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閹割的性少數《少年金釵男孟母》

17349881_10155162837378872_8942354579457353123_o

左起李易修、徐華謙、徐堰鈴三名實力派演員在《少年金釵男孟母》中牽扯兩世情緣。

《少年金釵男孟母》是編導周慧玲取材明末清初戲曲家李漁的擬話本小說《無聲戲》之六〈男孟母教合三遷〉的改編創作,今年是第三次演出,劇本結構與設定上都有些許的刪改更動,為觀眾帶來新的風貌。故事分為上下二部曲,上半場描述民國元年,素有「南風」盛行的閩中地區,秀才許季芳(徐華謙飾)與美少年尤瑞郎(徐堰鈴飾)相戀、嫁娶,瑞郎甚至自宮以表情意/義,不料卻遭季芳舊愛陳大龍(李易修飾)因妒誣陷,季芳命喪官府棒下,臨終前將獨子許承先託孤瑞郎,叮囑遠離他鄉,避南風者。下半場時間移到民國五零年代,瑞郎改名換衣成瑞娘,與喜著男裝的表姐肖江(吳維緯飾)共組家庭,三遷至臺灣撫養承先長大成人,瑞娘謹遵季芳遺言遠離南風,誰知承先卻與陳大龍姪兒陳念祖相戀,歷經幾番波折,最終瑞娘贈衣於念祖表認同此番愛戀,承先也才「懂」了娘親不能/可說的秘密/身份。

16804297_10155093335768872_4902423578199791007_o

徐堰鈴所扮演的瑞郎年方十四,為報答許季芳的恩寵,選擇自宮一滅季芳的憂慮,該有多大的勇氣!

編導從後設的立場,十分有意識地在本劇中不斷翻轉性別符碼,打破看似二分實則模糊的性別界線,企圖藉前人李漁之言與當代的性別議題對話。本劇三次演出,皆是由徐堰鈴以女身扮演男身的瑞郎,演員柔軟、任憑操弄揉捏的身體成為替瑞郎陰柔氣質背書的最佳憑證,而當他從青春活潑的清秀小伙,變成自宮報恩,為母則強的瑞娘,最後選擇以一身白袍,領取最佳模範母親獎時,卻又凜然充滿英氣。儘管筆者算術差【1】,無法釐清需要多少年歲,當代的性別議題才能夠掙脫束縛,「返古」成為李漁筆下「都如尤瑞郎守節,這南風也該好」的境地【2】,但在本劇中,性別的越界在不男不女,亦男亦女,又或者無法定義,柔韌與堅毅並存的瑞郎/娘的身上,確實得到了實踐。

瑞郎自宮一舉,不只丟棄性別,為季芳守貞也等同捨棄性事,瑞郎/娘的性別踰越建立在他自宮後無性的狀態,在落入恐南風的母親的身分後,劇情急轉成為噤聲的黨國環境,性別、性向、性本身都一併被閹割掉,情慾只能幽微地,像是保密防諜地在暗處流動。因此更貼切的來說,在本劇中被閹割的並非瑞郎的禍根,而是瑞郎唯一的性慾表現,具有強烈酷兒(Queer)特質的許季芳。

16836072_10155099641198872_2219481144468479086_o

舞台一方春色蔓延,肢體交纏,另一方的陳大龍獨自在月下彈唱,夜色越是斑斕,越襯孤獨。然而這份孤獨卻不只是陳大龍獨自啜飲,或許也指涉了許季芳,或者是這世上被賤斥性少數者的中那份無所傾訴的痛苦。

無論是從李漁的文本,或者是本劇的情節安排,都能看出許季芳的怪異。他在年輕時曾經與陳大龍相處朋友,提出了七項厭女之處,最後卻娶妻生子,在喪偶之後貌似要回歸到愛好南風的族群裡,甚至給了陳大龍一吻,沒想到最後卻意外愛上瑞郎,將瑞郎娶進門,兩人濃情蜜意好不快活,卻又提及「此物是離散之根」,最後導致瑞郎去勢/去性。上述許季芳的行徑,都直指一個事實:或許他愛的不是男,或是女,而是一種無性或中性的姿態。以瑞郎年方十四到十六歲,劇中性徵貌似尚未發育完全的情況而言,比起說許季芳愛好南風,不如說他迷戀的是尚未被性別全然分化前的狀態。儘管以今律古確實不妥,但無論如何,許季芳都是一名性少數者,他對大龍的無法再愛,是源於身體的、性慾的無法滿足,最初的那一吻,是試探大龍,更是試探自己。而那一吻在他遇見含苞待放的瑞郎以後,成了對大龍、對過去那個隱藏在南風族群、異性婚姻中為人夫也為人父的自己永遠的吻別。

於是一切都合理了,原來無論是一擲千金下聘瑞郎,或者是嘆息瑞郎腎水漸長,都是出自一位被主流社會所排斥的性少數族群無盡的悲傷。對許季芳來說,能遇到瑞郎如此尤物,還如此死心踏地的自宮表情義/意,跟本是做夢也想不到的一樁美事與夢想,也能理解為了維護瑞郎如雞蛋,如壽桃的屁股,許季芳死也甘願。唯一叫他不能忍受的,或許正是私密情慾被公權力赤裸裸的揭開當做承堂供證,任人用雙目褻瀆。也無怪乎他在臨死之前特別交代瑞娘守貞,遠離南風,讓這見不得光的情慾隨著他的死亡一同逝去,因為即使南風盛行,這社會也容不下他曾經在人世間流/留下的任何體液(承先)/慾望(瑞娘),倒不如將它鎖到櫃中櫃中櫃,於是瑞娘開始了一連串的逃亡。

唯一可喜的是,無論是承先或是瑞娘,在那樣情慾被公權力或自我閹割的壓抑年代,都以一種扮裝(前者假裝性向正常,後者佯裝女性大半輩子)的方式存活了下來。只是關於許季芳的秘密,還有他的情慾,只能深深被掩埋在一層又一層的扮裝(南風、異性戀婚姻)之下,不見天日了。

演出團體:創作社劇團
演出時間:2017/04/22 14:30
演出地點:水源劇場

備註:

  1. 本劇上半場設定在民國元年,下半場移植至民國五零年代,與劇中角色年齡皆不符合,編導在節目冊說明一來是師法前人劇本《九霄雲外》,另外則是刻意為之,表達歷史、性別議題的停滯不前。部分觀眾仍視為結構問題。在吳岳霖的評論中也提及立意可嘉,但難以在演出過程中產生實質感受。詳見:〈文本、論述與重演之外《少年金釵男孟母》〉,吳岳霖,http://pareviews.ncafroc.org.tw/?p=24311
  2. 摘自李漁《無聲戲》之六〈男孟母教合三遷〉原文。
  3. 劇照取自創作社臉書專頁,攝影陳又維。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