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機械鍊金術-崔旴嵐的藝術世界

機械、生命體、有機體,在崔旴嵐的藝術世界裡,生物不依照現今社會的秩序活動生長,動態是生命的基礎印記。崔旴嵐透過將機械生命體做為藝術創作的媒介,探討著所想要關注的事件,作品如同故事的主角,是一個完整的敘事體,將生命體變成述說的主體,提醒著觀者社會裡的事件,宗教、哲學、藝術,每一件作品各自闡述著不同意念,透過寓言,使大眾省思著現代社會的狀況。

 

展覽名稱標示著「stil laif」的音標,然而依照此音標發音,很難區分它指的是英文的「steel life」、「steal life」還是「still life」。呼應著本次展出作品與論述,生命活動對於崔旴嵐來說是將「動態」視為一種象徵與外在型態,其作品皆以機械動力裝置呈現,從早期 1998 年碩士畢業個展「文明宿主」裡,所有創作都以動態藝術呈現。如名為《A-life laboratory》(一個生命實驗室)的作品,是一個幼蟲在試管裡成長的生命實驗,可視為「Anima Machine」(靈魂機械)的早期版本,此作開啟崔旴嵐長期以來的創作脈絡與思想核心,並逐步發展成為今日擬態生命的超動態雕塑藝術形式。

SND01-01崔旴嵐旋轉木馬 手工製旋轉木馬、聲音系統、金屬材料、馬達、傳動裝置、特製中央處理器板、LED燈 190x110x110cm 2012 國立台灣美術館提供

在生命機械聯合研究室的報告中,機械生物以一種群體聚落模式生活在世,各自運行後在藝術作品中產生交集。崔旴嵐說道:「牠們是具有感知能力的機械生物,據說牠們互動頻繁,複雜而規律的行為模式與蜜蜂和螞蟻相似。這些生物群聚成一個龐大社群,發出如呼吸般的光,牠們彼此交換訊息,交流可以找到城市能量的地方,城市能量是牠們生存的主要來源。」他的創作反映著現代工業社會文明裡的現象,及在生活中所感受到的環境轉變。

 

Steel Life-金屬生活

SND01-02崔旴嵐舞納露明洛-卡麗朵斯 金屬材料、機械、電子器件(中央處理器板、馬達、LED燈)、聚碳酸酯 263x776x43cm 2016 國立台灣美術館提供

崔旴嵐善於使用金屬媒材塑造形體,相對金屬剛硬的冷淡性格,透過電子機械讓其緩慢韻動營造出翩翩的姿態,藉以觀看細節中的舞動、光影變化。《舞納露明洛-風華 Una Lumino Callidus Spiritus 》有著花叢一般的外貌。每一朵花各自在光明暗裡呼吸生存,卻又做為一個共同尋求能量的連結,使彼端世界裡的生命來到了現下社會與人類並行並存。此巨大的生命體於此時展示的,非地球原始自然景觀的樣貌,而是做為文明社會的另一個面貌,給予社會多重角度的觀看與思考。

 

steal life-偷竊人類生命,現代文明的感觸

SND01-03崔旴嵐銀色脈輪之燈 金屬材料、機械、電子器件(中央處理器板、馬達、LED燈) 55(Ø)cm 2013 國立台灣美術館提供

崔旴嵐善於使用機械零件結構及電子設備來創作,其影響與奠基能從其小時候所累積的經驗及生長環境而見。他的祖父母為韓國第一部始發汽車(即韓國第一部國產吉普車型轎車)的開發者、父母則皆從事藝術創作,在他的生活裡能見如何經由創造、構想,使事物有了更多的可能性發展,因而奠基了他對於生命、創造的想像。其作品經由機械零件結構與電力賦予生命,我們能從作品《脈輪-2552-a》,看到崔旴嵐對於生命的思考,其創作理念起源於宗教中曼陀羅所寓意的,即人類與宗教、宗教與權力的關係,彼此的吸引牽制是藝術家所欲探索的對象。對於宇宙真理與宗教領導等結構互相嫁接,作品所展示的是佛教中用以表達「萬象森列,融通內攝的禪圓」理念。

 

從圓中心點出發,每一個輪盤轉動皆沒有規則可循。沒有模式、不會互相影響,在視覺上呈現出自然活動的樣態。《脈輪-2552-a》由多重圓弧型金屬構件及多層次堆疊組合而成;巨碩的作品在轉動過程中流洩出的光線時明時暗,金屬光澤順著時間推移接續著光芒變化,細緻幽微的轉變將作品從裝置的想像轉變成參與生命的成長過程。一股不安的躁動包覆在金屬轉動與齒輪運轉間,卻又能夠感覺到定速轉動與機械的運轉所帶來的安定感,如此交互作用下,崔旴嵐給予觀者的是在宇宙微觀下解構並重組時間的抽象概念,留待觀者細細體會。

SND01-04崔旴嵐旴嵐星1號 現代汽車車頭燈、鋼、晶片LED燈、鋁、散熱器、DMX控制器、電腦 332x312x296cm 2014 國立台灣美術館提供

《旴嵐星1號》以現代汽車車頭燈組構而成,比擬著大氣與地質結構,地表上的運作及物質組成,使我們能夠看見星球各自的成長及推移軌跡。做為一個常見移動性光源,車頭燈在現代工業化發達的社會而言,我們下意識地依照生活經驗將其歸納為必須注意、警示甚至是需要閃躲的燈光。這樣的素材特性使得觀看這件作品時多了一份緊張,或是無法平靜的內心感受。如同觀看時的氣氛,閃爍的燈光增加了緊張感,焦慮的觀看體驗或許便是崔旴嵐要傳遞的感官刺激,進而引導觀者思考現代文明背後所產生的精神與外顯型態。

 

Still Life靜物

《旋轉木馬Merry-go-round》取材自童年時期對於遊樂園的記憶,歡樂輕快的背景音樂、金碧澄亮的裝飾配件,以及做為主角可愛又可親的木馬。順著時間變化,旋轉木馬加快速度將記憶拉離觀者的腦海之中,過快的速度使得歡愉被抽離,變了調的遊樂設施不再美好,如同現代社會裡各種文明的美好隨著時間成長逐漸變調,變成不是記憶裡的樣貌。即便當木馬旋轉的速度再次慢了下來,我們卻無法再以最初的心情去觀看,透過觀者心境上的變化,作品促使觀者思考文明社會中那些難以述說的轉變,卻一樣在那等待著我們進一步地觀看思考。

/巫敏瑄.台中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