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Lab-Dance! Art Exhibition, Learn and Play! Future Park@華山1914觀後感-1

2017 年 3 月有機會到台北出席第一回台日藝術博覽會。

17425141_1265081286902113_790938762880701086_n

在這期間到了前身為酒造廠,後為臺灣台北市市定古蹟華山文化園區 1914,參觀了一個名為《Dance! Art Exhibition, Learn and Play! Future Park – Taipei》的新媒體互動教育展覽,那是一個以遊樂場的形式展示的大型藝術展。

Photo by TeamLab TW FBPhoto by http://taipei.team-lab.net/

TeamLab 整個團隊有 Programmer ,  Engineer ,  Architect , Web designer , Graphic designer , Mathematician , 藝術家不佔其多數。這可說是新媒體展覽的例外,因為通常的都是只有 Programmer , Artist and Curator. 這是我對這次展覽首先感到有興趣的地方。

 

我的學士學位是 Multimedia Entertainment technology,碩士學位則是視覺藝術,而職業是 Creative and CMF Designer,同是也是一位以環境的顏色和舊有工藝入畫的原子筆藝術家,所以對新科技在環境的原素和色調的混合上會比較在意和敏感。

 

過去在亞洲看過不少新媒體展覽,感覺都只是隨潮流和科技的氛圍下出產的同一個模具,目的都只是讓自己的國家看起來不落伍,比較像是一種科技競賽。

IMG_0568

藝術家像是想要利用新媒體表達一種宣言,多於想要讓參觀者有所不同的理解和得著,我想這種情況不但難以讓藝術思維跟地方的科技一同進步,令各地方當中意識形態的排他性也會很強,這大概就是亞洲跟歐洲到底還是差一大段距離的原因。

 

展覽一共分成四個展區,接觸到的年齡層遍及成人、青少年及兒童。我將會在接下來的段落,利用 Danto ‘Art after the end of art’,  Roland Barthes ’The death of author’ ,  Fredric Jameson ’Postmodernism and consumer society’ 的理論來對我這一次的參觀經驗和從中的得著,為什麼市面上有不少新媒體展覽,但我偏偏要選這一個的因由,逐一解釋出來。

 

單看簡介還以為和前段所提及過的,所謂市面上出現過的新互動媒體展覽沒什麼分別,都是一樣借後現代藝術之名,以現代主義為基準來計劃:新科技/多媒體只是一個畫框,然後藝術家用程式指令來代替畫筆創作出「再現的事物」,所以作品還是依舊以模擬和符合真實世界的樣子為主。

以往的新媒體展覽,參觀者都是站在 Kinect 攝影機的裝置前面,揮舞手腳或使用音指令手勢來操作,讓參觀者以為自己能夠在展品中,對自身有不同感受,但其實在程式指令下,毎一個結果都是預先編好或錄製好的,目的都只是想參觀者沿著早已規劃好的路線走,以達到策展人/藝術家的想法。但這一次的展覽卻讓我感到耳目一新,完全不同於上段提及過的新互動媒體展覽的脈絡,真正的用科技去不斷更新,不止於形式和不追求結果的自我突破來探索創作的可能性。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