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乙盤 人物專題 舞蹈(上)——政大熱舞 JEW

來自政大企管系的林右穎、黃明緯和范均威,同時都是政大熱舞社二十二屆的成員,並且剛在全國舞展以「時代的眼淚」這支舞拿下第四名優勝亮眼的成績。今天我們請到這三個因為舞蹈而更加親密的男孩來分享他們在學舞這條路上有趣、或是對他們具備特殊意義的故事。

──────────────

林右穎

我從一個什麼都不會,要一直問別人、問學長、問他們,到現在也會有學弟妹來請教我動作怎麼做的好看,就很感謝舞蹈讓我遇見這群人、這些東西。

IMG_9709(1)

我覺得小故事其實很多,但最具代表性的還是我自己心境上很多變化。我高中的時候沒有跳舞的機會,所以上大學就一直很想跳舞。那時候就覺得跳舞可以是我一個興趣,因為真的很帥,可以去嘗試一下。然後當時他們兩個其實也沒有想進熱舞社,可能大學想自己幹自己的事情,但我就在社團博覽會的攤位前逼他們兩個填入社單,也不知道他們兩個有沒有繳社費,反正大家就一起入社了。

一開始我很多東西都不會,要一直問他們一些動作怎麼做。那時候因為企管營也很忙,很多社課沒辦法跟到,但是就是自己要抓緊時間努力練,有跟到社課就是要卯足全力練習,因為比起其他人練習的機會很少。當時有一個活動叫「四校趴」,那是我第一次在半夜練習。那時候練習是我覺得最開心的,是真的大家都很開心的在練習,不是那種很有壓力的;雖然說大家是因為我們跳太爛所以才要抓半夜的時間夜練,但大家呈現的氛圍很開心、很輕鬆,大家都很享受在我們的那支排舞。結束後我們還去吃宵夜、打麻將,我就認識很多一樣是跳 Locking,但本來可能完全不認識的人。

到現在大二因為有學弟妹進來,就要帶他們,然後就會有學弟妹問我有些動作怎麼做;我才想到經過這一年,我從一個什麼都不會,要一直問別人、問學長、問他們,到現在也會有學弟妹來請教我動作怎麼做的好看,就很感謝舞蹈讓我遇見這群人、這些東西。

Q:除了大學這兩年,你覺得舞蹈會在你未來的人生占據怎樣的位置?

我自己的計畫是先把今年成發好好完成。然後,我是覺得跳舞這個東西是沒有句點的,可能一輩子你都有機會跳下去,當然有一段時間你的重心就不會在跳舞上,畢竟可能會有其他事情要忙。對我來說,現階段既然都決定要辦成發,就是先專心的把它跳好。

──────────────

黃明緯

這是一個愛與奮鬥的故事,用跳舞活出自我。

IMG_9711final
我高中的時候是手語社。高一升高二的那個暑徦,我們為了準備一個表演,叫做「手觀」,所以每天都在中正練舞,就是什麼早九到晚十之類的。因為是暑假,有很多友社也在那邊練舞,而在我們旁邊的就是北一有氧。那時候因為夏天很熱嘛,理所當然女生就是穿得比較少,通常就是短版。然後北一有氧,由此可知,Body Control 的部分就是很棒。炎炎夏日我們枯燥的練舞過程中,唯一的樂趣就是欣賞北一有氧。那時候他們都很認真練習,但我們就是非常得耍廢。所以每當他們開始跳的時候,我們一切動作都會靜止,盯著看,欣賞完之後馬上拍手,鼓掌叫好。

過了一陣子,我們發現我們的舞蹈教學,每次我們在看的時候都不吭聲,我們以為他是教學他生氣了。但結果不是。有一天早上看著他牽著北一有氧的舞蹈教學走來中正紀念堂,我們就知道事情不對勁了。然後他們就從那時候在一起到現在。這是一個愛與奮鬥的故事,用跳舞活出自我。

Q:在大學社團中,可能較高中社團缺少歸屬感和凝聚力,你覺得這會影響到你練舞或學舞的過程嗎?

學舞方面我是覺得沒差,畢竟學舞這方面是個人的事情,你要不要學、要不要練是自己的事。但是,會比較有差的是情感方面,人來來去去,你會不知道你的歸屬在哪。在高中社團的時候你會覺得「我自己只就是這裡的一份子」,可是在大學社團你會覺得,我只是這裡的一個成員,但在心靈上沒有一個連結的感覺。

──────────────

范均威

跳舞跟音樂的連結本身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

IMG_9684(1)

因為其實黃明緯跳舞跳得比較久,我跟林右穎只跳了兩年不到,所以一開始我們在跳舞的時候會面臨到滿多問題的。比如說,像我們三個都是跳 Locking 的,有時候我就會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個音樂下,他們會編這個動作,老師會希望我們做這個動作;不太清楚舞蹈跟音樂的連結。

然後是在去年我出國,我去希臘,因為整趟我都沒有網路,我就聽著我手機僅有的歌,就是一些我們平常練舞的歌。我本來聽不出 Funk 的端倪,聽不出為什麼 Funk 樂會讓他們覺得很好聽。其實我當初跳 Locking 只是因為我身邊的朋友跳,然後我想要跟他們一起跳;我不太懂這種舞風的箇中之趣。但是我在希臘的那個禮拜,每天一直聽一模一樣的歌,聽到後來我開始聽出原來這個樂器在這邊的節奏是這樣子,這個樂器在這邊的節奏是另一個樣子,他們搭配起來是亂中有序的。然後我的身體才會開始不自覺用我僅有學過的簡單律動,開始對 Funk 音樂。

是在那之後,我每次聽到歌,我才會由衷的覺得很開心,很想動。所以我覺得不管是有學舞的人也好,像我們剛起步的也好,或甚至只是為了一次之夜、一次表演學舞的人,跳舞最開心的部分是來自跟音樂的連結,覺得這個音樂很棒,才跟著手舞足蹈,自然那個氣氛就會出來。從那暑假後,我往後跳舞的情緒都比較開心,練舞的時候會比較愉悅,所以我覺得跳舞跟音樂的連結本身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

Q:學舞過程中有沒有印象最深刻的衝突,或意見不合的時候?

那時候社團要換 Locking 的指導老師。那個老師非常厲害,但手邊有很多事要做,所以他也沒有什麼心要把我們帶得更強,或是跟我們感情變好。可能我的個性比較偏激吧,我會覺得那個老師很過分,打定主意想把他換掉。但是那個老師也帶我們學長很久了,跟我們社團感情不錯,當時就面臨我們這屆要跟學長討論要不要把老師換掉。滿衝突的點是,我們那時候跟學長就滿尷尬的,因為互相不禮讓,他們覺得老師有他的好,我們該體諒他;我們覺得沒有必要,為什麼不試試看新的路線。最後是和平的換老師了,但這件事情現在想起來還是有點尷尬。

──────────────

舞蹈或許對很多人來說有點遙遠,有種不可接近的魄力,但就像均威所說,就算只是為了一次之夜、或一個表演而接觸到舞蹈,和音樂搭上線,體內躍躍欲試的舞動魂也很可能被輕易引出。不論是像右穎堅決自己的興趣而後來居上,或是像明緯較早起步且持續向前,在舞蹈這條路上,在舞台華麗的謝幕之前,相信都有很多精彩的經驗和難忘的羈絆等帶你去發掘。

IMG_3356(1)-2

攝影 / Dabbie Chen, Peggy Wang
採訪 / Billy Kuo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