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自動式演化論

2017 年 1 月,靈感貧乏的我來到藝術家阿雅的畢業展,那時阿雅本人親自到場導覽,講述她與作品們的故事,我從中感受到滿滿的正向意念。導覽結束,我請教阿雅起稿前,在構圖及色彩方面,是怎麼構思的。她提到「半自動式創作」的概念,作品主旨在有意識的狀態下確立,再以當下的思緒情感來堆疊,不會自我反饋來完善作品。我覺得這個概念很有意思,反覆考慮是否能以「半自動式創作」來進行呢?首先以我的想法來定義這概念,我想到的是地球生命初始的單純及目前複雜多元的生態系統,在這 50 幾億年來,生命的開端是僥倖?還是已可以安排?沒人能定下結論。科學家以分子生物的角度來還原當時的情境或是隕石帶來的禮物(有人甚至認為這是有科學依據的空想劇)。你們為何能點開這篇文章來讀呢?我為何能創作、寫文章?一切的一切是不是早已決定好了?有探討生命初始的動機之後,我開啟新系列作品計劃,以當下的思緒繪出每一筆每一劃,詮釋這「半自動式演化論」。

雨下1

《雨下》

橘色的水滴,滴答滴答地響,四周的樹舞動起來。

年輕的地球展露他善變不耐煩的一面:雷電交加、火山噴發及複雜的分子變化,如果那時候有樹木的話,一定是奇形怪狀,搖曳方式肯定是特別的。

流動

《流動》

積累的水,總有它歸宿之處。

地球急躁的累積濃濃的有機湯,裡頭滿滿的生物分子蠢蠢欲動,嘗試許多方式鏈接,失敗了重來、失敗了重來,他們相信總有自己歸屬之處。配色的當下,我想起了年少輕狂的時刻,那時的翹課、頂嘴、盜竊、謊言…等,久違的罪惡感油然而生,筆觸隨之舞動,帶點粗糙和青澀。

沉澱

《沉澱》

思緒墜落、無聲堆疊,貌似在等待什麼。

有機物從無數的失敗中,找到了架構生命的小路,但生命要如何定義是他們的課題。他們已不像過往一般的魯莽,收斂的把情感沉澱堆疊。我的筆觸變緩了,開始往下集中,不像雨滴般的輕盈,我貌似等待筆下的他們會以什麼樣的形態展現,從而定義生命呢?

播種

《播種》

種子安靜地找到自己的位置,動作如此明確,貌似經過精密驗算,

自然也安靜地呵護著它。

有機物們一起架構的集合體,名為「種子」,周圍的無名樹已不再隨意搖曳,安靜的呵護。生命雛形是如此脆弱、如此天真無知,無意的配色夾帶我對生命的期許,想像它裹著芽孢,茁壯往上成長,會是美麗的景象。

交替

《交替》

枯枝在被腐蝕前,與朝氣蓬勃的苗子說:「你真的來啦!」

「開始的結束,便是結束的開始」,生命是這樣看待死亡的。死亡把生命歸土,還給地球。世代依循這 50 幾億年來的古老法則,從未知、迷茫、篤定、坦然、靜謐,然後結束,留不住永恆的遐想。

我輕輕的畫著苗子,早已聽不見畫筆與紙張的摩擦聲。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生活 分類文章