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娜些事〉我在山東蓬萊,於霧之中走到了長島(中)

⇒(上)篇傳送門

要玩長島,有兩種玩法,海上跟陸地。

陸上遊的話,速度快的人基本上一天就能走完北長山島與南長山島。旺季時島上的巴士大多會被旅行團包走,但偏偏我們去的淡季也久久沒見到幾輛巴士。於是,當第二天一早被雨聲吵醒時,我們只好暫時放棄海上遊,改走陸路。

早起的第一餐不例外的充滿海味,在旅社附近的小早餐店,S 和我拿了米粥、油條、水煮蛋還有一疊放著的鹹魚小菜。這算是入境隨俗吧,從吃的東西到身上的溼氣,沒有一樣不帶水的。

然後我們打了滴(註 :類似uber,在中國稱滴滴打車。)往位於南長山島的仙境源去。

IMG_1950

直到現在,每次當我穿上九分男友褲前,都好像還能感受到那天褲子在暴雨與晴天之中濕了又乾,乾了又濕。我們到仙境源後下車沒多久,雨便停了。整個景區照例是淡季時的蕭條,幾乎由我們包了場。四周霧濛濛的,天氣冷得像台灣的冬天。

我們走到了早已斑駁的黃渤閣前,據說,那是以前八仙聚會的地方。我一邊拉緊了薄外套,一邊和 S 說道:「我要是古人,也一定覺得這島上住著神仙。」在當下,要是真的有神仙出現,大概也是百分之百的讓人信服的。

雨又開始慢慢下了起來,我們順著波浪的聲音,小心地往下走,直到看見濱海的涼亭。海上有堤防,堤防外海被碎成一片片的,堤防內連一絲波紋都沒有起。這天上午的海是灰藍色的,幾乎要跟天空揉合在一起。

IMG_1952

在仙境源的海灘時,又下了暴雨。

S 的鞋全濕了,於是我們打了滴,濕漉漉的上了車,前往南北島中間的望夫礁。景區很大,遊客們去到那為的就是看顆石頭,因為它像是正在等丈夫的女子。我們也去了,但印象點不深,難以忘記的反而是那天在暴雨中站在海邊守著封鎖線的小哥。

他有著和島上其他男人相似的黑臉龐,身材高瘦,穿著暗紅色的雨衣,低垂著頭,雨滴順著眼睫滑落到了臉頰上。儘管不特別突出,卻讓人在經過忍不住頻頻回頭。後來,當我離開煙台去到了青島後,我才完全明白。

原來,與海相近的人身上也會沾染了海的狂野與謙遜。而那位站在邊界的小哥,正是以完全的沉默恰如其分的扮演了看海者的角色。

IMG_1983

離開望夫礁後,我們順著路北上到了北長島的月牙灣。

那裏有海豹園以及一片白色鵝卵石灘,加上抵達時的放晴,說真的,雖然只有海,但也足夠讓人待上一整個下午。這時恰巧接到旅社電話,說是海上行決定開船了。本來匆忙的要離開月牙灣,卻接到通知說是又停開了。剛好這和另一個景點九丈崖非常近,打車很快就到。因此吃完海菜包子後,我們決定繼續往北走,去看崖。

IMG_2050

九丈崖的高不會讓人驚心動魄,或許是因為多了崖下的海藻還有大片的陰影,在這樣熱的夏天反而讓人覺得想親近。當然,儘管還是可能會有落石的,必須小心。

在九丈崖的下午,正好遇上了漲潮。看著海水逐漸上漲,我們拍了幾張照後退回內陸,然後就在小吊橋上碰上了第一天到蓬萊時遇見的情侶。長島真的很小,小到一眼就認出了他們。女生還是笑得眼睛都成了月牙,然後男生的手緊緊地牽著。

我們第一天從煙台搭大巴到蓬萊,半路被放下後,便是他們與我們一同坐車前往港口搭船到長島。說起來,我們也算是一起來長島的。然後有緣,又碰見了。

那天下午的陽光剛剛好,海釣的人們也踩著剛剛好的漲潮點。當下我有種錯覺,好像整個九丈崖都因為長島的太陽而備受剛剛好的青睞。

IMG_2081

雖然看海時幾乎不怎麼動的,但卻是件消耗能量的事。尤其前半年北京待著,很難吃到新鮮又不貴的海鮮。兩個人最初來到中國東邊的海島上,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為了吃海鮮。於是,我和 S 在坐了一整個下午,並堅持熬到晚餐時間後,才帶著按耐不住的飢餓回到了市內覓食。

剛來島上時搭訕了漁家,聽他們說,長島的海鮮因為海水的溫度低,所以品質會更好,顯得更鮮甜。秉持著吃貨的精神,我們狠下心來花了人民幣 56 塊(大約250新台幣),在大眾點評上買了雙人的超優惠套餐,吃了一整桌的貝類。那天吃飽後,我們躺在旅社的床上撐著說,回到台灣後大概有半年都不敢吃貝類了,光是看都會怕。

還記得走出店家時,我們回過頭向老闆說謝謝,卻看到她一臉驚訝。臉皮薄的我們多少也感到不大好意思,覺得自己有點厲害,怎麼能吃那麼多。那晚我們慢慢走上人煙稀少的大街,在中途停下來去超市買個水,然後回到旅社,向窗外變成一片黑的海及大紅色的燈說聲晚安。

關燈,然後我們在長島做一個有海味的夢。

Ins:nastorytelling

Photography:Walk on the sea

Web:旅行∞故事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