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4611

插畫家 YuanChi 專訪:那堂比「畫得好」更重要的美術課

每個人的童年都有一位美術老師,有著跟數學國文老師截然不同的氣質,像我這樣繪畫比較笨拙的人在美術老師隨手在自己的作品上示範幾筆,總會忍不住說:「老師好厲害喔!」雖然很多插畫家都有開課教學,但是跟小時候學畫畫的美術老師相比,我覺得後者扮演的角色不只是技巧的分享,也不只是因為想多點收入,更對於教導孩子們認識「美」這個過程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在一個仲夏的午後,我採訪了既是插畫家也是「孩子們的畫畫老師」的 YuanChi,不同於網路上看到林林總總的插畫課,YuanChi 讓我想起了小學時──我的畫畫老師。

YuanChi 在師大美術系主修西畫時,觀察到在藝術創作領域可以概略分為以強調畫出「美」、「供人欣賞」的畫作畫家,以及創作方式多元,但是作品必須與社會議題產生關連的藝術家類型。回想起初入大學時的選擇,YuanChi 這麼說:

大一時我的導師問我想當畫家還是藝術家的時候,我跟他說我想當藝術家,因為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影響到一些人,不只是被拿來掛著。

然而此時,她並沒有開始成為畫畫老師的旅程,反倒因為課業繁忙而沒有去修習要成為學校體系裡美術老師的必修教育學程,甚至當時心裡是有些排斥當老師的。後來進入北師美術館實習,跟著館員到學校教小朋友,這個經歷改變了她,讓她後來在才藝班和自己的小空間,當起了「孩子們的畫畫老師」,也讓 YuanChi 的事業有了一個開端,聊到這段經歷,她給了一個簡短卻有力的註腳:

我覺得我在美術館學的東西比學校還要多。

 

IMG_0539

YuanChi在小朋友身上看到的純真,讓她在大學畢業後繼續以教小朋友畫畫為業 ,我好奇是什麼讓她維持著這份熱忱持續下去的,她笑著回答我:

我本來就很喜歡跟小朋友一起玩,我覺得跟小朋友相處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他們可以提醒你這個世界還是有希望的。

YuanChi 不僅喜歡教,也因為來自於她親身經歷以及對於兒童學習美術的觀察而產生的使命感:

許多家長覺得一堂課花個四五百元,為甚麼孩子還是沒辦法畫出像樣、厲害的作品,覺得好像不值花出去的錢。還有像是我有遇過一個五歲小朋友很喜歡畫車子,不管我教他什麼他最後就是會畫出一台車子,他的家長就希望他可以不要再畫車子了,但我覺得既然小孩子可以找到一個自己喜歡而且可以很專注去做的事,不需要因為希望技巧高超而去限制他。

我想要繼續去做是因為我發現真的有太多家長不懂什麼是「藝術教育」、「美感教育」,最常見的就是孩子們還在塗鴉的年紀,爸媽就會想要求他們畫出很具體的東西,我覺得這樣是揠苗助長,像是市面上很多著色本、材料包或者是百貨公司捏黏土的活動等,你可以很快看到小朋友做出東西,所以家長很喜歡,但那只是休閒活動,並沒有教育的功能。

在每一堂課程中,YuanChi 認為最重要的是孩子一定要找到一樣他會覺得開心的事情去做,即使不畫畫,把蠟筆排成一個圖案也好,但是一定要去享受這個過程,這樣才能讓孩子們不要把畫畫當成一種壓力而繼續下去。此外,她也想要讓孩子們懂得「欣賞」,為了這一課 YuanChi 也有著自己獨特的教法:

我會挑選一些畫得很好的繪本給他們看,有時候會自己畫給他們看,像之前在美術館進行石膏修復的活動,有希臘神殿裡的雕像,要講希臘神話故事給小朋友聽,我就要用一些教具來說故事;還有我會畫一些花的圖,然後引導他們去看這是什麼顏色加什麼顏色,然後問他們你們是不是能從蠟筆中找出這些顏色;也用蠟筆問他們,哪些顏色跟哪些顏色放在一起是好看的,哪些放在一起則會很衝突……。

IMG_0541

IMG_0542

接下來我們聊到了 YuanChi 一部非常具有教育意義的繪本《萌萌與他的恐龍朋友》,以「尊重」、「包容」為題,事實上讓這個繪本故事誕生的正是時下最具討論性的社會議題「婚姻平權」。YuanChi 用行動參與了遊行等活動,更在網上看著正反兩方的論點,因為反對方的一句話,讓她萌生了這個故事的靈感:

從某一天開始他們一直說:「這樣我們不會教小孩!」這句話,我那時候想,我自己在教小朋友的時候我覺得蠻好教的,為什麼你們不會教呢?既然你們不會教,那我來幫你們教吧!

