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一日 : 高雄氣爆救災日記

「安全士官通報 : 『緊急事件!緊急事件!請隊上所有弟兄速至安官桌前集合!』」我被比平常還要急促的安官通報驚醒,下意識地舉起左手腕,看了看電子錶的顯示時間 : 凌晨 2 點 38 分。沒有時間思考是否該將睡袋捲起放回內務櫃,集合時究竟該穿拖鞋亦或是步鞋,人已站在安官桌前集合完畢,中共發射飛彈、地震、營區失火,在這幾秒間閃過各種猜想,需要半夜緊急集合的事件絕對非同小可,心臟跳動不自覺地加速,甚至,有了最壞的打算,直到一位弟兄說三多商圈發生了大規模氣爆,整條路都炸癱了,心裡才逐漸有了個底。

隊上在第一時間派往災區的約為 30 人,全員換上全套迷彩服、鋼盔、S 腰帶、打滿水的水壺、套上交管衣、人手一支交管棒、圓鍬,清點完人數便由值星官帶隊,一個挨著一個,分坐兩輛中型戰術輪車,往災區前進。害怕嗎?怎麼可能不怕!尤其一開始集合有人說到聽說現場還有可能再次引爆。車晃得有些厲害,我摸著放在迷彩褲裡,在一陣混亂的整裝中順道帶上的手機,猶豫是否應該開機。

「有沒有什麼遺言趁現在快說!」一位士官長半開玩笑地說道。

還是算了,手指悄悄從手機邊上移開,現在打去也還在睡不會接吧,我以交管棒撐地,在吸氣吐氣之間試圖讓自己保持鎮定,夜裡的路不斷向後走,腦子裡不斷想像著待會可能預見的場面。

10543630_797580733615083_6580538219308817114_n

「四海豆漿耶,幹,肚子好餓。」

「你吵不吵啊,都什麼時候還在想吃的。」坐在隔壁的弟兄不斷嚷著肚子餓,我不耐地對他吼道。

車子駛過了大遠百,我時不時望著窗外,希望釐清現在到達了哪裡。

「到了!」車停穩後我們一個個跳下了車,戴上口罩,還搞不清楚這是哪,在哪條路上,便被催促著集合往前走,環顧四周,記者、消防員、看熱鬧的群眾……自成自的一格,喧嘩中長官下令不分中隊,打破建制重新分成四組,每組一個幹部領頭,搭一至兩位消防員,我位於第三組。再往前進,還未至路口已見兩道衝天高的烈焰,整條凱旋三路支離破碎,往中央陷落不成路形,第一、二組往北走,三、四組則往南搜救,我看了看錶,3 點 40 分。

一行人小心翼翼走在路的兩側,以小圓鍬敲地,彎腰望向車的底部看是否卡著傷患,這是搜救的重點,消防大哥如此叮囑著。

「第三組 5、6 個人下去搜索。」

我跟著另一個有帶手電筒的弟兄,下到陷落的路中,檢視著石塊的縫隙,一路上經過幾輛燒到只剩骨架的機車,二次爆炸翻落的消防救護車,閃避著翻開的人孔蓋,我不是個勇敢的人,恐懼著不知是否會再次發生的氣爆,不走前頭也不殿後,但這樣的用盡心機可能是多餘的,你永遠不知道爆炸會不會就在你經過時發生,就像抽籤,第一個抽與最後一個抽的中獎機率事實上並沒有差別。

img082

「看!這裡好像有人在撥水!」一個班長指著一處水窪,一名弟兄拿手電筒照亮該處,我湊過去瞧了一下,確實沒有石子掉落卻有緩緩的漣漪波動,我們三人舉手大喊 : 「這裡好像有人!」走在前方的搜救人員全向我們這處跑來,我以小圓鍬不熟練地鏟開邊土,會有人嗎?會有人嗎?其他人陸陸續續地加入鏟土的行列,但土下覆蓋的僅是大石塊,沒有人可能存活的空間,「漣漪可能是管線漏水所導致的。」一名消防人員這麼說。

再往前進,我們對一輛機車的周圍進行開挖,有安全帽與一隻鞋子掉在平面,卻不見人的蹤影,但挖的結果仍是一無所獲,除了找到該名騎士遺落在現場的手機。留下最精簡的人力後,大部分的人員仍繼續往前。

「來,快點坐下休息喝水,這可能要弄到晚上 7、8 點,不留點體力不行。」一名消防大哥這麼對我們說。我解下鋼盔,坐在凱旋路與一心路的路口稍做休息,接著發下一片土司與一瓶運動飲料解飢,看著仍沿著一心路陷落的路面,不知何處才是終點,此時幾隻搜救犬昂首經過身邊,朝一心路前進。

「我家就在前面耶,但我媽現在出國,只有我弟在家。」
「你家有受到影響嗎?」
「應該沒有,還有一段距離。」
「那就好。」

那就好,「垃圾丟一丟,站起來啦!」帶隊的幹部說。我重新戴上鋼盔,看了下錶,天色,要漸漸亮了。

 

奧斯卡 Oscar Tsai Facebook

奧斯卡 Oscar Tsai Instagram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學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