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法庭日報:餐酒館開幕的那些事以及腦板猜火車的一面

你不斷數著,倫敦地鐵站的名字、跨越了多少區位,這張回數票能夠帶你到哪去;
你不斷數著高雄舊崛江與新崛江紀念你青春多少回日子, 南北開發底下你奔波於多少個選擇;
你不斷數著自己刺了多少紋身,只好給自己生命不後悔選擇的一個交代。

從 1996 年一路猜火車到 2017 年的今天,
我們赤手空拳地學習人文、學習飲食、學習快樂、學習健康、學習情緒管理,
學習那些不再矯枉過正的自尊心與實踐力,
你以為的國際化不過就是放下自己的成見,
因此我們打造了紀念時間底下傾聽你告解的「伯爵法庭餐酒館」,
反覆去練習那些時間成就出來富有故事的經典調酒與樸實純粹的英國、地中海料理。

說到這裡,來現個醜,說說那些倫敦大小事。

IMG_5030
清心寡慾的橄欖油烤麵包、炒蛋、番茄焗豆與超蘑菇,以及正統英式香腸,
沒有麥先生速食店的精美包裝讓它給個好時光,
你我曾逗留在英國或澳洲期間心照不宣能知道的是,
這些餐點或許是你的 home 爸或 home 媽給予你異鄉為異客更能體會溫馨的一口人情,
來此點過英式香腸薯泥的少女眼睛大大水汪汪看著我,這麼說道,
我告訴她:「那我願意成為你的 home 爸 home 媽。」

讓「吃」這件事變成快樂的享受,
眾人的歡愉、家人的溫暖、一人的幸福。
地方的、能夠跳舞的、小空間的、
隨著音樂起興的、傾心而談的、慢慢的
──這裏是餐與酒與音樂與文化與快樂的集結地。

IMG_5116( 伯爵法庭餐酒館主廚排餐:洋芋里肌豬佐香濃芥末奶油醬 )

要是頂著外來文化參與台灣的大小事,
為了不讓社會上許多拿著雞毛當令箭的人大口嚷嚷國際化、中西融合,
卻連孔子說的儒家思想之道都背離的像是手上那包菸盒包裝紙給它拆了丟在路邊,
利益當道的社會底下,我只能不斷地磨合在時下的餐館,
唸也似的、說也似的、鬼扯懶蛋似的,將我知道的「正確的」價值觀傳遞下去給帶領過的孩子們。
每個在我面前流過淚的孩子,每個懂得溫威並施的中產階級家庭走出來的孩子,
每個將來要在社會利益白熱化競爭的孩子,
我們都一樣,在法律前、在教育體系下、在公司店格不同之下,
我們找到許多不公平的地方,
為了讓自己塗顯得更加專業,費盡心力的去學習怎麼解釋冷盤、前菜、主餐,
去學習英國女王皇家用膳時桌面的設置方式,每個餐具距離彼此要幾公分,
學習怎麼跟每個部門的夥伴有效率且公私分明的溝通;
然而在時間底下,我們卻是公平的老化,公平的選擇自己的快樂,
公平的念舊、公平的掉眼淚去思念每個逗留過的國家、唸過的學校、待過的餐館公司。

公平的時間機制下,我們學到了上面照片那道菜,
不也是先準備好配菜,以及裝點在旁邊的焦糖先不過熱,
先將里肌肉平整的拍打過其筋性,然後細細地去煎烤它,使肉質更加平衡,
從喊單進廚房到準備配菜,肉品煎烤過完成置入盤內,最後裝飾,
中間仍然夾雜著其他道菜的準備流程的平行時空,
我們學到了眼看著一道人類美學底下轉變過後,食衣住行娛樂某個領域的昇華,
前後或許只有三十分鐘到四十分鐘雕琢幾道餐點,換來的是顧客的感謝與笑容。

IMG_5223

公平的時間機制下,我學到的是諸法皆行,試想著最純粹所想要的到底是甚麼概念,
也或許,擺在桌上的那個杯墊的正反面也不會太過重要。
付出心力與精神,賠上了健康與家庭,讓自己在業界的每套管理與以身作則的奮鬥值得,
大概就是我上這法庭 ( 伯爵法庭餐酒館 ) 的告解。
原本就是一個處處社會不容的亞斯伯格症候群小孩,從被學校退貨到現在我開了間餐酒館,
結合了紋身工作室跟音樂創作空間,
從頭到尾都只有對生命的賭注,對專業與核心價值的堅持,賠了、輸了、就收了,
只是不想讓同業的朋友被扭曲的餐飲現象給沉淪。
獲利了、爬上來了,就是想著如何將這些價值傳遞出去,
怎麼透過我們這一代繼續傳遞這種飲食文化的歷史,
怎麼去跟人解釋 bistro 一詞來自法國,英文便叫做 tavern。

20374310_248488915659019_1790763014069206499_n

太久沒有寫起字,寫起來便是咬文嚼字,正如同我說話一般鬼打牆,
從被人覺得奇怪到跟朋友玩起這種咬文嚼字的說話方式,我們都撐到了當代 freestyle 反正如此盛行。

2017_07_19_54

說是時間紀念我們,
時間可能代表一幅畫、一首詩、一張照片、一封情書,
致力將「時間」具體化的表現出來,
透過那些不再多加裝飾的牆面,也透過紋身文化,
這是城市間不斷累積價值的微型博物館,
而我們利用具體化的時間,紀念來光顧的每個人的每個故事。

