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家 Cinyee 專訪:插畫世界中我只有理想沒有遺憾

「Stone of Youth」是美國馬里蘭藝術學院畢業的台灣插畫家 Cinyee 的創作,我一開始接觸 Cinyee 的作品,是不如同大家所熟悉的「二十四節氣」系列,而是透過她在 Medium 上的個人部落格,裡面一篇篇針對議題創作的插畫,其中「低薪資背後的高成本」、「當我回頭看看台灣」等內容透過圖文相輔相成的傳遞了許多重要資訊,刺激了我對這位插畫家的好奇心,透過 FLiPER 的連結,有了今天的這篇專訪,讓我們透過今天這篇內容,深度了解 Cinyee 作品的細節究竟是從何而來的吧!

1-mh9XPDRrweyt_li-mZPHdA

 

鄒休貳日(以下簡稱鄒):Cinyee 大約是什麼後開始對「插畫」產業有所嚮往並決定成為插畫家,就職一段時間後又是如何下決定前往國外進修的呢?

Cinyee (以下簡稱 C):小時候我對畫畫就很有興趣,可是當時並不了解會畫畫能做什麼樣的工作,只知道畫家。進遊戲公司之前,我沒有相關科系的背景,被通知錄取之後,我就抱著或許可以進去試試看的心態,擔任角色設計的工作,正式開始工作後,我才發現那並不是我想要一直畫下去的工作。遊戲公司大多的設計還是有它商業考量存在,比如說畫風上是偏日韓漫畫的調性,因此我在畫畫的過程中還是有一定的受限,無法繪製出屬於自己實驗性的作品,畢竟是替老闆而不是自己工作,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我才真正決定要往自己喜歡的插畫領域發展,因此才萌生要留學、經由留學後的學習成長,來接近自己理想職業的念頭。

 

鄒:對於 Cinyee 而言過去非美術創作相關科系的背景,是否會影響到你成為一位插畫家呢?在決定要成為插畫家的留學過程中,是否有遭遇過困難或印象深刻的事可以與我們分享?

C:在決定要成為插畫家後,選擇留學前我蒐集了許多國家及科系的資料,要著手準備作品集時,自己一度也考慮過要不要往動畫的領域發展,最後我是以一個「做什麼我會感到愉快」的想法去做最終選擇的,所以我選擇插畫。當然我現在回想那時的自己對動畫的想像也有限,不過即使是現在,我想走動畫讓平面的創作動起來,有了插畫領域的累積,想再玩一些實驗性的想法也是很 OK 的。

啊,你說過去背景會不會有影響,我覺得完全不會耶,說實話我認為「作品集才是一切」,即使你過去有很棒的學經歷,可是作品內容卻偏普通,那也只會是曇花一現而已。

如果要討論成為插畫家路上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我覺得幾乎是沒有什麼困難耶,因為身邊的親友,還有我當時的老闆對我可以說是非常大的「忍讓」嗎(笑),當我跟他們說明我要去留學需要準備作品集時,甚至還讓我申請在家工作的方式來完成作品集,所以我想與其說是遇到困難,我反而是遇到許多貴人的幫助,真的很感謝他們當時願意支持我。

1-OkJc0xdW5JsncC5y39mc_A

 

鄒:Cinyee 的部落格中有一系列關於「給台灣的文章畫插畫」的專題,想請問 Cinyee 怎麼會有想製作這項計畫的想法?能否跟我們分享一下製作專題的過程為何嗎?

C:在留學第兩年的過程中,我修了一門關於圖文創作的課,在課堂上老師發文章,讓我們針對內容進行發想,畫草稿、完稿的過程到繪製一張作品,在那之後我對這種形式的創作就很興趣,我覺得很有意思,這就像是針對大腦的不同區塊進行訓練一樣,我個人想一直繼續維持這樣的創作習慣。

在畢業之後,我寄信給許多報章雜誌的藝術總監,希望能接到相關的案子可是卻不如預期的容易,憑藉著一個不願意斷掉練習的想法,於是我就開始自己找美國當地的重大議題進行創作,最初議題的插畫作品是只有畫圖沒有搭配文字的。

進行了一段時間後,就有一種感覺是我既然都畫圖了,沒有文字很可惜,另一方面身為台灣人竟然都在繪製美國議題,沒有台灣議題的作品也太遺憾了,有了這樣的想法後,我就在網路上徵稿(小小聲:因為我沒有多餘的時間寫文章又不是很擅長文字的創作的關係),當時只是想維持這樣的練習,而製作一系列的專題之後也有了小量的作品集(然後再寄信給那些沒用我的藝術總監,看他這樣還要不要用我(笑),加上為了討論台灣的議題而做,對我個人而言更有意義一些。徵求的文章量偶爾也會有不穩的時候,為了完成這樣的企劃,偶爾還得自己搜集資料親自撰寫內容,也因此有機會去接觸到本來自己就想討論的議題。

969d3438204839.5758c119dca5a

 

鄒:Cinyee 的作品無論是上述提到的「部落格專題」、《二十四節氣》甚至是《Stone of Youth》都有許多想法是在插畫創作之下想傳達的,你認為在進行這些創作時的共同點是什麼?