這個作品是個突然有的靈感,我用了兩個晚上去完成,我非常想要趕快完成它,然後趕快把它 PO 出來。至於為什麼是恐龍,一來是因為「恐龍家長」,然後也因為在恐龍這個物種裡面有「吃草」跟「吃肉」兩種類型,剛好可以用在故事裡。

15181378_358334264516708_1557951214186389203_n

對於跟自己不一樣的人,YuanChi 都抱持著開放、接受、尊重的態度,她認為這與自己學習藝術的過程中會遇到很多不同的人有著很大的關係,她也把這樣的心情放進自己的教學裡:

我不會在課堂上說男生女生應該要用甚麼顏色,也不會強調只能畫女生穿裙子,當男生用粉紅色我也會跟他說這樣很漂亮。

用作品去關心社會議題,大學時以單張的圖、海報參與了太陽花學運,而《萌萌與他的恐龍朋友》則是 YuanChi 第一個用繪本的形式去跟社會議題結合的創作,我問她是不是對其他的社會議題也有興趣,會用一樣的方法去傳遞理念的時候,她說:

未來有興趣的議題是「環境」方面的,像是現在的反亞泥搶救太魯閣。還有另一個「生命」的方向,就是我畫了貓咪,牠因為生病過世了,我本來只是想要記錄牠的一生,後來覺得也可以讓要養小動物的人來看看在養小動物的過程中會發生甚麼事,真的要很「不離不棄」才可以去養寵物。

《萌萌與他的恐龍朋友》YuanChi 在 11 月時 PO 在自己的粉絲專頁,得到了許多的迴響,大部分得到的回應都是詢問她是否可以轉載或老師們要拿去跟班上分享,讓她印象深刻的則是有老師對著小學一年級的小朋友用這個故事延伸到了「民主投票」的問題,讓小朋友去想:甚麼事情是可以用投票去決定的?什麼事情則是不行的?像是能不能用投票決定不要讓一個小朋友來學校上課。

然而談起《萌萌與他的恐龍朋友》是否產生了 YuanChi 創作這個故事所想達成的效果,她既失望又懷抱希望的說:

我希望能夠藉由這個繪本激起大家對於這個議題的討論,但現在還是比較沒有被反對方的人看到,或許有些人看完之後默默的接受了吧,我也不太清楚。

透過這次募資把這個故事出版成實體書,我覺得能夠讓大家不是滑過去、看過去就沒了,而是可以有多一點時間去想一想,然後過了一段時間再拿出來看,可以有不一樣的想法。

18835621_451848798498587_8975770860160949924_n

訪問到了最後,YuanChi 補充說道她未來不想要再進入學校體系了,因為其實台灣的美術教育從小,甚至到了大學都有十分不足的地方。她觀察到一些學習的方式,也親身經歷了體制,學校系統有時強調著技巧方面的增進,卻會忘記對於學生而言還有更重要的東西──藝術的核心價值、美感經驗等,這些 YuanChi 自己都是在工作中習得的,所以她期望可以透過她的作品、她教的課,讓小朋友學到比「畫得好」更重要的事,這也是她透過《萌萌與他的恐龍朋友》這類的作品所想要帶來的改變。

在 YuanChi 小小的工作空間裡,看著她用畫筆為下一代純潔、充滿生命力的靈魂帶來「快樂」、「享受藝術的美好」,也教給他們「包容與尊重的心意」,深深地覺得這不僅是孩子們最需要的美術課,甚至長大了的我們也可以在她的作品中找到一些遺落在現實裡的美好。

更多關於:

YuanChi 粉絲專頁

 

masonhuang
Vogue美國版總編輯Anna Wintour說"My advice to you is to trust and to cultivate your taste."我正往那個方向走去。
Vogue美國版總編輯Anna Wintour說"My advice to you is to trust and to cultivate your taste."我正往那個方向走去。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