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我適合當你路過的風景

生命的漫漫長路中,好多時候要一個人走,那一段是你並肩勾手,說著以後以後。後來風一吹雨一下太陽一曬,你不復以往了,說好的以後靜靜地在時光荏苒中失去光澤。

火車站外的你沒有拿下安全帽、沒有掀開前面的鏡罩,你從背包拿出我的衣服,問我從哪裡來、等一下要去哪裡,生疏地打破沉默,我們像是網路上約好要面交的陌生人。

我想說好久不見我好想你,但我卻喪失表達能力,因為眼前的你是別人的男朋友,不是擦掉我眼淚說不要擔心等我回來的我的男朋友,起起落落的情緒,我壓得很平,哽住所有的淚和話,我不想要你不知所措,安慰我卻安慰不了我。

轉身後停在階梯的兩秒,我差一點就要回頭,但我知道這次不行。你已經有了她,我再不捨就難為你了吧。那是最後一次從中壢坐火車去新竹找你,回程時手機沒有再跳出你問我到了嗎的訊息,你沒帶走的回憶全擠在我的空氣,濃得我不能好好呼吸。

你那麼快愛上她帶給我的失落,像是眼裡進沙,我沒辦法不難受,但我越是去揉眼睛就越紅越痛。看著窗外,眼前跳針地浮現和你在早餐店一起喝一杯鮮奶茶的場景,我說我們來拍照好不好,有一張是我捏著你的臉,有一張你笑起來好靦腆,畫面一直從我眼裡掉出來,你的笑容和我的失落。

幾個月過去,我在捷運站裡一眼認出你,你沒聽見我叫你,這兩三步的距離,好遠又好近。

定格在來來往往的人群,我可以走向你,但也許我適合當你路過的風景。

「回憶裡的人是不能去見的,去見了,回憶就沒了。」——《願有人陪你顛沛流離》

後來的我還是會想起你,但不是想念的那種,比較像是知道結局後仍然想再翻出來看幾次的書或電影,所有傷心開心都令人沉溺。終於,我也不再那麼害怕夜深人靜會消化不了曾經,我知道流淚跟忍住不流淚的日子已經過去,想念跟忍住不想念的也是。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