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發聲,破除冷漠《平常心》

《平常心》一劇曾改編為影視作品,上面影片為《血熱之心》預告,由HBO出品的電視電影,導演,由Mark Alan Ruffalo、Matt Bomer、Taylor Kitsch、James Joseph “Jim" Parsons、Julia Fiona Roberts等領銜主演。

由美國劇作家Larry Kramer撰寫的《平常心》(The Normal Heart)一劇,描述從1981年起,愛滋病毒首發於美國紐約的男同志族群,當時這個未知且令人恐懼的病毒快速且大量的傳播,造成許多年輕生命的消逝。作家奈德(林子恆飾)眼見疾病致命的威脅,在醫師艾瑪(藍文希飾)的建議下,組織起男同志社群,並且極力呼籲媒體與政府正視愛滋病的嚴重性。然而,奈德在抗爭的過程中,卻屢受阻力。奈德不滿組織領導者的保守作為,以及外界的無知與漠視,乖僻的性格讓他最後慘遭除名,與此同時,他也面對家人的無法諒解,以及愛人菲利斯(呂名堯飾)染病,最後不堪病痛折磨而逝世的重大打擊。

18623666_10155435019099656_3675789810399740016_o

《平常心》劇照,奈德的愛人菲利斯確診為愛滋病時,對艾瑪說:「我一定沒問題的,我會加油!…..你的很多病患都這麼跟你說,對吧?」

比任何病都還要難以根治的,是人的冷漠。
Indifference is harder to treat than any other illness of mankind.

當時愛滋病被視為一種只好發於男同志社群中的疾病,儘管歷經六、七零年代提倡性別平等的性解放運動,男同志們仍無法擺脫歧視與汙名,而愛滋病毒的出現讓他們的處境更加雪上加霜。隨著劇情發展,奈德在這場死亡的浩劫中經歷了許多層次的辯證,例如:男同志辨認彼此的方式是否永遠只能透過性?是什麼阻礙了男同志出櫃與否?異性與同性戀之間是否永遠無法互相理解(更甚者男同志與女同志族群抑是)?面對愛滋病,性開放與性守貞之間的選擇?很可惜,再一次又一次的爭執中,奈德始終無法扭轉局面,兵敗如山倒,讓原本性格就敏感又衝動的他不斷陷入孤立無援的困境。對奈德而言,愛滋不只是身體的疾病,奪走愛人的生命,更像是一種讓人失去所有同理、聯結整個世界的疾病,顯然地,在《平常心》一劇中,愛滋病所造成的難題,竟然一下子瓦解了長久以來所有性別運動的努力,讓奈德再一次成為當年在耶魯大學廁所中,以為全世界只有自己一名男同志,想要自殺尋死的絕望當中。

1981年的CBS新聞片段,對於愛滋病,No one knows why。50秒起為劇作家Larry Kramer。

《平常心》的劇本題材非常議題取向,並且含有特定的歷史背景與時代感,內容豐富而厚實,為了保留原著字字珠璣的語言與豐沛的轉折和能量,劇團在呈現的手法上就必須精簡而扼要,導演邱安忱也勢必在設計與文本之間有所取捨。整體而言,演出氛圍相當復刻,無論是服裝或是影像設計都達到某種程度的復古感,唯有較為破格的舞台設計意象強烈,背景由數張報紙架設起來的景片搭建而成,維持場中大部分的空間作換景與走位,並且充當投影之用,頗有在漫天平面而黑白的文字夾縫當中,上演立體真實人生困境(卻不被世人所見)的強烈反差。除此之外,僅是透過演員不斷地累加堆積台詞語句,開啟觀眾對畫面的想像,凝造出許多珍貴、靜謐的時刻。

此外,值得一書的則是導演對於2015年版《平常心》的未竟之業。在2017年版本中,導演刻意讓前後兩個版本的相同演員,演出不同角色,沿伸2015年版本中未能實現的雙卡司挑戰。對筆者而言,導演此番的用意正是點出了本劇所謂的「平常心」【1】,除了一般所知的,無論身份性別階級地位,眾人與世皆同的意涵之外,更延伸出另一種「平常心」的意涵:能將自己放入他人處境中的「同理心」。劇中無論是代表異性戀族群的班(尹仲敏飾),在男同志組織中保守的領袖布魯斯(廖原慶飾),或者是支持性解放運動的公務員米奇(高華麗飾),都只有立場差別,沒有對錯之分,唯有同理彼此,才能開啟更多對話的空間。只可惜雙卡司的發想,礙於時間、預算等現實因素,未能確切將此概念落實於舞臺上,但仍無損《平常心》為寫成將近四十年後的觀眾所帶來的震撼與哀傷。【2】

1 (9)

Larry Kramer在百老匯的演出後,發放給觀眾,他真正想傳達的聲音。(取自網路)

《平常心》向世人揭示的無非是一種冷漠殺人的悲劇,而這樣的冷漠至今仍不斷地在撕裂這個社會,但十分慶幸的是,本劇也絕非僅是停留在控訴世界的不公。班身為奈德的手足,無論是血緣、或社會身分也代表著一般異性戀族群對於同志的看法,從無法理解、歸咎於童年因素,到試圖「治療」奈德,到最後能夠擁抱愛滋病患者菲利斯,這些在奈德眼中一次次的「進步」,正是劇作家對世界最深刻的期許,有那麼一天,無論是什麼生理性別、性別認同、性欲傾向,都可以說出「我和你是一樣的」。而在那一天來臨之前,無論是誰都必須不斷地說,將聲音傳出去,直到能夠化解無知、恐懼,並且同理彼此,才能真正展開言之有物的對話。【3】

菲利斯說:「愛是人的天性,不愛才是學來的。」

菲利斯說:「愛是人的天性,不愛才是學來的。」

演出團體:同黨劇團
演出時間:2017/05/27 19:30、05/28 14:30
演出地點:水源劇場

【註釋】

  1. 關於劇名「The Normal Heart」,有網路資料顯示為劇作家Larry取材自美國詩人Wystan Hugh Auden的詩作〈SEPTEMBER 1, 1939〉。但筆者並未找到詳細可信的資料來源,對外國文學與詩作也不甚了解,因此本篇文章僅以翻譯「平常心」來作發想,在此提供些許註釋,供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查詢。
  2. 筆者並未觀賞過2015年版本,詳見《平常心》線上節目單:https://goo.gl/vOx1zJ,頁5。
  3. 本次演出恰巧是臺灣同性婚姻大法官釋憲後,最終場所有演員身披彩虹旗幟上場謝幕,戲裡戲外的隱喻不言而喻。
  4. 同黨劇團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ThePartyTheatre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