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你好的設計】玩具界宜家?ADO 的重生故事

相信您應該聽說過 Alvar Aalto 的 Paimio 座椅一開始乃為了舒緩結核病患者而設計。而在芬蘭以西南的荷蘭,相同的概念亦被沿用著。不過,這次的對象則是小朋友:因為作為入院的康復療程,病人皆可在療養院的不同工坊內進行木制玩具車的製作──這就是 ADO 玩具系列的誕生起源。

但那已經是 N 年前的歷史,相同地,ADO 公司也已經不復存在。但療養院裏的玩具卻被荷蘭 Apeldoorn(阿帕爾多 恩)市的 CODA 博物館收藏了起來,並在近期策劃了相當完整的系列展。以「孩子的快樂需要的是品質」作為起點,觀展的訪客所進入的,就仿如當時療養院所處於的森林內。而穿梭於不同主題的空間,則有效瞭解到治療與設計之間的獨特聯繫。

01

在製作展覽的過程中, Studio Koster van Lienen 不僅品牌強大且廣泛的檔案中吸取靈感,展現出 ADO 玩具系列原設計者 Ko Verzuu 的精神,也與 ADO 的現今擁有者 Berend Zeewuster 合作,創造出限量版的複刻系列,一開賣便被搶購一空,證明 ADO 的創意和工藝,在現時代依然有其粉絲。

我特別找來該工作室的首席設計師之一 Jesse van Lienen 聊一聊他們是如何重啟 ADO 的身份與形象──讓人意外的是,他們當初甚至連 ADO 都沒有印象呢。

01b

Q:這個展覽專案是怎麼發起的?是什麼吸引你們參與其中?

Jesse:作為一個設計工作室,我們被要求設計和展覽的製作。在創作過程中,我們都親歷進行設計,但同時也與精心挑選的工匠和藝術家合作。我們再次跨越出熟悉的領域,尋找有價值的共鳴感,所以也能以理想地的工作方式來進行。我們喜歡用設計來敘述故事,而關於 ADO 確實還有很多故事等待人們去瞭解。

Q:據說你們在設計展覽前連 ADO 也不太瞭解?

Jesse:這是很遺憾的,我們真的是直到參與這個計畫才瞭解到這些玩具系列的。但如果成長時擁有這些玩具,我肯定會很高興的。

Q:設計一項玩具展肯定是個夢幻計畫。展覽的設計初衷是什麼呢?你們被給予全然的自由發揮嗎?

Jesse:的確是個夢幻計畫。因為 ADO 玩具不僅僅是一件藝術品,玩具背後的故事也非常有趣。我們與博物館館長合作,但在設計上有很大的自由度一開始我們被要求希望能一不同的展覽主題進行設計:從玩具開始,而後與「風格派」、蒙德裏安、療養院,宗教,工坊等作聯繫。我們也做了一個假想的森林來連接所有不同的主題。另外,我們也在展覽中設置了一個遊樂園,因為我們自己也有孩子,所以也意識到,對孩子而言,僅僅觀看本來就是不夠的。

02

Q:在展覽中設立遊樂園?這會不會讓展覽變得嘈雜和失去觀展的樂趣?

Jesse:展覽的所有展品都以玻璃櫃罩著,除了一開始的玩具系列之外。我們覺得(展覽)最初不應該有視覺上的隔閡,所以就有了一個具有系列重要組成零件的大展示桌。在這裏你可以近距離地觀看玩具,瞭解到其結構、顏色、形式等,而且玩具其實皆以鋼線與桌子聯繫好。至於遊樂園的設立,這對於其餘不可供人玩樂的展示方式提供了某層面的接受性。我們製作了比原有 ADO 玩具車大 3 倍的模型,也有一個大10 倍的圓環投擲遊戲。這樣的空間設計就有效讓玩具擁有了情境。通過瞭解這些玩具的設計手法,看到奇妙的玩具成品,再自己進行製作和繪製 ADO 玩具,這樣展覽才能活躍起來。

Q:當然讓訪客意外的是展覽內還設有專門用於建造玩具的工坊。這樣的設立何等重要?

Jesse:我們希望小孩能夠透過閱讀,以及製造來學習東西。我們使將不同型號的原始玩具,轉化為可自建的模型。通過搭建和繪圖,他們可以使用想像力,這對於 ADO 玩具的設計師 Ko Verzuu 而言也是件重要的事。我們將歷史圖像與工作臺進行結合,並提出了新設計的 ADO 圍裙。歷史和活動因此結合為一體。

03

04

Q : 與 Berend Zewuster 的合作的計畫是如何開始的?

Jesse:在設計過程中,我們其實想要重新發行一輛 ADO 玩具車,而 ADO 玩具的擁有權與 Berend Zewuster 有所聯繫,所以我們便與他碰面,他也很高興與我們合作。最終我們便透過展覽重新發行了一輛汽車,以成本價格出售,產品也具備安裝說明書。

Q:這些新的設計品採用了多長的開發時間?反應如何?

Jesse:我相信只用了 6 周的時間。反應真的很好,但我們只做了 200 個,所以很快便銷售一空了。

Q:你對這次展覽有什麼期望?

Jesse:反應非常好,也自然會有巡迴展出的可能。雖然並沒有整體進行展出,但是今年初 CODA 博物館的收藏品也曾在日本的 2 個展覽中亮相過。

05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Design 設計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