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由藝術 / 瑪雅.海薇《蛻而新生》,揭資訊世代的焦慮與真實

來自英國的藝術家瑪雅.海薇(Maya Hewitt)在台個展「蛻而新生」(Shed Our Skins)2 月 11 日展開。瑪雅.海薇曾在 2014 年參加台灣苗栗蘆竹湳駐村,2015 年,舉行第一次在台個展,並以卡漫式的扁平風格,如夢境般的空間鋪排,引發關注。


瑪雅.海薇
Maya Hewitt《檔案庫》(Archives, 2016)。圖/路由藝術提供。

爸爸是英國人、媽媽是菲律賓人,瑪雅從小在東西文化背景下成長,加上爸爸從事國際人道救援,長時間旅居國外,家中不乏稀奇古怪的收藏品,這些物件使得瑪雅日後習慣用許多物件去堆疊畫面效果。不論是東南亞或是遊牧民族風景,瑪雅的畫作中,同時含納了東西方元素在裡頭;那樣居無定所的風格,或許是她並不真正屬於某種特定文化與國家的表現。


瑪雅.海薇(Maya Hewitt)《身體狂熱》(Body Fever, 2016)。圖/路由藝術提供。

瑪雅從生活場中汲取靈感,也拼湊過往記憶及夢中所見場景。特別的是,她會在廢棄的網站中,捕捉那些沒人關注的一抹荒涼。也由於她的畫裡的人通常沒有影子,使得主題很沒有重量感,就好像不存在但又被放置在那裡的幽靈,營造出特別的時空感。瑪雅作品很奇異的特質是這樣被提煉出來的。


瑪雅.海薇(Maya Hewitt)《記憶迴圈》( Memory Loop , 2016)。圖/路由藝術提供。

瑪雅.海薇(Maya Hewitt)《無題》(Untitled, 2016)。圖/路由藝術提供。

瑪雅在導覽時提到,鉅細靡遺地畫一張人臉,就好像是畫一個特定的人物;當一尊雕塑有一張面具時,反而可以激發很多想像,產生更多懸疑。這幅《無題》就很像是界於生跟死之間游離的「不存在的幽魂」。

保持著幽魂或無名者的姿態,瑪雅畫作中的人從不是某個具體表徵,對她而言,動物可以是更具生命力的存在。「動物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中和的角色,它們看起來不具任何情緒,可是他會在那裡陪伴你度過時間。」彷若扮演著從陽間步入陰間過程中的引領角色。

瑪雅.海薇(Maya Hewitt)《基座》(Plinths, 2016)。圖/路由藝術提供。

除了動物之外,瑪雅的作品裡也出現了大量如骷髏頭、面具、雕塑或廢墟…等,生死的暗喻。作品中也可以看到很多儀式性的畫面,表現文化厚度,折射出人類精神的動人之處。

瑪雅.海薇(Maya Hewitt)《Splinters》(2015)。圖/路由藝術提供。

瑪雅在厚板的手工紙上創作油畫,紙的斑駁感與時間感皆被體現出來。


瑪雅.海薇(Maya Hewitt)《無題》(Untitled, 2016)。圖/路由藝術提供。

瑪雅.海薇(Maya Hewitt)《無題》(Untitled, 2016)。圖/路由藝術提供。

底層特殊紋理是瑪雅一次意外中發現的。畫面雖然沒有人物,但是創作本身非常有個性。

瑪雅.海薇(Maya Hewitt)小型作品。圖/非池中藝術拍攝。

這次來台舉辦個展,瑪雅也帶了許多小型畫作。每個作品都是龐大故事線中的一條支線,各自述說著更完整更詳盡的故事。

瑪雅.海薇(Maya Hewitt)《你的摯愛,永遠》(Your Love, Forever, 2016)。圖/路由藝術提供。

瑪雅表示,畫畫是一種鍛鍊心智的方法,甚至是逃離外在世界惱人事物的途徑。透過繪畫,一方面療癒自己的不安全與焦慮;一方面,也透過躲到這個虛構的異世界,逃離資訊過多的情境。

「活在這資訊爆炸的時代,常常會覺得很沒有安全感,好像必須要做什麼才能滿足自己」,瑪雅的畫作,透著一絲絲焦慮,赤裸呈現當代情境:資訊不再是如此絕對的存在,人與人之間也沒有所謂的真實。混雜著夢境跟真實景觀,她將這樣的感受,表達在畫布上呈現出一種疏離感,是一個創作者對於「超寫實」(Hyperreality)資訊時代的省思。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