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種悲傷沒有盡頭,但愛也是

:我要跟你說一件事。

:什麼事?

:可是聽完你可能會睡不著。

:什麼事?

:來福走了…她上禮拜不舒服,爸爸說有帶她去看醫生,回來吃藥後也都好好的,但昨天晚上,爸爸下樓要帶她出去上廁所,發現她倒在樓梯口。

我們都在哭,隔著電話。

:她年紀也很大了啊…而且她晚年沒有流落在外…我們…也都很愛她,有好好照顧她。

她一邊哽咽一邊安撫我。

來福是姊姊在等紅綠燈時,默默跳上機車的狗狗。姊姊把車停在路邊,她賴著,帶她到附近的公園繞,她跟著。最後姊姊帶她回家洗澡,隔幾天爸爸說這也是一種緣分,就開車上臺中,把來福載回老家,她成為我們家的妹妹。

她的離開,最衝擊的其實應該是爸媽,畢竟我和姊姊不住在家裡,她每天與爸媽作伴。姊姊說爸爸在電話中告訴她來福走時,講著講著就哭了,她有點驚訝甚至不知道怎麼安慰爸爸。我唯一看過爸爸哭的一次,是阿嬤喪禮時。

後來有好一陣子我不敢打電話回家,我知道自己還沒好起來,想起來福還是會紅了眼眶。面對她不在了這件事,我想無論是爸媽、姊姊抑或是我都需要空間,各自去承受對她的情感伴隨著她離去後所帶來的反作用力。

擷取

她喜歡坐車。我們會一起去河堤散步,一起去海邊吹風,一起去操場跑步。

幾個月過去,和姊姊再聊起她時,還是會不捨,可是已經能夠笑笑的,說著她是怎麼貪吃、怎麼可愛的。

她像是個不速之客,莫名和我們成為一家人,分享喜怒哀樂。

她的離開也讓我想起之前看到的一段影片……。

有一天,當我們深愛的那個人,不再用外在人物的形象存在,我們怎麼維護那個在我們心中的他?

在電影《愛,讓悲傷終結》裡,Becca 問同樣經歷喪子之痛的母親 Nat

B:這樣的悲傷和痛苦到底有沒有消失的一天?

N:不會,我覺得不會。至少對我來說沒有。可是它會變。

B:怎麼變?

N:我不知道。也許是它的重量吧!

N:某方面來說,那種感覺變得可以忍受了,它就像你口袋裡的一塊磚頭。有時你會忘記它的存在,但不知道什麼時候,手伸進口袋,就會發現原來它還在;就這樣,你總是帶著它走,你不是那麼喜歡它,可是又不願意放手,就這樣,帶著它走來走去。其實,還蠻…好的。

有時候,越是逼迫自己放開,悲傷就越是直白。

或許我們要學的從來就不是拋開失去摯愛痛苦的記憶,因為學不來的,但當你試著給悲傷一個位置,日復一日,你會發現它的重量漸漸以愛的形式,不礙到你地存在著。

那種悲傷沒有盡頭,但愛也是。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感情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