C:談到「二十四節氣」我自己是蠻驚訝的,這個創作其實是我念插畫研究所前,為了考研究所而準備的作品集,沒想到會在我畢業之後如此受到歡迎,在製作每一項作品的時候,我都會把這個作品所要呈現的概念先想好,在下筆前把可以搜集到的資料都找齊,舉例來說,我有一個想做的主題,我就會先找找有沒有其他人已經做過了,假如這個主題已經被做過很多次,那我就會思考有沒有別的詮釋或方向,可以讓這個已經被做過的主題,以一個新鮮的角度呈現在大家面前;而另一種就是沒人做過的主題,這樣的提同樣意味著沒有可參考的前例,那要做的功課、搜集的資料就更廣,才可以好好呈現這種新穎的主題。

講回到「二十四節氣」就是屬於資訊量龐大的的作品,包含在什麼樣的季節中會有什麼樣的農作行為、動物以及文化故事等等,都讓我在創作上有更多元素可以發揮,這樣整合資訊分析然後再進行創作的模式,我想這個習慣應該是過去在遊戲公司所訓練而來的,當時在遊戲公司擔任角色創作的過程中,我很常遇到只有一個關鍵字,就必須搜集資料分析然後畫出角色的工作內容,現在想想那段時光所累積的種種真的是蠻不錯的。

我覺得經過資訊蒐集後所創作出的作品是有依據的,而不是因為這樣看起來比較漂亮,所以我在這個地方畫一朵花,對我來說插畫創作的成就感來自於兩個層次,一是將複雜的資訊轉化成漂亮的視覺,以及把視覺本身呈現的完整且漂亮吸引人,這兩種成就感都讓我很享受插畫創作的過程。

 

鄒:《Stone of Youth》的故事中包含了許多除了繪本本身之外的深意,這些內容的取材是來自於過往的生活經驗嗎?繪本中所敘述的遺憾,可以套入人生所遇到的各種人事物上,而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你決定將這些元素放入創作之中呢?

C:《Stone of Youth》是取自我過去的生活經驗,我過去是沒有任何製作繪本的相關經驗,在很小的時候我記憶中所接觸的第一本繪本,是幾米的作品,我一直很嚮往這樣的創作形式,卻沒有適合的情感故事能將繪本製作出來。

直到在我插畫研究所畢業前夕,發生了一件事,我想大家應該都有過這樣的經驗就是,當你在生活過程中有了一個新的選項,或是你一直有一個想法但未經實踐,你選擇忽略然後繼續過原本的生活,結果在生活不忙碌或是你靜下心思考的時候,你的腦袋裡總會有個聲音說:「要是當時⋯⋯」、「如果我選擇⋯⋯會不會今天就⋯⋯」當時我人生中就是出現了這樣的選擇,就是因為一直抱著這樣的懸念,困擾著當時即將要畢業的我,造成了情感上的衝擊。

加上我覺得這個故事可以說是它自己來找我的,身為一個創作者如果不把它畫出來就太浪費了,所以就決定把這段生活經驗轉化成畢業製作,以繪本的方式呈現送給每個心中帶有遺憾及懸念的人。

all-1-750x896 42030542270405.57c6fee984194

 

鄒:關於《Stone of Youth》你曾反問讀者,猜猜 Cinyee 自己究竟是哪一個故事中的角色,那當讀者閱讀這本繪本的時候,你是否想過讓他們將自己置入哪個角色之中呢?

C:當讀者們在拿到《Stone of Youth》的時候,要把自己帶入哪個角色是都可以的,但很有趣的是我在製作的過程中並沒有設定這樣的想法,這是蠻出乎我意料的發展,我還有收到讀者來信說:「那個小偷都那麼努力了為什麼還是無法得到青春之石呢?」我才知道原來每一個人看待這本繪本的角色及得到的內涵及意義都是如此的不同,當時在做畢業製作的時候,是因為我個人所掙扎且遺憾的故事(啊我其實是將自己設定為湖中女神的角色),為核心出發點來創作這本繪本,完全意料不到它可以出版甚至引發大家不同人生經驗的共鳴,這一點讓我很驚喜同時也感謝讀者願意支持出版《Stone of Youth》。

在採訪 Cinyee 過程中聊到懸念時,讓我想到了要是 Cinyee 當初沒有選擇往插畫領域發展,而是就在經濟相關的領域公司工作,甚至誇張一些照她所說的一個端茶小妹的工作,那麼今天她就不會前往美國馬里蘭藝術學院就讀插畫,當然也不會有《二十四節氣》、《Stone of Youth》等等的作品,我好奇的問她說,你怎麼知道今天這個選擇沒做會是遺憾或是懸念呢?只聽見她笑說因為我永遠都不會想回到當時繼續維持那樣的生活呀!

無論是 Cinyee 的故事還是她的繪本《Stone of Youth》都讓我想到導演李察·林尼特(Richard Linklater)1995 年的電影《愛在黎明破曉時》(Before Sunrise),故事中火車上巧遇的男女主角,搭訕後相談甚歡,男主角傑西決定邀請女主角席琳一起在維也納共度一天,隔天黎明再各自搭上火車返回他們的目的地,當時傑西是這麼說的:「試想像十年或二十年後,妳會對妳的婚姻失去衝勁;妳開始責備妳的丈夫。然後開始憧憬,如果妳能遇上另一個男人,妳的生活會是如何的改變。我就是其中一個。想像這是一個時光倒流,妳就會知道答案⋯⋯」而我聽著 Cinyee 的故事,就像是看著她的時光倒轉,很高興她在當時選擇了這個溫柔且無懸念的答案。

 

更多關於:
Cinyee 臉書粉絲團
Cinyee Instagram
Cinyee 網站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