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曾對絕望告白;無端之戰的號角響起

當我回過神來,我已經呆滯在這片荒原三天,
說驚慌不如說那是莫名地打愣,我們心裏都想著:來了,戰爭又要開始了。
我抓著身旁絕望的他們的手,其實我也很害怕,
「我們沒有其他選擇。」我看著那逞凶而來的海嘯,我們沒有起跑。
眼淚在上個戰火中蒸發乾淨了,該有的兵器也都燒成一片荒蕪,

那一次,沒有誰贏,也沒有輸家。

我們一直在荒原漫走著,風吹著滄桑,萬念俱灰的城市裡沒有解答。
那片巨大來襲的黑影在我們沾滿塵土與抑鬱的臉上蓋著灰色的薄紗,
黑影中尖銳的雙手與利爪伸前捉住了我們的脖子,然後粉碎成上萬個顆粒。

我仔細地審視這些黑色顆粒,勉強回想起,
這是印象中,未爆開而燒焦的玉米粒的樣子。

接著我看著身旁的每個人,他們都累了,距離上一回的戰役沒有多久,
時間在他們臉上畫上痕跡,恐懼卻更讓他們的眼神更加空洞。
一個水源、食物或其他物資無法修補的荒原裏,
我們被逼迫成為將被淘汰的戰鬥民族,沒有文明的階下囚。

一回回叫囂著不公平的風沙,讓迂迴在我們耳庭內的號角聲更是猖狂。
這次的災難來,我心裡明白我們沒有任何的東西打造一艘能夠逃離這裡的方舟。
該怎麼告訴他們?就連我都沒有任何的計畫,而哪一次並非如此?
其中一個人從他穿孔的衣拿出一本殘破的簿子:「寫吧。」他告訴我。

他開始崩潰而顫抖,鼻涕與淚水沾濕了他面容的泥土,
淚不斷地從雙眼兩側的角流下,劃開了他的勇氣,模糊了他的聲音,
因為無限延伸的恐怖穿刺在他的腦內,他早已把下唇咬出血斑來:

「如果可以…… 我們會把你所寫的當作是魔法。」
他臉上的肌肉開始糾結,糾結出的聲音接著放大,
透過這樣的糾結與頸部的施力在硬擠出活生生、血淋淋的話:
「我們會活在你所寫的魔法裡。」我的鼻息開始倒抽,眉頭抽搐著。

海嘯砸在地面上的大浪不斷向前奔來,以最快的速度像群飢餓的狼,
我們都聽見了惡夢的聲音、喘息,兇殘野性的呼喚,
我們與奔馳的那群狼的距離碼數不斷減少,越來越近了,
時間沒有辦法算計我們的希望、以後,我在簿子上寫下:「明天。」

接著我閉上雙眼。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Prose 散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