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Shot 2017-07-11 at 11.46.48 AM
Jul.19.2017

畫畫的人在想什麼?

每當被人問到畫的是什麼,我都很想反問我的畫:你到底說了些什麼?
Screen Shot 2017-07-11 at 11.48.01 AM
關於這樣的轉變,文字或是畫面都是可行的。如果要是往那樣的方向發展,或是要往哪種方面,若要仔細想像,其實也不那麼接近那樣的境地。其實都是在模糊地帶中游移,判斷出差不多的樣貌。
當畫面只是如實呈現,無須倚靠其他媒介代言的時候,是如何獨立撐起一個內心世界,自顧自的說起故事。而有時候,文字與圖像又是如何聯手出擊,試圖完整捕捉一些事情。不斷在畫畫與文字間探索更多可能,在作品完成與琢磨的往返之間,希望能對自己更了解一點。最後,如果可以讓一些自己以外的人們產生共鳴,那會是一件很快樂的事。
FullSizeRender (2)
也是要經歷各種不確定因素,才能終於成就一些什麼。關於這樣的模糊與清明,實在反映在畫與生活間,再緊密不過了。當初會取這樣的名字,其實初衷是想反應觀者本身的情緒,不過後來也漸漸明白,誰不是在注目的同時看的其實都是自己呢。這件事也是在盯著一個人的眼睛很久後,才發現瞳孔裡其實是自己的反射,慢慢領悟我們從沒真正看到對方。或者是說,看著的時候永遠會經過自己這層濾鏡。
欸,你看了什麼?看到了什麼的我,看到了你的什麼。
FullSizeRender (1)

突然在某一天,發現自己非畫不可。明明不是學美術,卻發現不這麼做,有些情緒無法消化。這開關莫名自己啟動,我想這其中一定有什麼東西是可以好好觀察的。

在成為其他更多之前, 好好完成想做的事,生活隨心而造欲而起行。

心色
一張白紙一枝筆,有時候比我們自己還了解的更多。
一張白紙一枝筆,有時候比我們自己還了解的更多。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