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殘缺的母親《逆旅 Self Re-Quests》

15875019_1306574516084417_3564001729696253224_o

尋找母親,如同踏上一段尋找自己的旅程。 左起為《逆旅》演員葉盈禎、黃馨慧、李元萍、董俞彣。

《逆旅 Self Re-Quest》(以下簡稱《逆旅》)是劇作家詹傑於 2011 年投稿臺灣文學獎的首獎作品,劇本結構嚴謹,用三個世代女子的自我追尋,細膩交織出一個充滿歷史關懷,也映照當代女性生存心境的感人故事。劇情描述長久以來尋找母親曹海安(葉盈禎飾)下落的女演員 Vivi(黃馨慧飾),與在臨終醫院為病人照相的攝影師張士允(賴以喬飾),兩人透過海安留下的親筆日記與一本《謝雪紅傳》,挖掘出海安之所以離家的原因,在調查的過程中 Vivi 總算開始理解海安,更接近了海安心之嚮往的歷史人物謝雪紅,在旅程的尾聲,Vivi 諒解海安的選擇後,她也總算重拾自己真正的名字,母親給的名,梁靜。

本次由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 106 級製作演出的《逆旅》,儘管劇本題材涉及歷史、政治、女性視角等多重、複雜的面貌,導演許聖恩穿透全劇的目光卻十分清明澄澈,恍如一個孩子仰望母親般的單純直率。導演在整體劇情脈絡上並無做太多刪減,在忠於劇本的前提下設計出更多角色的可能性,尤其在處理對照曹海安遭遇的寫實困境與抽象的謝雪紅人生歷程時,轉換手法成熟流暢,有利觀眾理解劇情,不僅十分聰明地避免讓三個主要女性角色梁靜、曹海安、謝雪紅淪為偶像劇、八點檔、藝術片各自為政的困境,更得以看出在調和不同演員調性與能量時所下的功夫和努力。

17240265_1377045605703974_5250615958001886950_o

在生命中經歷壓迫與流亡的你我,都是謝雪紅。

本劇的舞臺設計賴怡君以「從自己出發,回到自己的旅程」為概念,設計出由一條條道路和斜坡連結而成的鑽石形封閉式舞台,十分貼切地回應了劇中的女性的困境和遭遇。隨著劇情推演,觀眾目睹海安為人母、為人妻,卻始終不是自己的苦痛,彷彿出生之時擁有「子宮」的生理女性,註定要與身體、與環境、甚至與歷史不斷搏鬥,至死方休。身為生理女性所面臨的磨難,也正如同謝雪紅一出生就面臨著動盪的時代,不斷受到壓迫的一生,而她不斷逃離、不斷革命的精神,更讓觀眾在凝視著站在舞台頂端的四名謝雪紅時,猶如抬頭仰望母親一般的感動與敬畏。

儘管上文重複提起團隊在詮釋文本時,自覺或不自覺地採取一種注目著母親的方式,節目冊當中也記載著「這個本兒,使他(導演)思憶起母親」,然而仔細觀察,劇本中卻沒幾個真正克盡職責,被歸屬於賢妻良母,「像樣的」母親。無論是追尋真理奔波一生的謝雪紅,不願被母親或妻子身分框限住的海安,無法成為母親的海寧,或是一開始拒絕與母親連結,不願接受自己姓名的 Vivi,甚至劇中唯一盡力養家育女的老闆娘,看似母親的模樣背後,在劇本裡卻始終無名無姓。沒有姓名的母親,其樣貌如此模糊,以至於《逆旅》不斷追問:我/你的母親擁有怎麼樣的一張臉?而這個追問的過程,也揭露了一個事實:我們擁有母親,只是她那麼地不堪,以至於我們不願承認和面對,如同我們的歷史,如同謝雪紅在眾人心中一樣地不被了解,不被看見。

17240427_1377045705703964_3978279273966698445_o

你可曾仔細端倪,母親有著怎樣的一張臉?

然而,劇本不存在著歷史真實,以文本去探究歷史,終究是有其侷限。詹傑刻意揀選以女性的角度去撰寫謝雪紅這個充滿爭議地歷史人物,但嚴格來說仍是更多著墨於海安與梁靜之間失落的母女親情。儘管《逆旅》行文間充滿對謝雪紅的歷史關懷,但當文本以(也只能)詩意的手法處理謝雪紅的樣貌時,就註定了海安的命運,只要我們不願意面對那不可規避的歷史意識,她一生所遭遇到的困境和問題,永遠也不可能得到解決。一條又一條連接而成的道路,究竟是自我追尋,抑或是無盡的歷史迴圈?

慶幸的是,透過梁靜追尋著海安的旅程,觀眾或多或少也能擷取到關於歷史/母親的樣貌。儘管安靜的海安,已經永遠不可能親口向梁靜訴說任何一句完整的話語,但她留下來的隻字片語,也足夠梁靜永生追憶。或許正是這份思念的溫度,召喚著這群莘莘學子用《逆旅》輕擁殘缺的母親,來做為展開自我追尋的旅程,一再追問: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最終,我將往何處去?

17191839_1378019998939868_1701262214585743484_o

演出團體:國立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 106 級
演出時間:2017/03/11 14:30
演出地點:臺南市立文化中心原生劇場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感情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