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必須學習尊重與理解,繪本則是一座搭起人與人之間的橋樑。】專訪《萌萌與他的恐龍朋友》作者元綺

世界不會有和平的一天,但我們每一份小小的努力,
都有可能讓某個黑暗的角落灑落陽光。

第一次認識元綺,會覺得她是位靜靜的嬌小女生,很難想像在這樣的外表下,內心世界竟藏著這麼宏觀的理想。

20930497_1783314025016168_817588408_o

 

偶然遇見了繪本創作,卻成為了人生中不可或缺的養分

目前身為畫畫老師的元綺,其實在大學之前都沒有接觸正規的美術教育。高中以前的她會在班上畫自創的連載漫畫,並且讓身旁的同學們傳閱,大家都很喜歡他的作品,當然最終的下場是被老師沒收了!

我們聊到她是何時開始畫繪本故事時,元綺表示她第一次以繪本的形式來創作其實是個意外,高中時有位念設計科的朋友因為需要交一個繪本作品而找她出來一起畫圖,喜愛畫畫的她就陪著這位朋友出來畫圖了,結果本來只是無聊出來陪著畫畫的元綺,因為憑著對自己繪畫的一股自信與熱情就把整個故事畫完了,這也是她人生中第一個繪本作品。

上了大學後,元綺也曾經以繪本作品參加過全國學生圖畫書創作獎,並且入圍了佳作。到現在她也因為需要教導小朋友的緣故,每次上課都會準備繪本作品,透過說故事的方式來讓小朋友快速了解課程內容。

說故事

「繪本的形式很有趣,它不像影像作品時間軸是固定的,可以依照個人的閱讀步調來進行故事;它也不像漫畫作品每個動作都畫得非常精細,在圖像上反而讓讀者對於故事有很大的想像空間。」元綺覺得台灣繪本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因為目前市面上可接觸到的繪本大多都是以「兒童」為出發點,內容脫離不了教育性質,「可以的話如果再多點空間發揮會更有趣吧!」元綺說。

 

曾在繪畫中迷失自己,不斷被否定的大學時期

在決定要進入藝術的路口之後,我卻無法畫出自己想要的作品。從準備術科的那一刻開始,我就不是在畫自己的東西,反而都在畫別人喜歡的東西,大學四年的時間都是在這樣的狀況下度過,老師對此也會提醒我,認為這樣的創作方式很不好,因為少了跟自己的連結,畫出來的作品都是沒有任何想法跟故事在裡面。

在接近畢業的時候,因爲身旁的同學都在準備考研究所,加上父母的意見,我也開始進行相關準備作品,但跟別人不同的是,我把自己大三、大四時期的作品不是丟掉就是把畫布上的顏料清掉,因為我真的很不喜歡這些畫作。而在這樣的緣故下,我只能在很趕的時間內,完成了二十多幅畫作作為申請研究所的作品,不過最後我並沒有考上。

ug4ejnu2

因為這段過程一直不被老師認同,在畢業展覽的籌備時期,我都沒有去參與作品的討論,就是默默的在畫畫教室裡創作自己喜愛的東西,剛好那個時期我自己學了一些動畫的製作方法,畢展時展出的作品也就結合了投影動畫與平面畫作。沒想到出乎意料的在最後畢業評選中,我獲得了很好的成績,當下真的覺得非常諷刺。

「過去我的畫作都在迎合別人的喜好,並沒有真正從自己內心出發。」經過這次的經歷後,我也下定決心從此創作不再迎合別人。

 

婚姻平權只是社會上眾多不平等現象之一,更重要的是人與人之間需要相互尊重與理解

雖然《萌萌與他的恐龍朋友》是一個以婚姻平權議題為出發點的繪本作品,但故事最主要是在描述肉食恐龍與草食恐龍們相處遇到的衝突,經過對話與交流,最終他們將問題順利解決,讓事件和平落幕。當然,這個世界並非如此簡單,事情通常不會單純到以二分法的方式來發生,但我們唯有透過不斷的互動、不停的對話才能達到雙方交流與理解的狀況,這本作品想要傳遞的便是這樣的訊息。

grfdj3hj3

我希望《萌萌》繪本可以是一個軟性的橋樑,連接價值觀迥異的人們,畢竟若不是以這樣的方式來溝通,時常很容易一下子就陷入爭執的狀況中。也因此,當初在設計規劃各種贊助回饋品時,無論是繪本本身、立體卡片、標語貼紙到著色海報,我們也都盡量把「互動」的元素加入其中,目的就是希望大家可以在共同參與閱讀、組裝、遊戲的過程中可以了解彼此。除此之外,我多半的創作都是與別人的故事有關。

可能比起我自己,我更擅於觀察身邊的人與這個世界,替大家畫出屬於他們的故事吧!

更多關於:

元綺的粉絲頁
元綺的 IG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