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追尋,為了抵抗遺忘《暗戀桃花源》

15777044_10154191611547043_9155846986490075387_o

《暗戀桃花源》邁入三十週年,導演丁乃箏曾嘆:江濱柳難尋。透露了時代作品與時間之間的相輔相成,卻又互相抗衡的複雜關係。

表演工作坊的《暗戀桃花源》(以下簡稱《暗》),在朝生暮死的劇場中彷彿異類似地佇立綿延了三十年,各種演出版本更迭不一,不同演員詮釋的江濱柳、雲之凡、老陶皆各具特色,難以取代。回顧醞釀出《暗》劇的 1980 年代,不禁讓人驚嘆當時蘊藏的能量如此飽滿,讓本劇至今仍茁壯長青。

《暗》劇情描述「暗戀」與「桃花源」這兩個檔期相近的劇組,因為行政疏失,必須互相爭奪排練場地。在時間緊迫的壓力下,雙方屢屢產生爭執,於是索性將舞台瓜分各半,各自排練,沒想到兩個劇組之間在排練過程中彼此干擾的同時,台詞的字裡行間卻又陰錯陽差地交錯指涉,產生一股微妙的共鳴。在這過程中,還有一名神秘女子穿梭於劇場之間,尋找一名叫做劉子驥的人。最後,在管理員的通融下,「暗戀」與「桃花源」雙雙完成排練,但兩者之間無論是在戲中的劇情,悲喜劇的調性和形式,都不再如最初那般涇渭分明了。

15731817_10154191611742043_6121375924678329196_o

經典難以超越,也無須超越經典。因此三十週年版本的《暗戀桃花源》被定調為一齣「致敬之作」,該打的十三響絕不能少。

「時間」在劇中扮演著磨合一切的角色,在戲外卻彷彿考驗作品是否經得起自己考驗的審判者/見證人。在《暗》戲裡,時間的流逝壓力,讓所有人無助地不斷妥協,但原本無效的溝通、互相干擾的荒唐情境,看似枉然地努力,隨著雙方的劇組排練來到尾聲,反轉的因果卻逐漸浮現,無論是苦澀中帶著一絲甘甜的「暗戀」,或是笑著笑著就掉眼淚的「桃花源」,都讓結局多了豐富、有層次且複雜的滋味。來到戲外,當孕育出《暗》劇的 1986 年離現今越來越遠,江濱柳的追尋,是否只會停留在 1990 那一年?當年的現實逐漸變得遙遠,變成故事,雲之凡還能說出:「但是我們一定要遺忘嗎?」在通訊軟體如此發達,連古人都有臉書的時代,劉子驥真的能永遠瞞天過海?顯然,在當代的《暗》必須重新賦予自己一個新的追尋。

15777073_10154191611557043_2573986099891209924_o

1990 的江濱柳,與現今的距離只會越來越遠。站在這個時間點的我們,又該如何理解過去那些人的傷痛?他們會知道嗎?會記得嗎?

因此,在三十週年的《暗戀桃花源》裡,所有人的追尋都不再虛無飄渺,每個人的追尋都有了更深的意義,那就是抵抗遺忘。於是,在遵照劇情走向的前提下,導演丁乃箏在「暗戀」裡讓江濱柳和雲之凡的重逢在惆悵中增添許多溫暖;而「桃花源」的老陶、春花、袁老闆等人嬉鬧加倍,更襯托尾聲的惘然若失;尋找劉子驥的女子,也不再空靈飄渺,反而寫實地栩栩如生。面對時間賦予的課題,《暗》劇的答案是選擇改變,用改變追尋的方法和形式,以彰「追尋桃花源」這件事情本身的永恆。如同台下的觀眾,目光注視台上的《暗戀桃花源》,看到的卻是心中最美好、最值得紀念,任誰也無法重現的那個「暗戀桃花源」。

15776904_10154191611662043_8251679227481319800_o

追尋著某個人、某件事的過程,本身就充滿意義,讓人難以忘懷。不會有人捨得遺忘這麼美的追尋。

有如闊別五十多年才能相見的江濱柳和雲之凡,在醫院短短的一會卻凝聚了長達半世紀的思念,戲台上的三個小時,飽含了不斷追尋的這三十年歲月,甚至是在暗戀桃花源誕生之前那些蠢蠢欲動的劇場能量。《暗戀桃花源》不是一個標的物、一個不變的經典或目標,它便是追尋的本身,追尋這個動作也早已超越了其追尋之物的意義,為了不要遺忘那些改變的時刻,有人,無論是戲台上,或是戲台下的人們,都會夙夜匪懈地追尋下去。

演出團體:表演工作坊
演出時間:2017/04/01 19:30
演出地點: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表演工作坊《暗戀桃花源》三十週年紀念版 2017 巡演時間:
桃園/中壢藝術館音樂廳
2017 年 4 月 15 日(六),19:30
嘉義/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
2017 年 4 月 22 日(六),19:30
臺北/國家戲劇院
2017 年 6 月 1 日(四)至 3 日(六),19:30
2017 年 6 月 4 日(日),14:30
臺東/臺東縣政府文化處藝文中心演藝廳
2017 年 8 月 19 日(六),19:30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