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情人裡的職業寫信人真的存在!《一千七百種靠近》用文字拉近彼此的距離

想傳給誰簡訊卻不知從何著手嗎?想在誰的臉書留話卻言不由衷嗎?在這系列動態留言、或傳送專頁訊息,指定任意場合、對象與要求,我會依照開出的條件代寫一篇文字供你使用。

 

受到電影《雲端情人》啟發,從這篇文字開始,作家蕭詒徽在網路上發起一個「免付費罐頭文學企畫」:你可以給他一段留言,他幫你寫一篇文字供你使用。

後來後來,他收到了好多故事,完成了七十個罐頭,集結成《一千七百種靠近》這本書。並且二刷了。

636371803740831250

上一個太陽好大的週六,我去參加了蕭詒徽《一千七百種靠近》的新書分享會,我幾乎是最早到的,所以我坐在不太遠也不太近的第一排,想著寫出這麼美好文字的人,會長成什麼形狀?

後來人群像水災一樣全部塞進小小的「詩生活」獨立書店,幾乎要滿出來,我後來才知道這些人裡面有好多是作家,但不說的話也不會被知道,一個人就是一個世界,可以打開來,也可以關起來。

聯合文學編輯神小風形容蕭詒徽是一個可以「自體循環」的小宇宙,而蕭詒徽自嘲自己「很邊緣」。但我想,他的確是比較像是「恆星」的那種人,可以自己發光,閃閃發亮,不像行星,必須反射別人的光才會被看見。

IMG_1623

創作的本質不一定是孤獨的

雖然「創作」大多是獨自面對文字和自我的狀態,但神小風和蕭詒徽都提到,寫作的人互相聚集時的那種感覺很棒。也許是互相討論彼此最新的作品,也或許是講一些與文學無關的話題,這種聚集,讓寫作這件事可以產生更多新的可能。「而且台灣的創作圈很多人都互相認識,台北好像可以變成一個基地,讓更多喜歡創作的人相遇,這是台灣的優勢。」

至於創作到底是不是一件孤獨的事情?

我想蕭詒徽的這本新書,就在測驗這個說法,透過「免付費罐頭文學寫作企劃」,從2014年以來,他已接收到將近一百個委託,這些委託訊息,更像一個又一個秘密的連結。而「一千七百,是一個人一生平均會認識的人數。」蕭詒徽說:「從這些委託裡,我自己也被改變了。」

委託與被委託的關係,並不是單向的,不論是委託者、寫作者、讀者,在經歷這本書時,都挖出了自己秘密的一部分,有些可能從未說出口,有些可能從沒被理解過,透過蕭詒徽的文字,我們相遇了,並且發現彼此身上其實都有這麼相似的一部分。

IMG_1620

能不能給文學一個新的說法?

「國中的時候我們班有另外一個被排擠的女同學,她被排擠的原因,竟然只是因為有一天,有一個同學說他在午休的時間,看到那個同學抬起頭來,在陽光灑進來的時刻,頭髮周圍散出飛揚的粉塵,他想那個女同學一定每天都沒洗頭,好噁心,然後全班的人後來都知道了,那個女同學就這樣被排擠了。但是,為什麼大家就相信了那件事只有那一種說法?」蕭詒徽分享了這件事。

很多事情都有說法和包裝,這很自然,我們需要故事,但是理所當然地相信「某一種」說法,卻沒有任何思考和判斷,是一種很可怕的態度,因為這對那些事情的其他面向並不公平,我在想這就是讓這個世界這麼傾斜的原因嗎?

而蕭詒徽創作的這本《一千七百種靠近》,除了把人用具體的方式聯繫在一起,其實也為好多事都提供了新的說法。「新的說法」,指的不是「某一個」新的說法,而是「更多元」的說法,讓你有辦法站在不同的鞋子裡,理解一件事情的其他角度。

「我心裡有一個希望,希望有一天會有人說那個男生都在看詩集,好man好潮喔!」蕭詒徽笑著說,文學也需要一個新的說法。

能改變的是你們,而不是我

委託的人越來越多,有些委託者會認為蕭詒徽具有某種「能力」,希望他能改變自己所遭遇的困境、解決自己心中解脫不了的遺憾,或者是挽回一段關係,而對於這些委託者「神秘的想像」,蕭詒徽說「那篇文字供你使用,如果真的能做出什麼改變,那是你們自己的,那不是我,我只是寫文章而已。」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文字是充滿力量的,而那份力量,或許可以帶給你動力去產生改變。

 

作為一個太喜歡這本書的讀者,紀錄下這一天,彷彿也更靠近了《一千七百種靠近》一點,想要更靠近的人,歡迎親自去閱讀這本書,或是到他的網站上,與他產生連結。

更多關於:

蕭詒徽粉專

博客來書籍介紹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