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翼月刊第六期「認真玩出獨特風格的藝術」吉他手──韓立康專訪

一場演唱會,站上炫爛奪目的舞台上大放異彩,獲得觀眾注目與掌聲是很多表演者的心願,但在這樣表演的舞台上除了歌手,總又有一個無法缺少且默默把這些光環與喝彩留給歌手的重要角色──樂手老師。
添翼月刊,這期要為大家專訪的「添翼之友」就是這樣重要的靈魂人物角色,從阿霈樂團開始就展露頭角的吉他手──韓立康。

1

「覺得玩音樂要很認真!」找出自己的風格音樂生命才能延續

從小志願就是當科學家的阿康,在哥哥的影響下就讀理工科系,為將來的夢想做準備。但在師大附中求學時,一生的志願與命運悄悄開始有了轉變。「以前我接觸過的樂器只有直笛,後來在高中迎新舞會上看到一位學長用電吉他表演了 Mr.Big 的歌曲 Green Tinted Sixties Mind,覺得實在太厲害了!而且學長說他只學了一年,我覺得這件事實在太鼓舞人心,因此開始迷上吉他。」後來加入附中吉他社,因為社團對於木吉他基礎的要求非常扎實,也因為這樣奠定了阿康對於吉他的基礎。再加上當時對「高中吉他社傳說──五月天」的嚮往,於是他開始積極地練習,期待擁有屬於自己音樂的那片天。那時好流行 New metal,阿康也嘗試去學習當時的主流風格,但一段時間後他發現自己並不適合那樣的風格。一味的追求流行的風潮,讓他開始對彈吉他失去樂趣也找不到成就感,玩團更是沒有任何動力。

在一段時間的沉寂後,他決定開始嘗試用吉他去彈出屬於自己的特色,終於一次的機會裡經朋友介紹下他加入了「阿霈樂團」。進入樂團後他開始花很多時間在思考吉他編曲的安排上,也試著創造用一把單線圈的琴卻能玩出很重音樂效果的獨特風格,因為這樣的特色開始吸引著製作人林暐哲對他的欣賞。因為有了製作人的肯定,有更多的發揮空間,阿康開始找到自己的成就感也找回當初對吉他的熱情,並更加勇敢往自己的堅持的方向前進。

2

「謝謝曾有過的挫折」從零到有的摸索反而加速成長

後來,雖然阿霈樂團解散了,但對阿康來說這卻是另一個學習與挑戰的開始,因為原本只會彈吉他的他,開始替樂團的主唱阿霈製作個人專輯,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從來沒有獨立自己製作專輯經驗的阿康,一切從零開始學起,無論是編曲或是製作等等的細節,都只能靠著自己去摸索,並找尋解決的方式。

問起他在這段時間裡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他說:「應該是失去信心吧!因為很多經驗的不足,你會開始自我懷疑,對自己沒有自信。你無法確定自己做出的音樂好或不好,於是會朝著別人的認同方向前進,而失去自己原本的想法」。這樣的自我懷疑時間反覆長達五年以上,到近幾年他逐漸比較能肯定自己,阿康說很感念那段的經歷,讓自己可以從零的狀態,經由不斷地跌倒與爬起而到達現在對自身音樂品味相信的自己。有過自信心挫折的過程,他反而覺得對自己的幫助是很大的,因為每個人若一開始就太有自信,而高估自己的能力,很可能因此忽略別人的建議,在這樣的狀況下反而會限囿自己的進步。

3

「 Waa 魏如萱是我認識過最真實的女生,很怪!但總能觸動人心。」

阿康和 Waa 魏如萱合作將近十年,與她第一次的合作是在香港的一場活動裡。那場活動到現在還是讓他印象深刻,因為在活動彩排過程中他為了幫 Waa 照相不小心從舞台上跌落摔傷了腳,整個無法行動,而後整個演出也發生很多爆笑連連的事,不過這樣特別的回憶,也讓他對於 Waa 詮釋歌曲的隨性與自由印象深刻。

愈來愈多的合作中,阿康跟我們深刻地分享著,他說:「 Waa 是個很一致性的女生,從以前到現在,她永遠像一個很有求知慾的學生,非常認真,會去思考詮釋音樂的各種可能性,希望能把歌曲詮釋得更好,她並不會因為現在已經是『女神』身份,而去忘記以前創作音樂的初衷,這是十分難得的。而且 Waa 現在很能掌握自己在舞台上的表演還有與觀眾的互動,現在的她可以把原本可能是表演的小缺點轉化成觀眾喜歡並且記憶深刻的部分」。

在這麽多年的合作過程中,阿康認真的說:「 Waa 可能是我認識中最真實的女生!她在舞台上與舞台下完全是一模一樣的女孩!這在人生中是一件很誇張的事!」。除了真實, Waa 給他的感覺更是一個天生的鬼才,無論是文字或是圖畫總是能天外飛來一筆,畫得很怪、講得很妙,卻又總是能觸動人心。

