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圖騰記憶的雕塑家——巴豪嵐・吉嵐

平躺的圖騰巨人使盡全力舉起手臂,支撐著末代祭司那瘦小的身軀。後方的 Amsolai(神域與俗域之間的鷹神)曾經是翱翔天際的神靈,卻被下了禁制,如今連在森林裡都無法展翅。往前的道路也遭到山豬群的阻擋,各個眼睛睜得圓大,好似在訴說著些那些快要被遺忘的故事。巴豪嵐・吉嵐記錄部落,透過雕塑講述消失的信仰、流失的文化⋯⋯

DSC_8873

 

羈絆來自於血液

「巴豪嵐」是母親的姓氏,「吉嵐」則是外公的名字,不同於原住民先名後姓的傳統命名原則,「我是北投第一個恢復傳統名字的,他們用了一個下午,結果拿到身分證的時候,上面寫著『巴豪嵐.吉嵐』。」戶政事務所的疏失,反而給了吉嵐一個最適合的名字。「也有某些排灣族是先姓後名,而且剛好符合大中國先姓後名的命名原則。」原住民與外省人混血的吉嵐以恢復傳統姓名為契機,踏上了尋找自我的旅程。

「『巴豪嵐・吉嵐』」這個名字在都市很奇怪,所以我決定回到使用這個名字的區域。」吉嵐原本計畫回去故鄉台東大武鄉,沒想到才到花蓮就停下了腳步,一停就是好幾年。因緣際會下,他遇見了東昌村里漏部落的末代祭司們,「原來這就是原住民族群最傳統的儀式,原住民族的內在。」

DSC_8946

 

萬物皆有靈

「祭司透過祭品與神靈對話,裡面有話術,對話中還會有舞蹈,這一連串的概念並不是祭司自己發明的,而是好幾代人流傳下來的『走神靈的路』。」無論台灣經過多少外來族群的統治,原住民一直都在台灣,然而這樣純粹的信仰卻輕易地被毀壞,甚至被取代,「這是『台灣』,可是台灣人都不知道。」

無時無刻,神靈就存在於日常生活中。有一個獵人外出打獵,放了很多陷阱卻一隻獵物都沒有抓到,於是他開始呼喚神靈的名字。「當我的行為準則都符合一個獵人該有的樣子,神靈就會讓一隻獵物進到我的陷阱裡面。」獵人得以捕獲獵物不是因為他很厲害,而是神靈的賜予。神靈的恩惠也經由獵物,分享給整個部落。

DSC_8906

 

心靈的無私奉獻

吉嵐的作品蘊含著原住民族最原始的內在價值——與環境共生共榮,自然是他們的一切,自己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所以他們不對大自然過度索求,又時時懷抱著感恩。「如果我今天去打獵,抓到的是一隻母豬,我就會把母豬放掉,因為母豬會生小豬,可能牠還有很多小豬要照顧。」對原住民來說,牠們不是畜生,而是成就自我生命的個體,「擁有的越多,感謝的越多。」

山豬們身上背負的仿圖騰透露出他們神豬的身分,「他們在生活中被我們消費、獻祭,雖然不起眼卻很重要。」山豬群緊盯著「台灣土地」上垂首的祭司,雙手平舉卻顯得無力,被遺忘的祭司們背著巨大的十字架,為人們受刑。信仰的消逝畫出一道不可見的印記,硬生生地將神靈封印,台灣美好的事物從此《禁止飛行》。

行走於藝術道上,一路追尋血液中的文化逾十年,吉嵐腦海中一直有個計畫,卻遲遲未執行。「創作就像是寫一篇論文一樣,起承轉合一直到最後有個結論。」他將透過擅長的立體雕塑與繪畫,以新的形式,娓娓道來原住民族信仰中上百位神靈們的故事⋯⋯

DSC_0846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