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沙發上

我在杜拜機場百無聊賴地望著筆記本,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句子為這次的旅行起頭,等待轉機回台北,試著為這一個月下一個漂亮的開場白,手機時鐘的數字只是不斷往下走,一個字都沒落在筆記本上。

2015年的3月從瑞士出發,待蘇黎世一晚後轉往琉森,接著飛往柏林,而後威尼斯、米蘭、五漁村、佛羅倫斯,最後到波隆納看展並拿回退稿。

 

這是首次在旅行中 CouchSurfing。

 

CouchSurfing,中文直譯為沙發衝浪,指在旅行時可以住在有提供沙發的當地人家,沙發衝浪的核心理念是交流,不只是一個免費住宿的地方,也不會有金錢的交易,當有其他旅行者來到你的城市時,你也可以選擇接待他們,或是在咖啡館餐廳聊聊天,帶他們逛逛你的城市。

沙發衝浪起源於1999年 Casey Fenton 試著以較少的花費自波士頓到冰島旅行,他以 email 隨機發給1500名冰島大學的學生,提出借宿的要求,後來竟收到超過50封可供他住宿的offer,在他回到波士頓的飛機上,開始發展了這個名為 CouchSurfing 的想法與計劃。

對 CouchSurfing 這個名詞我一直不算陌生,但真正將它納入旅行中的選項則是因為 Ben。認識 Ben 是去年在嘉義安蘭居青年旅館,他本身有在 host CouchSurfer,為了更了解台灣而在各個青年旅館打工換宿(後來我與其他在 CouchSurfing 上認識的朋友聊天也發現這個問題,對這塊土地其實我並不那麼熟悉。),聽他講到 CouchSurfing 才覺得嗯這感覺不錯,當然,很多人對 CouchSurfing 卻步的原因不外乎是尷尬與安全問題。

 

住進另一個人的家,意味著你將分享他一部分的生活,一些些不同於旅行者的視角,是的,分享,如果每次旅行都有一個課題的話,我想這次的是”分享”。

與 Rahel (蘇黎世)一起做晚餐的披薩和莎拉,我和 Ricardo (另一個沙發客)廚藝不佳,只能切切食材,以及 – 祈禱。Sandra (琉森)陪著我逛了一下午的琉森漫畫節,在Home Party 上結識了她的其他朋友。與 Chris (柏林)在午夜的柏林晃蕩,聽bar裡的鋼琴演奏,吃著深夜人滿為患的漢堡攤。聽 Doga (柏林)講土耳其的軍旅生活,在我借住的第二晚他才拿到他的退伍令。在威尼斯與 Jojo 和其他沙發客聊關於台灣關於中國,直到凌晨2點多。Marco (米蘭)的工作在那兩天都很忙碌,見面的時間總和可能一小時不到,但他給了借住的沙發客最大的信任。在托斯卡尼鄉間與 Claudio ( Airbnb )以及他的家人一起享用了一頓簡單卻溫暖的晚餐。Gilberto (波隆納)正在寫4部小說,最後一天搭著他的車前往波隆那車站,那時天才剛冒出一小片鵝黃。

img115

世界很大,大到許多人終其一生連一面都見不上,但保持一顆開放的心,你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認識任何人,不管是 CouchSurfing、纜車站,或是公車站牌。

 

奧斯卡 Oscar Tsai Facebook : www.facebook.com/OscarsImagination

奧斯卡 Oscar Tsai Instagram : www.instagram.com/oscartsaiii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