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寂寞背後的笑而不答,是不願意將就

「如果真的像你說的那樣,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座傷城,那麼是這句話敲開了我的那座城。」

常常不安、焦慮、緊張,但在面對最重要的任務時,他會忘了浮躁的自己,變得冷靜、敏銳、沉穩,或許是因為當他知道這個世界有個位置需要他,是一件很快樂的事。

「你不是說你很緊張嗎?你表現得太棒了!」

「我是很緊張啊……」

面對重要的人也是。他曾在喜歡的人面前,不是那麼直白的詞彙,但那份心意斬釘截鐵,全然來不及反悔的脫口而出,奈何對方卻迷失在那段意有所指的話裡,沒有聽出來,只剩他自己在那兩秒的沉默中驚魂未定。

與其在腦海中盤算著、等待著最適合慶祝的時間點,他寧願在生活的細微處把想到的浪漫立刻都變成真實。他喜歡萍水相逢、沒有非分之想的單純情誼,單純到那種喜歡毫無指望、毫無保留。

這樣的他,會愛上怎麼樣的人,是他的三五好友聚會上永遠的話題。他從來不說「因為工作太忙沒時間想這些」,也從不說「因為緣分還沒到,還沒遇到喜歡的人」,每次都只是微笑,而不答。

他曾經翹了五堂課,轉了兩次車,迷路了十分鐘,只為了親口說聲我很想你。當他終於抵達,卻只見到讓人心碎的一幕,然後他轉過身離去,這一走就跨過了整個太平洋。

後來他回來了,他說:「那天過後,我確定我失去了一樣很重要的什麼,那陣子有些恍惚。我試著去想為什麼,原來其實那天我要說的,不只是我很想你。」

10341555_851660268313243_7344378992873751050_n

 

「為甚麼不乾脆不顧一切說出口?」

「他是個那麼好的人,會因為想到要失去我而懊惱,這種會帶來讓他失去我的煩惱的話,我怎麼能說。」

所以只好在「朋友」這個最近的位置,遠遠的注視著那個人,不好過,但他就這樣過了好多年。

幾年後他的笑而不答開始有了改變,我以為這代表這個人對他來說已經是個回憶了,能夠娓娓道來的那種回憶,只剩下懷念的那種回憶。我是說,我以為。

「我知道你不喜歡這種類型的小說、連續劇,但是當我聽見顧漫在《何以笙簫默》的這句對白的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心裡的傷城被打開了,即便我從來沒有為了它掉過眼淚。那句話是這樣的『如果世界上曾經有那個人出現過,其他人都會變成將就,而我不願意將就。』」

聽完這番話的剎那間,我終於懂了他的笑而不答,能用這樣的話作為旁人疑問的回答讓人欽佩,用這樣的話作為自己愛情的註腳,則是好美好美的一件事。

「如果世界上曾經有那個人出現過,其他人都會變成將就,而我不願意將就。」後來他又走了,只剩這句話還迴盪著。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學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