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s-1_1
Jul.20.2017

《猩球崛起》三部曲 — 人類真的好討厭呢

在進入正題前,先來談談一個心理學上的問題,為甚麼人類會如此懼怕高智能的猩猩們。難道不能和談,像是猩猩領袖凱撒說的一樣,釋出善意創造和平嗎?

答案是否定的,原因就在於日本機器人專家 森政弘 提出的概念「恐怖谷理論」。這個理論中描述,當機器人( 猩猩們 )在動作與外表上與人類相似,人們便會對他產生正面的情感,而且相似度越高正面情感也越高,也就是認同感的移情作用;然而,當機器人(猩猩們)在行為與外表上與人類的相似度高到一定程度時,人們卻會突然轉而產生強烈的負面情緒,甚至是恐懼,但只要機器人( 猩猩們 )能夠與人類在外貌與行為上達到近乎 100% 的相似度,人們又會轉而變成完全的接納。中間那段因為恐懼產生的情緒幽谷就被稱為「恐怖谷」。

這就是為甚麼人類總是懼怕猩猩,幾十年來不斷嘗試殲滅凱撒為首的智能猩猩們。畢竟,信任不是理性的產物,而是感性啊!

gallery_movies-dawn-of-the-planet-of-the-apes-malcolm-caesar
最後一次跨物種間的信任

為了生存,你會怎麼選擇?

 轉換視角

整個系列作的重心都不是人,而是猩猩,這也讓我們人類在科幻電影中難得的變成大反派。等等,對自然來說,人類一直都是大反派啊!

我們一直用本位角度看待四周,用人類的方式理解自然、理解其他物種、理解掠奪這件事。但如果換一個位子,從另外一個物種來看待我們自身,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雖然說《 猩球崛起 》是一個以猩猩為本位的作品,但其中對人類與人性的描繪卻幕幕到位,寫實到難以直視,但又不會像很多探討人性的電影專注琢磨人性的黑暗或光明的某一面,妥善的均衡了兩著的呈現。畢竟很少有人是純粹的黑或純粹的白。

maxresdefault
善意才是溝通的語言

首部曲「崛起」,世界第一隻高智能猩猩凱撒成長茁壯,在被關進收容所之後,他發現並不是所有人類都像照顧他成長的威爾一樣,能夠理解他接納他,凱撒了解了人類的惡意,他明白自己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只有他能夠解救那些被人類關押、被拿來當實驗品的同類們。他知道人類擁有很多資源跟裝備,所以他說:「猩猩團結,力量大。」

二部曲「黎明」,建構出猩猩家園的凱撒面臨新的問題,與他和平共存的想法不同,群體中想法激進的寇巴主張要殲滅人類,為此寇巴不惜暗算領導人,用陰謀詭計燃起猩猩對人類的怨恨,也讓人類對猩猩的恐懼再次膨脹,雖然最後戰事無疾而終,但人類與猩猩間的矛盾與衝突已經無法和平落幕了。

三部曲「決戰」,猩猩與人類的戰爭越打越慘烈,凱撒不忍族人被殘酷的戰場荼毒,內心逐漸開始懷疑自己對於和平的想法,直到瘋狂的上校殺了他的家人,凱撒內心的黑暗終於爆發,被仇恨蒙蔽了雙眼的踏上報復之旅。

劇情結構上其實不怎麼創新,基本上是一個接近三幕劇的傳統架構。但沒有從人類的角度出發,反而著重在猩猩的刻畫上,人類角色相對的輕描淡寫,更增加了劇作的深度。一直企望和平的猩猩,最後還是被人類逼著走向爭鬥的道路,為了生存而趕盡殺絕的做法,不正是對人性的一個反諷嗎?

