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普 想像無邊,真實無界

莊普於誠品畫廊舉辦的個展「晴日換雨.緩慢焦點」,主要展出藝術家 2015 年至 2017 年之間創作的 20 餘件作品,其中包括五件大型的立體裝置新作。

其著名以鉛筆反覆在畫布畫上縱橫交錯一公分大小見方的細線,再以木製方章代替畫筆輕沾顏料,在數百上千的方格中落下彩色印記終至填滿整塊畫布之風格仍清楚可見,但更為顯著地則是回歸東西方美術史經典作品,甚至是造型最基礎構成的元素,從既有素材當中以個人語彙提煉出嶄新的意涵。莊普認為,年輕創作時,較少也有些排斥去引用前人所遺留給藝術史的豐厚養分,一心只想突破與立異,然而從自身對於抽象還能再演繹出什麼的命題實踐中,他逐漸體悟到,「要了解傳統才能走出傳統」,也才能注入新的創作思維與形式,於是,莊普重新審視了他在西班牙馬德里大學所學習的主題、素描、解剖與多次間接性疊加完成等古典繪畫基底,以及由點線面、抽象幾何等建構世界的方式。

在此次展覽的主要展窗中,《弗里德里希的一棵樹》一作是莊普向 19 世紀德國浪漫派藝術家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的橡樹畫致敬之作。弗里德里希時常漫步於山林海濱,探索自然風景的主題,其一生都以浪漫情懷、靈性追求的方式來表現風景畫,強烈的明暗對比把樹照得剩下一株株黑影,使得畫面往往呈現一種陰冷神祕氣質。之後,他的畫作被新表現主義者重新發掘,超現實主義者和存在主義者亦經常從他的畫中汲取靈感。

SNG424-1

莊普弗里德里希的一棵樹 壓克力顏料、畫布 140 x 210cm 2016 誠品畫廊提供

當中,例如畫作主題時常出現種植作物之寬闊平原的基弗(Anselm Kiefer),關於土地的主題反覆在作品中出現,基弗試圖描繪的是籠罩在焦油和灰燼般深沉氣氛之下的廢墟;而波伊斯(Joseph Beuys)1981 年於卡塞爾文件展提出的著名藝術計劃,便是在卡塞爾美術館前廣場堆放大批由玄武岩積組成而成的三角形石山,並在三角形的尖端種下第一棵橡樹,唯有每在卡塞爾市種下一棵橡樹,才能移走這些玄武岩,《7000 棵橡樹》計劃即是將橡樹作為推動人類生存空間改造與重建的重要素材。另外,印門朵夫(Jörg Immendorff)於 1999 年完成的雕塑作品《易北河源頭》,重達 234 噸,靈感同樣來自弗里德里希的繪畫:橡樹因嚴寒的冬天侵襲僅剩枝幹,然雕塑上的枝頭獨存一片葉子,則象徵了春天的來臨,以及比擬強勁自然力量的藝術能量,這件作品目前已是德國里薩(Riesa)區域重要的地標景點。而莊普則是將弗里德里希的作品以其特殊的方式解構後再予以重現,包括抽煉出冬天枯木蕭條的死亡感為具體的色彩元素,並以數碼訊息的當代符號去重組形象,藉以刻畫下屬於我們這世代抽象畫的時代感。

SNG424-3

莊普疊音 鋁、烤漆、乳膠漆 270 x 140 x 83cm 2017 誠品畫廊提供

另一方面,莊普印記手法的創作迎來了全白色彩的新系列,簡化至垂直和水平構成的方形格線,令人更清晰地得以上溯在20世紀現代藝術中,無論是馬勒維奇(Kazimir Malevich)或蒙德里安(Piet Cornelies Mondrian)等人作品中,根據四邊形、三角形及圓形等基本幾何形狀而來的無限造形建構。其次,他在方格中以刀片割劃斜線,強化出了「摺」這一個細微動作所帶來的多度空間維度之可能性,也讓觀者在步移之間,翻起的紙片因為受光和背光所造成的光影效應,創造猶如歐普藝術(OP Art)讓色彩漸變的視覺效果。

莊普專注於白色世界的經營,令人聯想到馬勒維奇一系列畫在白色背景上的作品,特別是著名的《白上白》一作,簡化即為創作的表現,能量在接近於零的內容之中爆發;同時,也是向那位在 1980 年代以「白色系列」打開當時台灣仍停留在色彩堆疊、潑灑的幾何抽象藝術格局,以亦師亦友身份影響莊普等「伊通公園」藝術家成員的林壽宇,所致敬之舉。然而,莊普仍堅持在作品中保留以自我制定的規則來詮釋林壽宇之作的「遊戲規則」,甚至可以說,是更為逼近極限、抽除所有物的自我挑戰,例如,林壽宇巧妙地使用濃淡、輕重、透明與不透明、比例和密度各不相同的各種白色,但是莊普卻只使用同一種白色來達到多種顏色效果,他借用水墨畫中「墨分五色」的原理,以不同次數、厚度的塗層,以及受光、陰影等光線差異,形塑出多層次差異的白色調子。而在畫面中央,刻意留下的空白之處則以兩側被塗上滄桑醬色的鋁條,帶出虛實對比,以及具有方向性的身體動勢,彷彿提筆落墨,一揮而就。

SNG424-4

莊普懸置 紙、壓克力顏料、粉彩、鋁製品、畫布 73 x 91cm 2016 誠品畫廊提供

機智幽默、善於臨場創作的莊普,這次在布展期間,即運用畫廊內最長幅的一道隔間牆正反面,一面展出《曬日子》,將 365 顆撿拾來的河床石頭鑿洞、串成一條石頭線,每一顆石頭代表一天,每個月的第一顆石頭則標註了古時以花命名的農曆各月份別稱,如六月荷花滿池放又稱荷月,九月菊花傲霜雪則稱菊月;石頭因重力垂墜為自然弧形,卻又對應著原始數字的量化概念。其中,莊普朝向水平方向伸展的極簡雕塑,也同時抗衡了源自人類雙腿演化成直立,所形成的形式垂直,成為美國著名藝評家克勞絲(Rosalind Krauss)所稱,以水平解放形式領域的有效方式。

SNG424-2

莊普曬日子 150 x 1610cm 2017 誠品畫廊提供

而在此面長牆的背後則是《牆上素描》一作,相同於畫作中一公分見方的鉛筆方格,從遠方逐漸向近處放大,最後僅剩下一條線。方格代表了理性、透視的演算方式,然而這一條線則是呼應詩人羅門一生中所寫過最短的一首詩,只有一句的「天地線是宇宙最後的一根弦。」這首詩援用了圖象詩與視覺詩的綜合效果,並以橫排的一行文字象徵那根天地線,達到文字以外視覺上的形象效果。莊普在觀念性創作的同時,無論對於日常物件的擺置,以及鳴動著對過往既存的藝術脈絡或強或弱的回聲,在在都透露了他創作中濃厚的人文關懷。高子衿.台北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未分類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