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最經典的風格派——De Stijl 百年紀念回顧(家具篇 1)

01

施羅德住宅(左);裏特維爾德設計的一系列家具(右)包括了最著名的「紅藍椅」

來自荷蘭的「風格派」(De Stijl)藝術運動,于 1917 年興起,維持了 15 年。成員中以畫家蒙德裏安( Piet Mondrian)最著名。但其實運動乃由畫家、設計師、作家、評論家杜斯堡(Theo van Doesburg), 在 1917 年至 1928 年出版了名為《De Stijl》的期刊開始。刊物主旨為傳播風格派的理論,希望在一戰後重塑社會的士氣,因此簡單且基礎的直線、正方,長方形的平面就成為了建構組件,色彩的選擇也僅以黑白灰和三原色做主。

除了蒙德裏安的畫作外,無可否認,裏特維爾德(Gerrit Rietveld)的「紅藍椅」(Red & Blue Chair, 1923)是風格派運動的最經典工業設計品代表。比起其他風格派成員往往只在其雜誌上抒發理念與想法,裏特維爾德卻在建立「施羅德住宅」(Schröder Huis, 1924)之前就設計好「紅藍椅」,直到該住宅委託案出現時,也就得以派上用場──當然,基於當時「建築師通常需要負責室內設計」乃一貫職業操守,「施羅德住宅」內的其他傢俱系列也不例外地都出自裏特維爾德之手:像「柏林椅」(Berlin Chair, 1923)和 「茶几」(End Table, 1923)等,都是迄今仍被爭相模仿的對象,但名氣上就沒有「紅藍椅」那麼高了。這是為什麼呢?為什麼單單這一張椅子會獲得那麼大的賞識與傳承力呢?

02

施羅德住宅中紅藍椅的位置

嚴格來說,「紅藍椅」更應該稱為「紅藍黃黑椅」。不過,紅色和藍色則因為佔據最大的面積(前者為椅背,後者為坐席)而成了椅子的主要視覺焦點,固其名;亮眼黃色的最少化,僅為結構作點綴;而黑色則扮演穩固性的角色,尤其是當它被建築師置放在住宅二樓空間內的紅色地板上,更是顯出其配色上的智慧。最終,這張椅子也在這住宅空間裡成為了裏特維爾德所稱的「玩物」與「轉換器」。它在方塊面和直線體的交叉與互動中,保持了一種漂浮於半空中的感覺。但每一種色調和組件都依然清晰可見,就像是將蒙德裏安的畫作給 3D 化般──有趣的是,這些色彩的選擇雖然受蒙德裏安所影響,但是裏特維爾德和蒙德裏安卻素未謀面,他們如同於其他風格派成員一樣,以書信來往而已。

但不為人知的或許是,「紅藍椅」的設計初衷,完全與後來成品的視覺性無關。當初裏特維爾德為求能讓設計可以批量生產而不需手工製作,所以就選擇了當時現有的標準型膠合樺木板作為原料,然後再以螺絲旋上就能組裝完成──仿佛是最早期的宜家概念。不過,這一張卻因為脫離了人們較為傾向的舒適和方便性的自然形式座椅,所以也不意外地促成了叫好不叫座的窘境。雖然裏特維爾德曾辯解說,這樣的設計乃為了讓人們坐上椅子上時能保持清醒,並不會因此「陷」入其中而自尋周公去,但這似乎並沒有達到任何行銷功效!最終,「紅藍椅」之所以保有其經典的地位,全有賴於它的概念性設計完美地濃縮了風格派的理念而已。

03

裏特維爾德設計過的其他椅子,包括了未名的孩童高凳(左)和「柏林椅」(右)

至於風格派其他成員,亦有嘗試設計過傢俱。像 Robert van’t Hoff、J.J.P. Oud、Jan Wils 都曾提出過椅子的概念,但他們似乎不及裏特維爾德來得熱衷。「因為裏特維爾德骨子裡是個傢俱手藝人。」根據日本著名建築師兼《住宅巡禮》作者中村好文說。曾拜訪過「施羅德住宅」 的他提到,「裏特維爾德終其一生毫不厭倦地繼續設計著傢俱。正確的數目不清楚,總數超過 400 吧!」因此與「紅藍椅」齊名的裏特維爾德設計椅自然還包括有「Z 形椅」(Zig-Zag Chair, 1934)和生產的「斯代爾特曼椅」(Steltman Chair, 1963)等。但這些設計卻因為捨棄了三原色的色調而與風格派風格略顯不符;唯獨「烏得勒支」扶手椅(Utrecht Armchair, 1935)是獲得現代人較青睞的完美之作。而且該設計也在近期被義大利傢俱品牌 Cassina 以新面料翻新推出,總算為裏特維爾德設計椅子的「不舒適」壞評扳回一城。

04

Peter Keler 帶來的「包豪斯搖籃」(Bauhaus Cradle, 1922)

包豪斯的後續性

儘管風格派運動的成員產量很小,但他們對後續的設計風格影響甚大──最顯然的就莫過於緊接在後的包豪斯運動。在 1919 年設立的包豪斯設計學院,當時就聘請過不少風格派的成員擔任講師。然而「形式追隨功能」的理念卻在此獲得更大的強調,原料的誠實和直接使用,也就成了最「功能性」的設計方式。所以包豪斯設計的成果反比風格派更為無華、簡單──尤其在建築中,不管是鋼,玻璃,混凝土或其他工業材料,都以最直接和誠實的方式來搭建結構。色彩時而也會被捨棄,導致包豪斯設計總是給人一種冰冷的感覺。

環看包豪斯時期的傢俱作品也會發現,唯獨擁有風格派影子的作品,就屬 Peter Keler 帶來的「包豪斯搖籃」(Bauhaus Cradle, 1922)。當時就讀於包豪斯學院的 Peter 雖然才 20 歲,原本主修壁畫,而這搖籃的誕生也如「紅藍椅」的處境類似:當時包豪斯的創始人兼總監 Walter Gropius 在策劃學院第一個展覽的時候,就以一棟實驗性的住宅作為主題,而 Peter 的目標就是為這居家設計出一款睡床,以滿足該家庭的需要。然而,該設計卻自展覽結束後就處於原型狀態,直到 1975 年才被德國品牌 Tecta 以雜誌櫃之名義推出。不過如今想要擁有這訂製品就需要附付出 2 千多歐元,實在讓人咋舌。

05

包豪斯的創始人兼總監 Walter Gropius 設計的「F51」扶手沙發椅

至於 Walter 本身最「風格派」設計,或許就是最終亦交由 Tecta 生產的「F51」扶手沙發椅了。在 1922、23 年間,當 Walter 決定為自己的辦公室進行裝潢時,他就鐵定要內在的所有設計都來自於包豪斯學院或出自他手。因此這張座椅不僅有立體派的影響,其外露在結構亦顯示出風格派的直線元素。另外,大型的座墊也如同「紅藍椅」般仿佛飄浮在半空,絲毫沒有觸碰到地面。而最讓人難以置信的地方就是這座墊並非以單一原料塊填襯而成,進一步地讓人看見包豪斯著稱的懸臂座椅也能有更舒適的詮釋。當然,如今不管是三原色或黑白,只要人們所選擇的色彩是在該品牌所提供的 141 種內,要一款包豪斯傢俱就一點也不難了。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生活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