18620729_958117670957596_9090784302028953783_o

19575150_985610894874940_950978880533801217_o

好像真的就是一種選擇,我選擇了開一間餐酒館,
滿載著多少親友背地裡欽佩你擁有多偉大的勇氣,
經濟不景氣的社會底下,看見多少間店家的興衰,
如履薄冰地,我選擇了用紋身、餐、酒,
極其正常不過卻反骨而總是被人嘲諷的方式生存。
正如同經過了十年拍下了第二集推出的《猜火車2》( T2 Trainspotting )般,
準備了迎接更多荒唐卻值得紀念的日子,
肩上扛著一件件荒誕不經在業界打滾八九年、十幾二十年的跌撞、雷殘的廢事,
或許名譽被像是絞刑般讓半個左營區都知道我是個瘋子或怪人,
不用 line 或臉書,有陣子還是在寫 email 溝通,
鮮少打電話,時不時在讀別人的車牌尋找莫名的規律。

上法庭告解之後,或許會找到跟你一樣心情的人,而我們也都是普通人,
沒有比賽光環、沒有證照競爭,沒有薪資比較、沒有美醜需要濾鏡,

19884087_248488692325708_4588154460650371545_n

我一個台灣獨立音樂圈的摯友尋找萊寧樂團 ( Breathe For Silver Lining ) 寫過一段話:

「我們過著同樣辛苦的人生,同樣在打卡與天真之間徘徊選擇,
同樣沒辦法抉擇午餐該吃麥當勞還是丹丹,
同樣想省點錢,同樣想多存一點,
同樣在每天中午與晚上糾結著吃少一點可以多省一點,
同樣有著夢想也同樣的無奈,同樣要對不起自己或是對不起別人,
同樣覺得自己很努力也同樣不知道在這茫然的路上到底甚麼時候才足夠,
同樣的人生其實多的是不同樣,他不用太認真上班,因為薪水只是他零用錢的小數點,
他不用茫然於未來,因為未來早就在等他,
他不用在 80 塊的雞腿飯或是 60 塊的排骨飯之間抉擇,因為 20 塊從來不是個錢,
他不用煩惱車子要繳 1.6 的稅金還是 2.0,
他不用擔心房子幾百萬的貸款還是一坪 60 塊的管理費,
他不用擔心扛不起女友的期待,
他是富二代,我是負二代,負的不只是未來,還有他人的期待,
同樣的人生不同樣的命,同樣是生命不同樣的運,
我們努力的在徬徨與迷惘中找到生路,怎麼走也走不到他一開始就被準備好的路,
羨慕忌妒已經不是這個階段會有的失誤,
昇華之後被蒸餾,剩下的是無奈認清希望能夠看透,
腦袋的脹痛提醒自己不要被不冷靜的情緒控制身體,
我們都是同樣的個體過不了同樣的坎,
同樣在颱風天的暴雨下堅持加班費的 double,
同樣在下班後的高速路上聽著警廣的路況 trouble,
你我都是同樣,跟他都不一樣,
我們同樣的魯同樣的坎同樣的混蛋,同樣的年薪同樣的慘,
同樣的醉酒同樣的清醒,同樣的宿醉同樣的存款,
同樣剩下少數的興趣逃避多數的問題,同樣在 5 號領完薪水之後繳同樣多的帳單,
同樣祈求上蒼給我一個機會,我會好好修行只求重新投胎,
同樣在經過高樓屋頂的時候往下望,
同樣清楚知道如果不是有太多不甘就會往下跳,
同樣的活著只剩下同樣的不捨,
不捨年邁的父母不捨身邊的親友不捨相處已久的女友不捨家裡的那隻貓狗,
同樣的無奈同樣的期待,
同樣在鄰居打炮的時候幹譙同樣的吵,同樣偶爾會懷念逝去的友情,
同樣偶爾會面對失眠之後深刻反省的自己,同樣以為無所畏懼,
同樣以為自己跟所有人都不一樣,同樣發現每個個體都是同一個母體,
同樣在別人提起自己像極了最討厭的父親時會破口大罵,
同樣無法接受生來就是這樣的命運多舛,
同樣沒有人管,同樣享受孤獨與自由的模稜兩可,
同樣的深夜同樣要趕報告的明天,
同樣要 30 歲,同樣回憶起如果怎樣現在會怎樣的那些,
同樣要喝酒才能入睡,同樣想起辜負了去年生日奢望的明天,
同樣想賺快錢,同樣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沒有錢,
如果你是我,就算不是我,會不會在同樣的泥沼裡攪和同樣的摻,
會不會交同樣的朋友過著同樣的坎,
會不會期待救贖,在你知道救贖只是個幌,
會不會怕太軟弱,扛不起該有的膽,
會不會在夜裡哭著告訴自己,不要期待,沒有傷害,
你是富二代,我是負二代。」

20374380_248488805659030_7929310824530969250_n

我們彼此交換或許對一般的顧客來說只不過一分錢一分貨的幾百塊幾千塊換一頓晚餐,
幾千塊幾萬塊換一幅我畫了幾小時的畫,
幾千塊幾萬塊換一個哀疼了幾小時的紋身,
卻也透過每個人的眼神與他們發生的事情,他們的談話跟他們酒醉的程度,
看他們笑、聽他們哭,社會上有更多還在猜火車的人,
那是幾百塊幾千塊幾萬塊的歡樂與惆悵,熄掉的菸灰也能夠鬼扯般地詩情畫意,
伯爵法庭餐酒館這個地方,便因為時間見證底下產生更多仿八零、九零年代的溫度吧。

看到這裡,你今天上法庭了嗎?

 

餐廳資訊:
伯爵法庭餐酒館 EARL’S COURT TAVERN
於 2017 / 07 / 29 開幕
高雄市新興區文橫二路127巷8號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化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