4

添翼人不會被框架限制住,深刻發揮有限的資源創造最大價值的精神」

聊到對添翼整體合作的感覺,阿康說:「 Waa 與廣仲都是很有自己想法且知道自己要什麼的藝人,而添翼在歌手的規劃上完全是幫助他們的本質與內容去做延伸與發展,這跟很多主流公司要去『塑造』一位歌手的觀念是非常的大不同,因此在與添翼的歌手相處時能很自在的去玩音樂、深入的討論音樂的細節。特別是跟 Waa 在創作音樂的過程中很像以前玩樂團的形態,例如『還是要相信愛情啊混蛋們』這首歌,我們就花了很多時間想了五、六個副歌版本,不斷地提出然後再不停地打槍自己。」在音樂的創作過程中,阿康與 Waa 的接觸是非常緊密的,因為他們並不認為一同創作歌曲只是一份約定好的『工作』,必須因為時間的壓力而壓縮作品的品質。相反的,他們把創作自然的融入生活中,互相給予彼此建議與討論,一起為作品努力,不會僅侷限既有的分工中,他說這也是跟其他歌手合作時,很難得擁有的狀態。

阿康一開始對添翼的印象是很隨性與自由的,特別是有一次《盧廣仲慢靈魂清晨六點》的演唱會令他印象深刻。他說:「添翼舉辦活動時,會讓你感覺好像是只要一個靈感一來管他能不能賺錢,想做就去做。而且每一場活動都能很貼近生活與群眾的心,也因為這樣所辦的活動都會格外的有價值且令人珍惜。」但他也私底下透露,一開始添翼舉辦這個創舉性的活動時,他著實替他們的隨性擔心了一下,但這一切在他第一次踏入添翼的工作室時他才發現,原來這些看似隨性的活動背後原來是經過全體員工精心縝密的設計與多次的沙盤推演,才能讓每場活動如此成功。「添翼十來個員工一同舉辦一個活動,你會覺得人數是很完整的。但看到陳綺貞《時間的歌》小巨蛋演唱會,很驚訝同樣人數的一批人卻也能完成大型演唱會的內容,你才會覺得厲害」。阿康在與添翼合作的這段期間深刻的感受到,添翼人在音樂這條路上,總是秉持以最有限的資源去發揮最大價值的精神,這樣無比的韌性也令他驚訝與感動。

5

「把吉他遊刃有餘的將你所要展現的情緒與歌曲完美融合」展現堅持與熱愛

阿康在吉他樂手的這條路上,有著對自己無比的堅持。「我覺得樂團裡吉他手是一個演出情緒的靈魂,所有的氣勢決定在一下歌的剎那間,所以能夠專注彈吉他的感覺是整體表演中的重要事項。」他更說到:「把吉他遊刃有餘的將你所要展現的情緒與歌曲完美融合,是作為一個好的吉他手的中心思想。」吉他手的音樂路,最艱澀的挑戰就是要找到自己特有的演奏方式還有大家能夠接受的風格,阿康說這一步他走得還算幸運,但是他還是不停的在尋找符合他心中美好的 tone 以及獨特的風格。

因此現在的他花更多時間在思考吉他的編排。「編曲的過程是很痛苦的,需要花很長久的時間只是為了創造那短短的幾分鐘的旋律!」他更常常在錄音時再一次次打破自己原本的編排,為的就是想出更好的旋律。因為他知道,這樣過程的辛苦遠不及歌曲完成後將它播出的那份成就感,聽著阿康說著這一切時,你可以感受出他對於吉他表演那份熱愛與堅持!

6

「持續給出高品質的好作品才是王道」不爭一戰成名,對品質維持堅持。

在這個錄音技術很進步的時代裡,「自我要求」對吉他手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因為 one take 的時代不再,沒有人會要求你對自己技術的精進,但是這些卻在舞台上很容易被比較出來,所以一再對自我的要求才能讓整個吉他樂手生命更加持續與延長。「我以前總覺得要一戰成名,但現在網路的發達任何人都有可能爆紅,我才發現自己追求的,是能夠持續給出高品質的好作品。」曾經阿康是個很在意自己失敗的人,甚至壓力過大而生病。但經過一段時間的歷練,以及對音樂的熱愛,他開始確定,與其用盡生命去做出一個曠世巨作,倒不如培養出自己續航力的永久、持續穩定的走下去反而是更重要的,因為音樂這條路上,短暫絢爛的光環不會是最後的結果,最終撐最久的人才會是最大的贏家。

最後,阿康跟我們說,音樂不是單獨屬於一個人的,因此夥伴的選擇在音樂之路上是很重要的!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彼此要求互相砥礪,這樣創作的音樂才會是真正雋永的。

7

採訪編輯:討海人、周宣辰
文字整理:洪詩婷、周宣辰

各期添翼月刊:http://team-ear.com/bla_list.php–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Music 音樂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