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風格派的繼承人——De Stijl 百年紀念回顧(家具篇 2)

06

另一位新崛起的風格派設計師:Bart van der Leck 的作品:佳士得拍賣會上的盤子(左)、Metz & Co. 櫥窗設計(右上)、Metz & Co. 包裝設計(右下)

在風格派時期,所謂的「致敬」或「藝術商業化」的概念早就出現:像風格派創辦人之一兼畫家 Bart van der Leck 就是最佳的例子。他在 1930 年獲得荷蘭知名的購物商場 Metz & Co. 委託設計櫥窗時,就將自己的畫作轉換成為室內裝潢,進而催生出一系列的掛飾和地毯──後者甚至出現在 2009 年的佳士得拍賣會上;雖然當時僅以低於估價的 1,250 美金成交,但卻已奠定下他在 1958 年撒手人寰後重新崛起的知名度。不過,鮮為人提及的是,Bart 在與 Metz & Co. 合作之前,其實也歷經了一段軼事。

話說,他與眾成員創辦了風格派後,就與蒙德裏安一樣有了較為抽象派的畫風。然而,Bart 卻因為被禁止使用三角或菱型的對角形狀以及非全面覆蓋的色塊後,而與蒙德裏安起了爭執。不久,他就在 1918 年退出了該運動,自己開拓出有較有「象徵意味」的抽象藝術:譬如,他的畫作中最著名的「Mijntriptiek」,就是將一幅礦山的繪畫轉換成為三原色的斜線畫作,風格與蒙德裏安的「色塊」就大相徑庭。然而在當時難以以畫為生的他,卻最終獲得名為 Helène Kröller-Müller 女士的賞識而大量地收藏了他的作品,並且還獲得機會在 1919 – 1920 年間為 Helène 女士旗下 Hoge Veluwe 園區的 St Hubertus 狩獵小屋進行裝潢,進而踏入了室內設計業──時間快轉到 10 年後,當購物商場 Metz & Co. 的新擁有人 Jo de Leeuw 向他提出委託時,他就除了在進行櫥窗設計之外,亦一手包辦了該商場的所有形象設計和廣告,可說是成為了「全能」設計師。

07

「Homage to Mondrain」櫥櫃(左);「烏得勒支」扶手椅(右)

不過,比起當時設計的地毯,他在 1937 年期間製作的陶瓷品卻反而在 2015 年的拍賣會上獲得 17,500 歐元的成交額,高出估價近兩倍!這顯然可見向風格派「致敬」乃一件可行的投資術,而提出這類的設計品的概念也在今日乃屢見不鮮的事。不過有趣的是,若追溯近代的設計史便會發現,經濟風暴後的 2009 年就可說是這股風格派設計回流的起點。如同於 Bart van der Leck 的作品再次出土,當時最大的「致敬」作品就莫過於義大利傢俱大品牌 Cappellini 在推出的系列:「Homage to Mondrain」櫥櫃。與此同時,當時品牌旗下的系列產品也都覆蓋上非常風格派的色調,如 Francois Azambourg 設計的「Mr. Bugatti」椅子和 Adam Goodrum 設計的「Stitch Chair」都以三原色和黑白的搭配亮相。另外,像法國設計師 Matali Crasset 在當年推出的「Open Room N°1」書桌也有著濃濃的風格派影響。

當然,談及後風格派的包豪斯設計作品,或許就屬德國設計師 Konstantin Grcic 在新詮釋上最為精彩。像他最早期於 1991 年開設工作室的首個設計品,就是為英國公司 SCP 打造了「Tom Tom」和「Tam Tam」茶几。其結構中,以兩件木條的連接成為茶几結構的樣式,就宛如裏特維爾德設計的「End Table」般,是甚至連臺面和基座也如出一轍,各別以方和圓裝的形狀完工。而後 2000 年的「School」邊桌(Boewer)、2002年的「Diana_A-F」茶几(Classicon)、到往後 2009 年的「360  Chair & Stool」椅子(Magis),2014 年的「Man Machine」躺椅(Galerie Kreo)以及剛推出的「Props」屏風(Cassina)都看見了包豪斯的影子。但三原色卻似乎已不再屬於他的設計語言了。

08

「Open Room N°1」書桌(左);「Diana_A-F」茶几 (右)

09

德國設計師 Konstantin Grcic 的「Man Machine」躺椅(左)和「Tom Tom」茶几(右)是不是有著風格派的影子?

荷蘭風格派的繼承

誰可以說是風格派的繼承人呢?其實,不管是風格派或是後繼的包豪斯,兩者都因為烏托邦式的理念而無法在現實世界中實現,最終導致於 1930 年代初期結束。但無可否認的是,風格派的三原色視覺性,以及裏特維爾德著稱的直線體傢俱,都各自有其擁躉者;尤其當風格派終於在近期被承認為繼倫勃朗、維米爾和梵高之後,對國際藝術、建築和設計界最有影響力的運動之一。當然與此同時,有關繼承的話題也將順勢冒起。

自風格派運動結束以來,除了 Cassina 品牌將「紅藍椅」、「Z 形椅」和「烏得勒支」扶手椅的版權購下外,其餘的裏特維爾德設計都如今在他的孫子 Egbert Rietveld 所設立的品牌 Rietveld Originals 下繼續生產與推出。不僅如此,一般這類由已故設計師家族所掌控的企業都對設計的權益有所緊握,鮮少會讓「外來人」處理設計的事項,但該品牌卻找來了荷蘭設計師 Edward van Vliet 擔任藝術總監,並為數個即將重新推出的設計作策劃。

10

限量 100 張的「斯代爾特曼椅」(Steltman Chair, 1963)

首開先河的就是在 2013 年年底先推出了限量 100 張的「斯代爾特曼椅」(Steltman Chair, 1963),而後則在去年 10 月推出了 Metz & Co. 的「Amsterda」扶手椅。比起「斯代爾特曼椅」的經典性,「Amsterda」反而是裏特維爾德在風格派運動結束後所設計,但未曾推出過的椅子。對此設計的出處 Edward 就認為非常有典故:「這一張椅子本來是在 1932 年交由 Metz & Co. 推出,而且其名還是取自裏特維爾德於該公司倉庫的設立的工作間之名。但是因為在二戰期間他堅決不要與納粹組織的「Kulturkammer」(帝國文化院)掛鉤,因此就拒絕在當時推入生產線。」

幸運的是,這款設計的繪圖和原型都被保存下來,進而得以在 75 年後的今日獲得還原。設計的主要結構由裏特維爾德著稱的直線體打造,而座椅則是由聚氨酯泡沫填充,再加上羊毛毛氈外襯完工。雖然,嚴格說「Amsterda」並非純然的風格派,但它的重現就卻證明了風格派依然有曆久彌新的傳承力,在百年後依然值得再景仰、再發現。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