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設計力

台灣市容醜了這麼多年,我們指著政府不懂得改造、浪費公帑,美學教育不如歐美、日本,扶植設計不如泰國、韓國;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到台灣因為生活便利,常被票選為全球適合旅遊或居住的地方。這兩種矛盾的情懷,或許是「懶人經濟」的一體兩面,因為懶惰,所以生活條件被安排的很方便;因為懶惰,所以不重視表面功夫。

【公民力 與 身教】

2016 年的某場設計論壇中,談及各國設計週的策展心得,台灣的代表認為,台灣政府不夠支持設計產業,荷蘭策展人分享到,他們集結業界設計師們到學校幫小朋友設計一堂創意課程,幫助孩童實踐自己的想像力,讓他們從小就能相信自己。這樣的對談裡,有看出差異嗎?掌握公民力,是改變最快速的辦法,與其指望別人來做,不如從自己做起。

從生活起居來看,部分職業婦女認為:有時間把家打掃乾淨就很了不起了,沒有時間想著佈置風格。但平等意識抬頭,說明的不是兩性的責任歸屬,承認美麗、美學、和樂趣的重要,由質性、無形的資產刺激出一個世代的文化水準,如:創造力,耐心,同情心,奉獻精神與合作等,都能有助於環境的改變。

【維護力 與 收尾】

澳門市容的議題也常經歷群眾對政府謾罵,一位澳門平面設計師的觀察認為,醜陋市容是來自於所有人的無所做為,人人工作時間策劃放假逃離家裡,旅行娛樂結束後,再繼續嘲笑這個城市。負循環的結果,擾亂的還是身心。

設計、管理、工程都使用了 Pace Layering 的長尾概念,《地球概覽》期刊創辦人 Stewart Brand 在 1999 年闡述速度分層的工具(下圖),以轉動軸來看,由外層的「方式、樣子」(Fashion)去改變最容易、最快、最能彈性維護(Maintain),哪怕花 2 倍、3 倍的功夫去收尾、擁護主張、或樹立安定,由正循環來看,就能從交易品質、基礎設施、治理行為,以及底層的文化培養、甚至獲得自然性質的改善。

Pace layering

圖片來源:http://blog.longnow.org/02015/01/27/stewart-brand-pace-layers-thinking-at-the-interval/

設計師正進入一個新時代,普遍價值變得政治化,其中的意識形態包含高透明度、包容性、和公平性等等。無論是平面設計師還是產品設計師、自由或保守,這些都是設計實踐中的原則。美國平面設計(AIGA)協會自 1998 年創立之初,便致力推廣公民設計師 Citizen Designer 的概念,以設計工具和思想來增加公民參與度。

IDEO 設計案例:SmartLife: Designing a Scalable Water & Health Business
水與健康業務擴展計畫,於 2012.4 – 6 執行,2014 年獲選 Justfine 競賽的案例之一。

相關書籍:Citizen Designer: Perspectives on Design Responsibility
設計責任觀(2003)由 Steven Heller, Véronique Vienne 編撰,整理 70 多場採訪,談論當今設計師們不斷問自己的難題。設計師能否影響政治和 / 或社會的變化?成為負責任的設計師是什麼意思?設計意識是什麼意思?

Are you a citizen designer?

Are you a citizen designer?(圖片來源 http://www.aiga.org/citizen-designer)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設計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