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叫我」的感動魔法:大人系繪本神作《Wake Me Up At HappyLand》

最近有位大哥突然痛罵我:「你都不幫我寫書評,森氣氣。」

我客氣地問:「你誰啊,亂邀稿。」

大哥說:「我們是 FLiPER,是一個又文青又潮的,一個,一個地方。」

我說:「哇,你真有眼光,現在網路上完全沒人知道我美男作家的出身,不但文筆一流,連我自己都快忘了這回事。」

大哥說:「那簡單,你來我這裡開書評專欄,以你的才華,包準你被罵死。」

一本在講述一個老人環遊世界尋找幸福的故事。

一本在講述一個老人環遊世界尋找幸福的故事。


於是大哥鉅細靡遺地介紹了這一本由新加坡作者畫的繪本《Wake Me Up At HappyLand》,大意就是在講述一個老人環遊世界尋找幸福的故事。其他的,大哥叫我點網址進去自己研究:

我看完心想,果然有誠意,馬上寫了一篇文情並茂的深度書評,傳了過去。

大哥立刻回信:「走路痛,你這樣不行,你寫得太認真了,根本是高中生的讀書心得報告好嗎,還是暑假結束前一天趕出來的那種。這就不對了,大家對走路痛的印象是國中生程度好嗎,這樣誰知道你是走路痛啊?退稿重寫。」

我心想,不愧是文青平台,果然嚴厲,立馬上網搜尋心靈雞湯、靜思語、內容農場、LINE 長輩圖,努力剪貼成一篇合理使用的二次創作,寄了過去。

大哥看完了之後特地踹門找上我,一邊拍手叫好,一邊誇獎:

「字太多了,我懶得看,可不可以試著濃縮成十個字的精華懶人包?」

我大感震撼,這年頭連裝文青都這麼講求高效率,於是當場寫了:

「幸福不是終點,而是旅程。」

《Wake Me Up At HappyLand》台灣限定書衣 & 中文導讀手冊

《Wake Me Up At HappyLand》台灣限定書衣 & 中文導讀手冊

大哥看了面有難色,咬牙說道:「說好了十個字,你還給我加逗點。」

「身為作家,這個逗點是文人的堅持。」

「好,」大哥似乎妥協了,卻還是嘆了口氣:「但我必須退稿。」

「為什麼?」

「你知道一篇廢文,跟一篇有智慧的廢文,差在哪裡嗎?」

「我懷疑這個問題本身好像有點廢。」

「概念是這樣的,網路上很多心靈雞湯、內容農場,都會告訴人們正能量的好道理,大家都知道道理很好,但是你硬生生地寫了出來,就成了說教,那是沒有美感的,就像把古詩翻譯成白話,豈止意象不美了,還很像 IG 上的限時廢文。」

「那我書評該怎麼寫才好?」

「不要寫。」

「蛤?那我怎麼把書中的好道理分享給人們?」

「創造形式。」大哥說:「一個好的創作,就是找出時代共鳴、與世俱進、穿透人心,展現風雅的趣味與氣度,不小心讓人自然而然地認同你。」

「有道理,我簡直完全沒聽懂。」

「很簡單,就像作者把他心中的道理,畫成了大人專屬的繪本。這樣一來,原本聽來勵志淺顯的道理,也會因為故事而傳遞新的感動。」

大哥侃侃而談:「或許就像你的影片一樣,把童書重製成充滿宅味的廢片,反而能讓跟你一樣奇怪的大人們,也能一起欣賞。」

「你是說上網搜尋『走路痛WalkTone』就可以找到的,一個值得大家訂閱的新銳 Youtube 頻道嗎?」

「對,你看《Wake Me Up At HappyLand》這本書,乍看就是一本『到了叫我』的簡單故事,卻因為一幕幕多變而魔幻的場景,搭配上老公公的無動於衷,凸顯出反差與震撼,既感受到了幸福的感動,卻又不禁因為它的流逝而可惜。」

原本聽來勵志淺顯的道理,也會因為故事而傳遞新的感動。

原本聽來勵志淺顯的道理,也會因為故事而傳遞新的感動。

「好,這我就懂了,但還有一點疑惑。」我說:「你明知道我製作廢片比較有共鳴,你還叫我用文字寫書評幹嘛,這年頭根本沒人會看這麼多字好嗎。」

「對吼,啊,不如你就寫得好像兩個人在對話一樣,至少可以騙讀者直接滑到最後一行看結論。」

我恍然大悟,這好像也是一種智慧。

結論就是:

走路痛大推!《Wake Me Up At HappyLand》繪本|好評二刷預購中

劉鎧綸
勸敗文無誤!!!
謝凱倫
謝凱倫
讀完文章,我沒買書,但訂閱了走路痛,這樣對嗎?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