同樣的事件如果用人類的視角來看,也許我們友會視為理所當然,但如果從被迫害的猩猩來看,人類彼此間的爭鬥不僅沒有意義還顯得可笑,為了生存而採取的手段反而比人類眼中的野獸更加野蠻,徹底無視所有可能性,只因為恐懼。

諷刺反思諷刺

woody-harrelson-hell-bent-on-killing-caesar-in-war-of-the-planet-of-the-apes-trailer

《猩球崛起》三部曲除了深度的刻畫猩猩社會和極度寫實的描寫人類之外,最厲害的就是塞到滿滿滿的象徵與反諷手法。

首部曲想要傳達的概念就是:「人類想駕馭自然,最終也只會被虐的體無完膚。」從威爾想研究阿茲海默症的特效藥而用猩猩實驗時,就隱含了一個瘋狂科學家的預設,執著於眼前研究的科學家們常常忘記一些可能的風險而顯得瘋狂,倘若猩猩變得跟人類一樣有聰明,他們還會繼續被人類關押在實驗室裡嗎?而且人類創造用來增強智慧的病毒,最終卻造成自己的毀滅。

如果從比較政治的角度解讀的話,凱撒解放所有實驗室的猩猩,生技公司老闆站在大廳中間向上仰望團團圍住的猩猩群時,傳達出一種權力翻轉的概念,也就是自由革命。由睿智的領袖帶領同族走向自由意志、反抗原有體制的革命,曾經被壓迫的猩猩終於被解放,可以像曾經的人類那樣在高處俯視。同時也是闡述壓迫奴役自然總有一天會被反撲的核心概念。

二部曲則是在演譯擁有高度的智慧並取得優勢之後,群體會有怎麼樣的選擇。是像過去的幽靈報復呢?還是選擇安穩的生活呢?說到底寇巴的想法並沒有完全錯,人類確實想殲滅猩猩們,只是他們當下無暇他顧,所以必須趁敵人虛弱的時候一網打盡,但凱撒並不想平白攻擊他們,想各自過著井水不犯河水的日子。但在生存的關頭,人類可是冷血無情的,如果他們必須消滅猩猩才能存活,那人們會怎麼做就顯而易見了,就這樣人與猩猩的矛盾徹底爆發。

War-for-the-Planet-of-the-Apes-Quad

三部曲想說的很直白,人類最引以為傲的東西其實根本不堪入目。就像劇中的大反派瘋狂上校所說的,人類跟猩猩最大的差別就是高階思考能力跟語言交流的能力,這就是為什麼人類不是野獸的原因,但是他卻沒有發現為了生存逐漸走向極端的自己,他的所作所為卻離人類引以為傲的道德標準越來越遠。

不僅用納粹集中營似的方式奴役猩猩們,更直接處決感染突變猩流感的同伴,甚至不惜與所有人類為敵,只因為他認為自己的作法是正確的。這些都與上校自己所說的高階思考和語言能力相反,他放棄理性邏輯與交談溝通,選擇用最直接的暴力手段讓人屈服,其實這才是野性。

猩流感的突變也是一個反諷,新的病毒讓感染的人類失去說話與思考的能力,變成簡單純粹的動物,它剝奪了我們最引以為傲的東西。但是感染了新型病毒的小女孩卻是唯一一個可以跟猩猩和平共處的人類,會不會是人類對自己獨特性的自以為是讓我們與自然越來越遙遠,也許只要放下那些自我優越,回歸到最單純的原點,人還是能跟自然和平共存的。

最後雪崩的情景也是,人類被自己相互爭鬥造成的自然災害全滅,怎麼說都是在自我毀滅呢!

war-for-the-planet-of-the-apes-poster2

《猩球崛起》三部曲好看的地方,除了凱撒自己內心的轉變與掙扎之外,就在兩位導演對於人類與自然相處關係的洞察與解析,而且對於人性與人類行為的刻畫十分寫實且相對客觀,是非常值得深思的一個系列作品,但在看完之後不禁覺得人類實在是好討厭呢。

立 l 視覺廢物
府城底片攝影,電影重度成癮
府城底片攝影,電影重度成癮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