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驗計劃室:影像 X 文字創作 3《月球少女》

少女總是從睡夢中痛醒過來。

原以為只是偶發性的身體不適,畢竟她是容易做惡夢的人,時常大人們的無心話語稍稍滑進她小小腦袋構築的世界,便會產生強烈排斥反應,像全身沾染毒液的龍轟隆踩踏,像滿是油漬的機械怪手大肆破壞,對她來說,有許多事情並不是理所當然,月球上的小兔子得努力好久好久才不會被抓走加菜,桂樹也一直試圖迅速長出新的血肉,在被砍得坑坑巴巴之前。

IMG_9176

她從很小的時候就明白,這個世界的運作模式跟她居住的月球完全不一樣,在地球表面幾公尺處漂浮運轉的月球?聽起來很奇怪,大家都這麼說,但她知道這才是適合她的環境,而為此付出代價,她可以忍耐,總是有些苦痛必須自己承受,這她知道。

就像花了好多時間組裝的樂高錢包,最後只能裝下一個五十元硬幣,被其他人取笑了好久,還有說以後要當演童話故事的人,也從來沒被當成一回事。這些她都可以忍受。

IMG_9143

但除了惡夢之外,愈發頻繁的大多是筋攣自小腿肚蔓延而上,彷彿犄角鬼怪猙獰,貪婪舔吮噬啃骨肉,巴不得將她介於孩子與青年之間的尷尬身軀給吞食殆盡。有些記不清是從何時開始,她只隱約知道,自從身高超過無法正大光明買兒童餐的臨界之後,疼痛便躲進了她的影子中,不是躲在床底下或衣櫥裡,而是時時刻刻伴隨著她,並趁夜晚關上燈時,緊緊纏抱她時時離地的雙腳。

IMG_9028

大人告訴少女,這樣的症狀叫生長痛,無須大驚小怪,就像呼吸與上廁所,每個人都會經歷。可她還是討厭這種折磨,大人們說的好像都是妥協後的結果,例如唸著社會險惡壓力沉重,所以選擇依靠酒精消愁,例如說不好好聽話會踏上他們的後塵,後悔一輩子,但還是日復一日地做著自己厭惡的工作,繼續抱怨自己的人生,可相同的話語一旦套用到她身上,就完全不同了,好像只要照著他們所說去實行,就能變得不跟他們一樣失敗。

乖乖服從卻又與眾不同、成就非凡?

IMG_9022

她從來都不相信,在心裡偷偷打上紅色叉叉。可是討厭歸討厭,筋骨還是在疼痛中慢慢扯開,包裹著的薄薄皮膚拉長拉撐,她漸漸分不清楚夜裡侵擾的到底是惡夢還是生長痛,鬼怪攀附雙腿,將臉埋入她的股間,紅舌沾染唾沫,又長又尖的犄角在利齒撕咬同時鏟進了她準備開始膨脹的胸脯,她連續好幾天在尖叫中醒來,床單溫熱濕黏。

從那天開始,她知道自己和過去有些不一樣了。必須多花力氣注意月亮的圓缺,然後在特定時刻,喝幾杯熱巧克力,把小熊娃娃替換成熱水袋,躲在被窩裡蜷起身子,像顆球,圓滑而沒有稜角,彷彿這樣便能捱過擊打苦痛。

IMG_9114

而事實證明,這麼做真的減輕許多苦痛,畢竟一切的一切都是按照地球的規矩走,少女似乎除了哭著接受以外,只剩下皺起眉頭接受與面無表情地接受這兩個選項了,可是,明明是住在月亮上的人,怎麼去注意月亮變化呢?

IMG_9152

或許再過不久,她就會漸漸習慣,離開自己的小小月球,輕踏在粗糙水泥地上,用力將月球推離自己身邊,接著,成為你,成為妳,成為祢。
然後從此不再作夢。

IMG_9077

IMG_9244

IMG_9135


攝影: 十驗計畫室 Kavin Photo Lab / Kavin Lee

https://www.facebook.com/KavinLab/

文字:陳建佐 Chazel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0969435591&fref=ts

Kavin:

最近太忙了,在忙碌中看到阿佐打的這篇文字稿,很是喜歡。覺得他把我對成長的恐懼,或者說是那個過程都用文字描繪出來了。我們討論了很久,他說他不能理解少女的心事,他說月球少女的抗拒成長和同時接受社會教化,這之間有很強大的矛盾。

我說,我想是的,的確就是存在著一種矛盾的關係,讓成長變成一種讓人又愛又恨的事情。

我們既想要活在月球那個舒適的幻想的環境中,但也同時不得不正視,屬於我們的月球總有一天會變小,像國小的教室,長大回去看之後才發現走廊很窄、教室也不大,再也容不下我們的存在。

但沒關係的,那些都只是一種心理狀態,成長是必然,願大家依舊作夢。

 

Adrian Lin
Adrian Lin
從月球少年就開始看了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Photography 攝影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