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思彤|城市裡的浪人們

 

 

文:陳建銘  105/11/29

在咖啡廳裡、在圖書館裡,都可以看到思彤對著筆電奮筆疾書。她是我的好朋友,從舉辦城市浪人台北區開始,我就不斷接收到關於城市浪人的種種消息,直到11/26 – 11/27的《雜學校:亞洲最大創新教育展》中城市浪人的分享會過後,我特別邀請她談談擔任一個既熱血、又充滿創意的挑戰賽總召,是什麼感受。

 

  • 「因為我想挑戰自己看看。」

「我本來是喜歡外交的,對社會企業、社會創新沒有任何概念。」談到為什麼會想要舉辦城市浪人挑戰賽,她苦笑的說。因為在政治系學到的課程,和接收到的有關外交的訊息讓她動搖,捫心自問:「如果有兩則新聞,一則是 BBC 報導敘利亞難民,另一則是社企流創業家的故事,我一定點開創業那則。」因此思彤加入了 NTU Net Impact 社會創新社(簡稱 NI )。

 

這是一切的起點。NI的運作方式是一年為期,上半年以認識社會企業為主,並安排多場講者介紹現在正在努力推動的社會創新專案或企業,下半年則以實際規劃一個可行的專案或加入以前學長姐成功而且持續在運作的專案,城市浪人便是非常好的例子。城市浪人創辦人張希慈也是NI的前社員,她說:「希望城市浪人帶你翹掉不滿意的生活,把城市當成教室,找到想花一輩子學習的事情,成為讓別人快樂的存在。」

 

選擇城市浪人專案,思彤坦言:「因為我想挑戰自己看看。」城市浪人讓參賽者在兩週內完成31個別有深意的挑戰。至於為什麼擔任總召?她謙虛的說因為以前她就曾經參加過,被其他社員推選出來擔任總負責人。對於這件事,「我也很惶恐,我從來沒有獨立擔任一個這麼大型活動的負責人。」尤其2016年春季台北區的城市浪人挑戰賽,有了很大的變革,不再由各校自行舉辦,而是通過組織遴選,因此 NI 能脫穎而出,也是思彤和 NI 社員協力合作,並且在寒假接受組織培訓,有關行銷「城市浪人」的品牌、設計獨一無二,又要具有辨識度的海報等等。

 

這是舉辦活動的前置作業,同時要面對協辦的社員內部協調的問題,那一陣子的她心力交瘁,「很多學校的課業我沒辦法兼顧,只能盡量去上課,因為城市浪人的報名期限一天天接近,但是我們設計的圖樣沒辦法讓組織滿意,規劃好的粉絲專頁上線也延遲了好幾天。」因為社員一樣也是大學生,在撰寫企劃書時,充滿理想的幹勁,但是真正遇到尋求贊助、製作符合組織標準的作品等難題,都讓思彤快速成長,先前受訓的課程這時才真正融會貫通。「這是我的挑戰賽。」她這麼說。

 

12719459_1009795935752829_5715983582271495397_o

 

  • 浪人是一種精神

結果很成功,本次城市浪人挑戰賽吸引了超過80組挑戰者,大約250人一同參與了在台北這座大城市中,做一些先前不敢做的事,當一次勇敢的浪人。「我在回覆他們的任務時,好幾次都哭了。我們設計了好幾個任務,其中有些非常刁鑽,像是隱藏在寶藏巖裡的公仔,那是我親自挑選的,讓參賽者尋找並且合照,原先以為這個任務的完成度並不高,卻出乎意料!而且有一張照片我非常喜歡,是三組同樣穿著『城市浪人』衣服的挑戰者一起在公仔前合照,他們因為這次任務變成朋友!」

 

「因為參賽者都很真誠。」有人分享了與家暴的父母和解,對分手後不再見面的前男/女友寄一封謝謝的簡訊……事後收到的回饋讓思彤很高興,覺得真的是提供了一次非常棒的經驗,「這對他們也是一種自我覺察,雖然我們讓覺得浪人是一種冒險,但是其實能在比賽結束後一直保持冒險的心態才是最重要的」。現在回想起來「都是滿滿的成就感。」而且創辦人張希慈也大力相助,在後來的幾次回饋分享時,思彤總是充滿感謝的提起希慈的幫助。

 

自我覺察、連結再造、冒險挑戰、社會參與是城市浪人挑戰賽的四大核心。我問她:「妳覺得妳喜歡這座城市嗎?」思彤聞言大笑,她告訴我:「說真的吧,我沒有很喜歡台北!就算是我自己當浪人,我對臺北也沒有多少認同感,但是我覺得浪人是一種精神,敢於挑戰、做一些不敢做的事情,打破條條框框的精神。所以我很喜歡參加挑戰的人,是他們讓我們的比賽變得好玩。」她補充:「對我來說,也是自我覺察的過程。」

 

這次訪問結束後,我很驚喜地發現,原先對職務抱怨連連的思彤,在舉辦比賽半年後,已經變得對城市浪人多了一份認同、懷念,可以用前輩的身份指導新一屆的城市浪人主辦團隊。現在她在橘子關懷基金會擔任實習生,學習更多有關社會創新、社會企業的種種,有了高屋建瓴的觀念輔助,相信思彤會在這方面越走越遠!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