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 新世紀水墨展-水墨 X 複數

關注水墨的時代意義與可能性的策展人吳超然,認為「水墨」可指向一種繪畫載具或是概念,甚至成為其他創作形式的養分。本次於小畫廊策畫兩檔系列展覽,企圖針對水墨作品中的繪畫性與精神性,分別邀請四位出生於 1980 年代後期至 1990 年代初期出生的年輕創作者,包括目前第一檔展出的林衍馨、洪瑄、涂智惟、蕭珮宜,在不囿限於水墨材質分類的創作思維中,開啟對水墨當代精神的探討。

SNE01-01涂智惟學習一點浪漫 水墨、膠彩、紙本 34.2×80.6cm 2017 小畫廊提供

 

林衍馨的畫作有著細緻而耽美的暈染質地,抹淡了悲喜之間的絕對分野,坦然呈現各種關於生命中的痕跡,尤其是那些「被人們忽略的角落」。誠如《時間癌》看似經歷時間而爬梳積累於畫面上的時間之漬,將某種純然悼亡的氛圍寄予紙面上的墨漬傳遞;當目光穿透而過,《掠藤蔓》則將敷染的淺彩揉入在其後若隱若現的垂零花枝;洪瑄的作品誘引觀者在一種既是凝視又帶有窺探的視覺,進入畫面前景以自製的螢光顏料描繪著停留在某個行為狀態的人物背影,其所呈現的熱感應色感,與順著視線望向的遠景中,那接連發現的小細節或怪趣味形成對比,像是裸身佇立於奇特造景的造像、略顯違和的亭台樓閣或宗教元素。

SNE01-02林衍馨時間癌 II 紙本、水墨 175x182cm 2017 小畫廊提供

 

扶枝的線是一種支持或是束縛?布幔圍起的是舞台還是囚牢?這些存在於涂智惟畫作中的劇場情境,上演了一齣齣關於城市發展的矛盾氛圍。她提到無論是小時候於苗栗的成長經驗,或求學時期居住在關渡,從高架捷運俯瞰工程的生活經驗,那不分城鄉且似乎無窮無盡,永遠都在建設,但總像是永遠蓋不完的施工狀態,使得工地成為持續變動的日常景觀,卻始終只是一個過渡的場域,服務完成建設最終任務而存在。涂智惟將其轉化為創作時的構圖靈感,最初以此發展的作品如《預定地:彩排》,可從畫面中明辨出鐵網、柵欄或吊環等直接指向工地的元素;而在今年的新作《學習一點浪漫》則藉由如同樹木移植時的狀態,在土團上拼接不同植物,或將其原貌變形做為表現。對她而言,工地的意義承載著某種想像的構築,最後結果可能美夢成真,也可能背叛現實,涂智惟並未試圖對之嚴加批判,而選擇以風景觀看的方式彰顯其中的弔詭。

相較於其他三位,以銀箔與壓克力為創作的蕭珮宜,擁有強烈的作品色彩與帶有寓言風格的藝術語彙,透過形態轉化企圖反諷人類對於環境生態的摧殘,如《流浪記》充滿許多工程物件與擬人化動物鋪陳的構圖敘事、《日常庸俗景觀I》禽類的屍體幻化為某種科幻生物的樣貌,以及《躲貓貓》中描繪著看似島嶼也似某種不明怪物張口吞噬的側寫,滿載著垃圾,表現出某種污濁之氣,而《小風景》中無重力懸浮滿佈整個畫面的多個墓仔埔,則更具象徵性的不安,在在反映蕭珮宜認為毀滅環境的真正力量,往往不在於瞬間的災難,而是沉默蔓延在人類日月累積的破壞下。

/黃鈴珺.高雄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