要半年。

IMG_0117

IMG_0095

日曆印刷過程測驗了很多次,才找到精確的顏色。

 

Q:我覺得設計上有很多可愛的細節,比方說假日是模糊的,或是很多節日都配有可愛的插畫圖案,可以挑幾個跟我們解釋一下設計的想法嗎?

IMG_0119

IMG_0120

一樵:假日是模糊的是同事的發想,因為假日本來就可以模糊一點,做什麼都沒關係,不要太清楚。這些設計比較是直覺式的,像是一月想用很亮的顏色,只是因為想要大家打開來就很亮很開心的感覺(笑)、二二八那天則希望它是黯淡一點的顏色、黑色星期五有點恐怖,所以畫一顆眼睛等等⋯⋯比較像我們對那個月份或那天的印象。我們不想畫的過於具象,只想簡單的提示一下節日,不要限制大家情人節要幹嘛、聖誕節要幹嘛之類的。

Q:你們曾說希望這本日曆,是一本真正在生活中被「使用」的日曆,而不只是擺在旁邊好看的擺設而已,那想請問你們自己在過去一年使用五金行日曆的經驗上,有沒有因為日曆發生有趣的改變?

智偉:像我的話,我使用之後發現「原來節氣是講真的!」其實現在年輕人不太看節氣的,但是大寒那天真的超冷的,覺得老祖先很有智慧。

一樵:我會真的拿來當便條紙,畫畫跟筆記現在都用這張紙,我家人也是真的掛在牆壁上每天撕,他們是最忠實的使用者。我小時候就真的有在日曆紙背面畫畫、我奶奶也會在背面簽六合彩等等。

Q:那 365 天裡有沒有最喜歡的一天?

智偉:我最喜歡萬聖節,那個小鬼設計的很可愛。

一樵:我只有星期五晚上而已,可以在家裡喝酒,明天又不用早起。

IMG_0135

融合傳統與現代的五金行日曆

 

Q:像我自己是因為五金行日曆才認識 Five Metal Shop ,這是第一個你們自己的商品,你們未來會計劃做更多類似的作品嗎?

智偉:我們有在策劃另一個自己的品牌,跟工藝和製造有關係的,大概明年會跟大家分享這件事情。新的品牌會專注在跟好的傳統製造商合作,他們可能有很好的製程和材質,然後透過我們的設計來「翻譯」,將它轉化成真正能現代市場溝通的商品。

一樵:其實就像五金行日曆,保留傳統元素裡好的部分,但透過簡化、或者就是翻譯,讓他變成現代人、國際上、甚至不分年齡都會想買的東西。

(那一開始為什麼會想從傳統的文化裡面去發想,因為可能很多人會想要發明創造新的東西。)

智偉:我認為大家不看傳統的東西,是因為他跟現在的生活沒有關係,但我們能做的是透過企劃,讓舊的事物重新跟現代人連結,因為他們的東西可能很好,有時候只是沒有現代語言。其實我們不想很濫情的說我們要振興地方產業等等的,因為這需要整個產業和政府的配合才有辦法做到。

Q:Five Metal Shop 是一個協助傳統產業轉型,提供全方位品牌設計的公司,是否可以分享和傳統產業合作的過程呢?

IMG_0132 IMG_0133

IMG_0131

和彰化鋅合金工廠合作出新的品牌 no.30 

 

智偉:舉 no. 30 為例來說,他們家是一間彰化的鋅合金工廠,第二代女兒想成立一個新品牌,但因為先前經驗比較少,產品規劃不清導致囤貨,所以找向了我們。 以 Five Metal Shop 的服務來說,一開始是先從企劃這邊定義客戶需要,同時定義市場需求,比如說有些東西其實適合出現在歐美市場或日本市場等等。我們會提出幾個策略和方法,並跟客戶溝通,協調好了就再交給設計師設計商品。
此外,我們也會依造每個客戶的狀況與需求,客製不同的服務流程與項目。比如台灣許多貿易代工廠不熟悉面對 To C 端的消費市場,之前也曾做過國際行銷業務的輔導,像是帶客戶到法國展場,教他們如何面對採購和賣家等等。

(感覺和傳統產業合作需要很多溝通,因為兩邊的思考可能有些落差,想請問你們是如何說服他們接受你們的建議呢?)

一樵、智偉:其實就是誠實欸,分析市場的情況給他們聽,說明理由和原因,會花一點時間,然後慢慢的說給他們聽,通常都會接受。

智偉:這個案子的爸爸其實本來就對設計蠻敏銳的,他丟了很多 idea 給我們,所以我們這次的企劃跟產品設計師一起下到彰化開了兩天的 workshop ,目的是一起找出具有市場潛力的品項。

一樵:因為如果是他們沒有熱情的商品,他們可能也不會想去賣,這部分蠻重要的,我們會幫他們找出他們想要的是什麼東西。像 no.30 做的風格比較溫潤 ,符合他們純樸的性格。

Q : 目前台灣有沒有什麼傳統的東西是你們自己會想要改造的?

一樵、智偉:我們蠻想做傢具吧。目前還沒有做到這麼大型的物品。(智偉)也很想改乖乖吧,或是義美(一樵)我覺得臺灣的包裝有點小看消費者,好像就只是把圖跟字大大的放上去而已。

Q:很好奇,你們當初做這些事情,是不是有希望透過企劃和設計改變什麼?

一樵:商業設計就是在與大眾溝通,好的設計不只是「好看」的設計,我不希望做多餘的設計,希望真的是透過翻譯,讓傳統的東西活下來,跟現代共存。

智偉:應該不會說「改變」。我自己很想做到「設計好看」同時「商業可行」的東西,我希望我們可以替客戶做更多想更遠,讓我們的商品真正出現在架上也真的會被買下來。

 

一年又到了末端,無論這一年失去了多少,明年都讓我們一起好好的「過一天算一天」。

 

 

 

 

 

更多關於:Five Metal Shop 粉專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