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Lab—Dance! Art Exhibition, Learn and Play! Future Park@華山1914觀後感-2

如何讓觀眾演繹新媒體藝術的「去作者代」?

 

這個展覽的作品雖然各具特色,但我會選一部份作品,然後以其內容分為 2 個系列,然後進行介紹和比較。

“ So the contemporary is ,  from one perspectiv ,  a period of information disorder, a condition of perfect aesthetic entropy. But it is equally a period of quite perfect freedom. Today there is no longer any pale of history , everything is permitted.” , After the end of art- Danto.

“ Anything could be a work of art, and. It meant that if you were going to find out what art was, you had to turn from sense experience to though. You had, in brief, to turn to philosophy.” Chapter 1 “Introduction: Modern, Post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fter the end of art- Danto.

Danto 在 art after the end of art  一書中,在談論現代後現代和當代的時候提及過,當代藝術雖然是一個美學完全混亂的世界,但同時也是自由的時期。我會理解為因為當代藝術沒有了過去的規限性和傳統的再現性,所以任何形式和工具也是被容許用來創作藝術的。說不定就是因為如此自由地不停演化和在發展中更新的狀況 ,從當中的轉機和新趨勢催生出今天的多媒體藝術。

 

“Blurs the Boundaries and Transcends Genres”

體裁以外,模糊了邊界。

1

我會把以下3件作品命名為《blurs the boundaries and transcends genres 》

的系列,包括《Flowers and People ,  Cannot be Controlled but Live Together – A Whole Year per Hour’》《Flutter of Butterflies Beyond Borders》《Ever Blossoming Life II – A Whole Year per Hour, Dark’》

 

 

2

Ever Blossoming Life II – A Whole Year per Hour, Dark @www.teamlab.art

 

3

Flutter of Butterflies Beyond Borders @www.teamlab.art

 

4

Flowers and People, Cannot be Controlled but Live Together – A Whole Year per Hour @www.teamlab.art

 

《Ever Blossoming Life II – A Whole Year per Hour,  Dark‘ and ’Flowers and People,  Cannot be Controlled but Live Together – A Whole Year per Hour‘》 是在一個小時內,將花的誕生、生長、結出花蕾、開花,到凋謝、枯萎、死亡,一年四季的花朵的花開花落持續地呈現,每個小時的版本都像擁有生命一般,逐漸散佈到展區不同地方,跟隨著觀眾的腳步而演化成不同的狀態。

Flutter of Butterflies Beyond Borders 作品以群蝶圖形式展現,一邊變化翅膀的花樣一邊飛翔,蝶群會有展區這裡的所以展示作品上無縫地飛舞,藉此將其他作品的框架完全解放,讓作品之間的境界線消失而去。這裡我認為有趣的是蝶群會受到觀賞者行動的影響,如被觀賞者碰觸到時就會死去,如此簡單的一個 " Butterfly effect “。

這是第一個我想要談論的系列。以上三件作品都是以時間作為主體透過電腦程式即時演算描繪而成,不是將預先製作好的影像進行放映,也不是複製以前的狀態,而是受到觀賞者的行為舉動來影響作品,繼而不斷地持續進行變化,從而製造出屬於毎一個觀眾,一期一會的瞬間。

 

Roland Barthes 在 《The Death of the author》裡形容過作者的權威消失,只能留下文本本身,讀者藉著閱讀創造出多元的意義,將文本變成個人表現與自我記載的紀錄。故此,正所謂一本書被一千位經驗背景不同的人閱讀,那就等於是一千本不同的故事。

展區裡的毎一個觀眾各自都是走道上的陌路人,或許是來自不同國家,操不同語言,但他們就像在一起玩接龍故事的遊戲般,一個接一個完成,這可以說是由許許多多觀眾的參與,思考自己的每一步能怎樣影響到屬於自己的花景,抑或影響到屬於旁邊的陌生人的花景,所以作者不再「只有」誰而已,觀眾也不必為作者賦予的意義為依歸來思考。借此機會將參與藝術創作的樂趣下放給普羅大眾,我認為同時也能夠將作家的雛形交由讀者來塑造,因為只要有腦袋、有想法,就有辦法跟全世界的人『接軌』,藝術的意識無分國界,於是在無限制的體系下,甚至可以延伸至無限。

 

伸延閱讀:TeamLab—Dance! Art Exhibition, Learn and Play! Future Park@華山1914觀後感-1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