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日誌,其實我想說的是……

一九九五年,菲比國中畢業後,隻身來到台北展開外宿生活。這時的日誌對菲比來說,除了擔任自問自答的回家聯絡簿(紀錄各項作業繳交期限)之外,更紀載了水電瓦斯繳交日期,在那個還未開放超商代收服務(當年在公寓街口轉角的便利商店是「統一麵包」)的年代,菲比不時經歷斷水斷電的窘境(此言絕非怪罪日誌失職,究責完全是菲比放學後的腳力,不及於機關下班前抵達繳費窗口)。

一九九八年,菲比移動至台南念書,那時的日誌除了繼續擔綱作業守護員之外,更標記菲比每次的返家日期,此外也逐漸加入個人化的心情紀錄,日誌因此開始轉型為某種程度的隱私法門。但私密的心事與功課時程並列,實非智舉,因為應同學需求出借,秘密總是外洩。

2007年,菲比在法國 是本類家庭主婦的記事

2007年2月,菲比在法國所使用的日誌是心愛的雙星仙子,其內容完全就是類家庭主婦的日常記事

2007 年4月,讀書、玩樂、發燒三管齊下的日常˙生活

2007 年4月,讀書、玩樂、發燒三管齊下的日常生活

2007年4月,趁著復活節連假,和順子去了布拉格 without簽證,差點被遣返法國

2007年4月,趁著復活節連假,和順子去了布拉格 without簽證,差點被遣返法國

在《大日本人》坎城影展首映後,菲比瞬間得到導演松本人志的簽名,但一轉身就看到其他人全被保全擋下,導演上座,開始媒體聯訪,因此當下有人向菲比提出:「我想用100歐買下妳這頁簽名,可以嗎?」

在《大日本人》坎城影展首映後,菲比瞬間得到導演松本人志簽名,但一轉身看到其他人全被保全擋,導演上座,開始媒體聯訪。於是當下有人提出:「我可以用100歐買下妳這頁簽名嗎?」

二OOO年,菲比再次回到台北唸書。因為這五年實在太想家,所以決定通勤上學,清晨四點半起床,喝了爸爸泡的熱牛奶後(天真的母親,總是睡得很好),五點騎車出門,在轉乘公車,步行再換車後,約可於七點二十抵達校門。這時的日誌,除了承接過往職責外,更開始接收物件式的收集工作,舉凡票劵、紙條、碎片,以及有意義的灰塵,均將日誌作為接收載體。

二OO二年,菲比開始工作至今。日誌繼續貼身陪伴,記錄我的公事、私事,以及近年開始登錄的基礎體溫。那些發生過的或許會過去,但這些被我記下的終將繼續陪伴我,教導我,使我在人生旅途中,不至於失了方向與分寸。

2015年1月1、2日。應太座要求先生在太太的日誌上表白

2015年1月1日、2日。應太座要求,先生在太太的日誌上,向該日誌持有者表達愛意

2015年1月3日、4日<br /> 應先生興頭駕到,先生與太太一直在家做麵包、吃麵包、做麵包、吃麵包

2015年1月3日、4日
應先生興頭駕到,先生與太太一直在家做麵包、吃麵包、做麵包、吃麵包

二O一七年,菲比和三位心愛的學生(艸云、黎籬、Laurent)一起畫了二十四節氣,在動筆以前,我們共讀林立婕的詩集《驚蜇》(與我們的圖在一起的美麗文字,都出自立婕之手喔!),圍著學校圖書館的大方桌,畫起自己選定的節氣,卡住的時候就把圖,或向左,或向右傳,然後不知不覺圖又回到自己的手上。原本卡卡的圖,因為他人的進入,而開了一道門,謝謝立婕的文字,也謝謝一起畫畫的同伴。接下來,我們要試著把這些節氣圖編成一本年曆,然後努力在暑假以前完成印製。未來,這本日誌將與我們的腦內記憶體攜手見證我們共渡的每時每刻。

Bon Voyage!Je vous souhaite tout va bien.

艸云,立春

艸云,立春

艸云,芒種 吐穗的穀粒上已長出紛紛密密的細芒 茫茫的種,莽莽的種。梅雨走了,綠意蓊鬱 滋味隨汁液增生,滿滿包覆你的......

艸云,芒種
吐穗的穀粒上已長出紛紛密密的細芒
茫茫的種,莽莽的種。梅雨走了,綠意蓊鬱
滋味隨汁液增生,滿滿包覆你的……

Laurent,小暑 將鮮紅草莓和晶瑩荔枝存放在冷凍庫裡 冰涼在酸甜裡,酸甜在小暑裡 十二生肖都想吃冰冰的水果

Laurent,小暑
將鮮紅草莓和晶瑩荔枝存放在冷凍庫裡
冰涼在酸甜裡,酸甜在小暑裡
十二生肖都想吃冰冰的水果

黎籬,大雪 夢中相見,荔枝 荔枝像大雪 碩大的晶瑩閃閃發光

黎籬,大雪
夢中相見,荔枝
荔枝像大雪
碩大的晶瑩閃閃發光

菲比,立冬 一個人的凜冽不是冷 若有酒,嚥下;若有火,暖亮;若有眠,咀嚼 天色未明曖昧。初雪將落謎語

菲比,立冬
一個人的凜冽不是冷
若有酒,嚥下;若有火,暖亮;若有眠,咀嚼
天色未明曖昧。初雪將落謎語

我們的封面 這次印刷刷是以雙特色印製 封面金色,內頁是青花瓷的藍

我們的封面
這次印刷刷是以雙特色印製
封面金色,內頁是青花瓷的藍

©Molly Hatch 這本日誌,封面將以金色,內頁將以鈷藍色印製

©Molly Hatch
敬請期待,這本日誌封面將以金色,內頁將以鈷藍色印製(採雙特色印刷)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Life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