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原子筆討論是社會過份唱好正能量,還是我們過份消極?

我好希望和感激一直得到粉絲們的支持,而不是要(沒能力+不懂得)當什麼達人、網紅,因為我毎一件作品都是因大家而生,而繼續和溝通。

10371740_955394834537428_3093841879057722677_n

其實對於粉絲們跟我說:「太強了,正常人應該堅持不了這樣」而感到不太興奮。但對於另一些粉絲們跟我說:「妳的獨當一面,太強了,在一成不變的生活中,給我增加了點積極」而感到興奮莫名。

15589752_1173043632772546_5769931565068939971_n

我是一位纖細的人,雖然愛笑但從來不外向,但很會代入人、事什至是死物去思考及感受,再用與生俱來敏感的觸覺填入顏色,握著跟我身同感受的原子筆,忘我地一筆又一筆地描繪出來。

說白的,我不是個充滿正能量的人,面對生活、社會和不堪的過去,身心都充滿傷痕的記憶,這使我患病了。我明白面對是很難受和不過癮的,但不面對這些傷口,只是將其擱在一旁的話,那如何叫支持我的你們一直看著我創作,等著我發表?又如何用雙手來擁抱我自己?

13937854_1046113042132273_5284697619182138863_o

《Identity》2013

我用原子筆帶出一份穿透力,代入它,與其共生。在作品裡,筆跡的毎一個走向,毎一個痕跡,都是開放的,讓你們能自行判斷和反思,正所謂一百個人有一百種故事,誰都能成為一本書,看看誰想得漂亮,又看看誰能夠從我的作品中代入你的故事,再演繹給其他人,這是人生的「共生」。

14947477_1121298107947099_789210750940330479_n

而這五句話是我很想要跟大家分享的。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