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 for Hate

0.
你走了,而我給自己的悲傷跟著你出走三天。

1.
你走了,帶著我們還來不及開始的愛。你說我不夠勇敢與果斷、說我只是把喜歡寄放在你那邊卻從來沒有想細心灌溉。但我要怎麼能灌溉呢?你就像是一沃富饒的土地,大家總把他們的愛埋在你的心窩。圳水引來的滋潤來不及灑落在我需要你的那些歲月,我向著有你在的陽光趨去,卻如伊藤潤二筆下的漩渦,只不過成了讓人害怕的扭曲怪狀。
那些他媽失序的有如被砸了滿山滿谷的雞蛋般,我還沒找到可以愛你的理由就已經被寂靜割的滿身是傷。可怕的不是受了傷而是結痂之後的疤,那些像是為了你改變的習慣被身體記著了、在身上銘記了;但僅僅也只是記載表象的那些溫柔,愛情不再隨著內心的血液澎湃鼓動。

2.
他不該有選擇的,就算有選擇也不應該是選擇跟誰在一起,而是要不要跟你在一起,朋友這麼說。

3.
你走了,而明明我們對彼此還是那麼溫柔,卻也只把對彼此的思念告訴了第三個人。
如果你在及早的說了你愛我,或許我就不會離開、也或許所做的決定會從「我」變成「我們」。如果愛情是一物看得見的存在,我想他就是一株幼苗吧,就算施了肥照了光,還是不到他該長大的時候。很多事情其實都該順著他本來就會生長的方向走去,像是你的才華你的人生、或是我們在說著的愛情;但愛情說著說著,就真的只是能是愛情了。

4.
我們的對話在妄想與現實裡交互錯著地模糊了起來。
噠噠的鐘聲清脆卻又低沈的打在腦海裡。滴答滴答滴答滴答、你喃喃低語地告訴我,其實外面下雨了、零星地。雖然你的輕聲耳語不只這一句,但連日來的疲累卻讓我沒辦法思考。
包括你收拾的行囊、包括歸還了鑰匙放在桌上的細碎,打著雨聲點點地飄進耳窩,而我只是動了動嘴唇、咕囔了一聲的就睡著了;滾了滾身,伸手以為抓住了你的衣角。睜開眼才發現,原來都只是我的自尊心作祟以為你還坐在我的床沿。

5.
你走了,是我把你推開了。因為愛情跟麵包,我選擇了我自己。在宣佈同婚違憲的那天,毫不吝嗇的給了你我以為的祝福,不曉得是我希望自己能活到有人與你攜手的那天、還是希望能在你寄來紅色炸彈的那天缺席。
後來,我不太會把愛或喜歡這個字眼說得如此明確。所以謝謝我曾經在你心裡的位置那麼前面、那麼靠近你心的地方。所以如果你已經決定要走,請你不要回頭。
「希望我最後會收到你的喜帖。」
『謝謝你。』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未分類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