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00025-22
Jul.05.2017

H for Hopelessness

0.
貓咪死了。信件也開始有了溫度。
1.
幾乎把給你的信當做日記在寫、流水賬地寫、隨便地記錄了一整天有趣的無趣的事。早餐吃了什麼一天放了幾次屁房間的灰塵有多厚。但是對你的思念卻滾滾如長江東去,寫了多少夜晚還是數不盡夜空的點點繁星。而你的信總像是剛拆封的新書散發著油墨味、留著淡淡卻濃郁的香水。
在收到你回信的第一時間,我都會放下所有事把你的字跡刻畫一遍,直至睡前收壓在枕頭底下、然後睡覺、然後在夢裡等著與你遇見。入眠前點的那隻線香會帶著我們的靈魂出竅、跟著裊裊飄著的煙去到它能抵達的地方。
你說有一天我們還是會相遇的,我們會重逢在一片廣域的海上。我是漂在海裡的瓶中信、載著沒有窺見及明說給誰的思念;而你是從天灑落的陽光,當你看照著我的時候波光粼粼、不會丟失了我。
2.
但我們總是在夢裡吵架。你遠在慢了台北半日的紐約,所以你說我們寫信吧、你說想把思念拉得很長很長、你說想把情意寫得很滿很滿。你說愛絕對不是喜歡的昇華或是表示任何比喜歡更濃烈的情感;愛是名詞而喜歡是動詞、愛是情深意濃喜歡是細水長流。
我沒有開啟追蹤你的動態,雖然在好友名單上,但我們的生活卻八竿子打不著。偶爾點開你的塗鴉墻,就像是去雜貨店買了 199 元的驚喜包,打開的不是退流行賣不出去的貨底、就是擺著也嫌浪費空間的雜物。原來你在信上寫得都是倆人相愛時會說的情話、你不怕我拿著你跟誰在夜店親暱的合照與你質疑,你知道愛只要敷衍就可以一直擁有。
3. —與 Y 先生的對話
「轟轟烈烈是浪漫嗎?」
『是吧。』
「那平平淡淡呢?」
『我喜歡這種。』
「那不浪漫嗎?」
『浪漫啊。為愛而愛浪漫。』
「每天見到喜歡的人是幸福的事嗎?」
『是。』
「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不幸福嗎?」
『已經不是自己一個人,就只剩下一半。』
「所以一半的幸福不是幸福嗎?」
『我覺得不一樣了、他的事也變成我的事了。』
「甜蜜的負荷嗎?」
『對、儘管有點累,但感情絕對不是互相滿足而已。』
「所以我又讓他不開心了。」
『怎麼讓他不開心了?』
「因為我對他自說自話、他覺得我這樣很自私。」
4.
距離把自己找回的日子還是那麼遙遙無期、距離自己遺失的日子也越走越遠。明明我們也只是看著愛情倒下,我們沒有誰伸出手拯救瀕臨萬劫不復的岌岌可危、我們談著愛做著愛卻沒有學著愛。
你想要我做出犧牲、你的自尊由不得你先讓步。在我們的愛情裡面,你是居高臨下的王者,在我上繳貢品之前你還是對我猶豫遲疑。你總是有著太多的選擇,或許是這些選擇讓你覺得你成了王,而你需要的只是一個可以拋下一切跟你走的臣子。明明最自私的就是你,但是這句話我卻沒辦法對你開口。
後來準備搬離的台北,那些填滿小套房的堆積與日日都收拾不完的私密,就像到了台北卻依舊沒有揮灑的熱血。怎麼能說愛過的人,他並不重要呢。他就是如此重要所以才會是枕在回憶裡一同入睡的人啊。但已經只存在腦海的愛,就變得是一床被濕氣浸染的被褥,漸漸發霉。
5.
貓咪死了。我想貓咪只是把我的思念帶回家了吧、如同那些掉落在海裡而沒傳達出去的愛。
古川 良軒
我要把另一個自己告訴我的耳語記錄下來、替他活著。
我要把另一個自己告訴我的耳語記錄下來、替他活著。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