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悲劇人物01:離開是一種浪漫,同時也是一種危險。

有些人在「離開」的過程中才能確定自己保有存在感,那是一種浪漫,同時也是一種危險。這沒有不好,但也別持續太久。

 

我曾在一間公司擔任藝術推廣,但我只做了一個星期就立刻讓我想要逃離,而這完全不是因為工作本身或同事甚至老闆的問題,單純是我個人因素。

我大學畢業一年了,一直在「社會」這片汪洋中載浮載沉,我找不到屬於自己的燈塔。但以一個新鮮人來說,想找到「燈塔」倒是太理想化了,我甚至連個小舟或是浮標都沒找到,我不知道自己在哪個經緯度,也不知道要游去哪裡。至於為什麼我在這份工作只做了一個星期,就讓我毅然決然離職?答案很抽象,卻也很常見:「這不是我想要的」、「我還不曉得自己想要什麼」,現在的我就是這種狀態。

畢業後,這已經是我的第三個工作了,我認為我做過的每一份工作都很棒,但卻一直定不下來,我確實需要時間停下來思考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或許一年後回過頭來,會發現當初那個只做了一個禮拜的工作才是最適合我的也不一定,但即便天時地利,若是人不合,再怎麼勉強也是沒用的,那種感覺就像是在不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但卻不自知。

我在一個工作與另一個工作之間擺盪,從變動到安穩,再從安穩到變動。

老闆是個性情中人,他給予我這樣的回應:「有些人在『離開』的過程中才能確定自己保有存在感,那是一種浪漫,同時也是一種危險。」這句話頓時點醒了我,我確實蘊藏著悲劇人物的因子,我在工作與工作的轉換之中,可以輕易地感受到自身的存在感,所有因我離去而產生的流程,因而一鍵啟動,整個生活圈都在變盪,並且以我為中心改變著。

「有的人在這種變化中得到快感,而有些人則是害怕。」

「我很害怕。我已經畢業一年了。」

「這是個過程,人總要時間摸索,這個過程或許出現在20幾歲、30幾歲、甚至40幾歲都有可能,這沒有不好,但也別持續太久。」

老闆覺得我離開是可惜了,但也尊重我這年輕任性的決定,張愛玲曾說過一句話:「人總是在接近幸福時倍感幸福, 在幸福進行時卻患得患失。」此時的我覺得格外貼切,或許這就是我現在的模樣,但又或許不是,因為我還是不知道自己是否處於幸福之中。

有些人在「離開」的過程中才能確定自己保有存在感,那是一種浪漫,同時也是一種危險;有的人在這種變化中得到快感,而有些人則是害怕。

其實我已經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害怕的那方,還是享受快感的那方了。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