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telling ; 書房的聲音

都曾經有那麼樣的人,
多根深蒂固地迫使你一廂情願在各種情緒中川燙,
最後換來滿身莫名而香的個性,有了名號、有了相片集、有了評價,

也有了掠食者。
他聽見了木板地上擠壓的聲音,
尋尋覓覓地聽著,想成是一支奏鳴曲,
是一支詮釋莎士比亞劇的舞蹈──是她的腳步聲。

「在幹甚麼呢?」她穿著一件白色洋裝,沒有其他字句可以多描述那件裙,
「白色」這詞就已經夠簡單俐落了。

她越過那張玫瑰木古董桌,兩腳各踏著地上的木板拼塊向前走,
裙襬最後落在他左手的無名指上,時間彷彿要罷工了。

他望著她,一如他望著圍繞四面牆前的老書櫃與書櫃上的梯子,
一如他望著落地窗上掛著的風鈴,
也一如他望著東方角落的線香飄渺著煙。
透明化的視野分裂成直線,橫與直地交縫著,
也縫上了她告訴他分離的承諾,
在他躲在線香煙圈的擁抱後面哭紅眼的景,繡上了一顆白色的鈕扣。

她看著他消失了,或許她以為他是她白色洋裝裙襬上的考克縫線,
她聽見風鈴的聲音不像她深愛的捕夢網耐人尋味,

尋尋覓覓地聽著,卻聽不見木板地上擠壓的聲音

──是他的腳步聲。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