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22966_680819352110703_4626935913992159232_n
Jul.14.2017

【詩】舞者

抓周,略過玩具車與娃娃,你抓了自己一把
從此愛上把玩關節
愛上肌肉裡的居民
即便他們可惡如乳酸
喜愛擁擠的筋絡公寓
它們狂歡你的徹夜未眠

你讓心血攪動一鍋夏季
悶熟一座舞台,光鮮亮麗
鍋底有三道皮肉傷、五隻壞鞋、一條破褲以及一隻可以預測天氣的左膝

你躺過的地方有鴿糞風化
也曾是蟑螂回巢的路
你貼近地面,不去想像,動作精準
有人路過,看看就走

汗漬了整個夏天
你在台上醉倒
忘記舊傷
忘記每場失眠
忘記期末與死
你湧動
湧動毀滅與再造
跳剛硬也柔的舞,這一秒活在現下
做為神的贗品
做為你自己


作為青春書寫,也作為傷痕書寫,跳舞這件事要盡耗身體髮膚,跟宇宙借時間,殿堂的門才能開啟。
都說,身體是自己的,怎麼動都好。但要成為展演又是另一回事。
各領域都有人天份自帶,甚至有人學什麼是什麼,看看他、看看自己,如果他是用女媧煉剩的石頭做的,那自己大概是用剩下的渣做的。知道自己不那麼優選,也沒有什麼「天職」,仍舊一天天煉下去。你知道只有作為你自己,才是自在的。也終於不再去管耳語,好好用身體說,自己的事。

舞蹈,作為人類的一種開端,不只像印度神話裡的濕婆一般,代表死亡與新生。
以前同樣是巫覡用來溝通神靈的方法,跳舞的本質就是溝通。
有一天,你自己會懂,看的人會。我們都曾在太初時刻,圍著火圈跳舞,誰不是真正的舞者呢?


WXY
喜歡簡短卻深沉的東西,給我一首詩的時間消化。
喜歡簡短卻深沉的東西,給我一首詩的時間消化。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